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遺體修復師伍桂麟:修復遺體是對逝者家屬最後的安慰

2020/7/28 — 9:49

遺體修復師伍桂麟

遺體修復師伍桂麟

【文、圖︰香港電台】

死亡一詞,對不同人來說有不同的解讀;年輕人會覺得這是遙不可及;老年人則可能會認為是一串倒數的數字。但對於遺體修復師伍桂麟(Pasu)來說,他每天的工作,就是要面對及處理來自不同地方、不同背景的遺體。他認為,每次完成修復工作,都是對逝者家屬最好的安慰,日久他亦因此開始參透生命的意義。

從藝術設計生到遺體修復師 「每次都是對逝者家屬最後的安慰」

廣告

Pasu畢業後從事與藝術設計有關的Freelance(自由工作),雖然當時的工作待遇尚算不錯,也算是自己喜歡的工種,但他父母就認為藝術設計的工作長遠而言,難以維持生計,便推薦了幾份工作讓他選擇,希望他可以掌握一技之長。在機緣巧合下,Pasu選擇了普通人敬而遠之的殯儀行業,而且還是行內人都不敢接觸的遺體修復工作。

面對死亡,不少人容易疑神疑鬼,信奉基督教的Pasu自言佔了些許「優勢」,但有時見到一些非自然去世的遺體時,仍會心生敬畏。藝術設計出身的Pasu少不免有點藝術家「脾氣」和「衝動」,執著於要將損毀的,拼湊及還原至完整的一體。雖說Pasu起初修復遺體,只是單憑自己對藝術的美感而盡力修復,但他慢慢發現這份成功感的背後,更來自於逝者家屬對他的一份感恩。「只要盡力讓逝者恢復原貌,不論最終效果如何,都是對逝者家屬最後的安慰。」

廣告

為早逝朋友修復遺體 啟發Pasu投身生死教育

Pasu入行至今十餘年,每一次修復遺體,不論是安詳離世的老人家,或是因一時想不開而輕生的人,對他而言每次都是對生命的覺悟,更會嘗試站在逝者的角度,思考生命的意義。

其中最深刻的一次,是一位同齡的朋友選擇了跳樓,去了結自己年輕的生命。面對昔日與自己嬉戲的朋友,如今卻靜躺在面前,他除了感到遺憾,更會自責,怪自己當時未能幫助他。Pasu花費了更多的時間,仔細修復朋友身上因墮樓而造成的痕跡,藉此換取心中的慰藉。這次修復遺體的過程中,讓Pasu再次反思生命的意義,啟發他要普及生死教育,讓逝者家屬能減緩喪親之痛。

遺體修復師伍桂麟(左)與港台《新紫荊廣場》主持楊子矜(右)。

遺體修復師伍桂麟(左)與港台《新紫荊廣場》主持楊子矜(右)。

正視死亡,珍惜生命。Pasu與生死打交道多年,或許較常人更了解生命的奧秘,但面對親友的死亡,仍會產生一定的悲觀情緒。不過,他認為無需過於悲觀,雖然大家最終都需接受離別的事實,但在道別前,家人仍可以把握最後的機會,向臨終者道謝、道愛、道歉、道別;讓臨終者在生命完結前的一刻,可以重新體會家人對他的愛及生命的意義,或重新修補與家人的關係,這才是對生命的珍惜與敬重。

——

香港電台普通話台《新紫荊廣場》──「燦爛人生」,逢星期一專訪我城平凡人的不平凡故事,讓大城市中小市民的經歷,為香港注入正能量。節目逢星期一至五上午9時30分至中午12時,於港台普通話台(AM 621/FM 100.9跑馬地、銅鑼灣、灣仔、屯門北/FM 103.3將軍澳、天水圍)播出,足本重溫︰https://www.rthk.hk/radio/pth/programme/xinzijingguangchang/episode/69588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