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得到先好借,海洋公園

2020/5/15 — 16:10

海洋公園資料圖片

海洋公園資料圖片

這數天,海洋公園成為城中熱話,由早前要求注資 100 億,到降價注資 54 億營運一年,不少人第一句就說:「執 X 咗佢!」,在某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社交媒體投票中,多達 95% 的網民支持海洋公園結束營運。當然「煒」大的副主席又以集體回憶來勒索香港市民,54 億的注資,等於全港主民付出 775 元給海洋公園營運一年。我們平時強積金供死會,65 歲先有得攞,今時今日仲要市民俾多七嚿幾,實在說不過去。再者,「煒」大副主席說香港人買不到樓是因為去日本旅行,香港咁多廢青窮 L,點可以白白花 775 元唔儲首期,所以海洋公園結束營業不失為好選擇。

中國企業的縮影

由孔令成、劉鳴煒、張瑞蓮這批再出殯大聯盟好友組成的董事局,海洋公園怎可能不會覆亡。孔令成自 2014 年上任後,海洋公園營利江河日下,年年見紅。這樣的主席可以不問責下台,海洋公園怎會有不死之可能?「煒」大副主席活像在家中向父親攤大手掌攞錢一樣,問大家攞 100 億,我們的父親都不是李嘉誠,何來一百億給你花?還有,在海洋公園的網頁中,張瑞蓮是其中一名董事,網頁對她的描述如下:

廣告

「張女士為新媒體公司『圈傳媒』的行政總裁及總編輯,其公司透過互聯網及社交媒體平台提供本地新聞資訊、時事評論、生活時尚資訊、娛樂消息及青年教育等內容。張女士具備二十年以上有關傳訊工作經驗,曾任職於公共、商營及傳媒機構,主管專題及危機管理、政府關係、綜合媒體公眾教育活動及數碼營銷創新項目。」

圈傳媒公眾背景未必太清楚,港人講地是旗下媒體,大家相信到此也明白,為何海洋公園近年在社交媒體發展會為何如此「出色」,讓公眾完全不察覺海洋公園的存在。

廣告

盛智文在海洋公園的成功或許是偶然,海洋公園近年有著這樣「強勁」的班底,失敗是必然的事,就像中國企業一樣,劣幣驅良幣。當盛智文替海洋公園賺大錢時,他就像國企領導人一樣,突然被辭職。企業營運分析的 PESTEL — 政治(Political)、經濟(Economic)、社會(Social)、科技(Technological)、環境(Environmental)與法律(Legal)六大因素,中國企業最受影響的,是政治與法律因素,一間賺錢的企業突然換人,可以絕對不是商業原因,海洋公園的倒塌,真的多謝「蘋果日報監察人」的英明決定,讓港人明白國企的運作與偉大架構。

產業錯配的結果

海洋公園的董事架構注定走向末路,這並不是因為海洋公園不吸引,而是產業錯配的必然結果。先從人事架構來說,要找認識海洋生物的媒體人入董事局或當顧問,相信過去《水族天地》雜誌的專欄作者、海洋生態學家羅謙恩遠較張瑞蓮專業。要找有創意及貼近年青人口味,同為 80 後的林日曦,遠較「煒」大副主席適合,至少他的《100 毛》由零到上市都不是靠父幹。同為「中國百名傑出女企業家」得主,海洋公園董事鄭詩韻最多時間在 ball 場見到她,而梁芷珊經常在球場現身,同是擔任公關,梁芷珊的團隊活化南華,2009 年創下亞協盃坐爆大球場的盛況。香港足球如此低迷也能幹出成績,吸引球迷重返球場,以上一批名字加入海洋公園董事局,相信遠較現時的成員合適。

此外,產業過份單一化,亦是海洋公園的死症。自 1977 年落成後,海洋公園一直以主題公園營運吸引客人入場,近年有酒店落成亦無大幫助,歸根究底,香港輕視文化產業以及僵化短視搵快錢,將海洋公園推向絕路。迪士尼樂園與環球影城的成功,在於卡通人物的傳奇以及全球知名,兩者都是先卡通後公園,看過和迪士尼的卡通,或 MARVEL 的動畫,都想到全球各地不同的相關主題公園體驗。海洋公園落成半世紀,大家能說出有甚麼卡通或標記可讓全球認識海洋公園?過去二十年來,除了《麥嘜》成為代表香港的卡通標記,香港兒童漫畫文化,從來沒有真正得到重視。如果過去 30 年有人能替海洋公園塑造動畫,或許今天不致落得如斯下場!

再者,《動物森友會》近來一躍成為最受歡迎的遊戲,以海洋公園的人力物力,開發與發行一隻照顧動物的遊戲,肯定可以吸引全球不同遊客到港遊覽洋公園,以及開拓不同的收入來源,而不只是靠自由行。可是這樣的董事局架構,如何可以活化海洋公園?如何可以度到好橋?

極差的體驗

大家在網上看到的留言,可能部份是涼薄,但也不無道理。自由行開放後,一團又一團的大陸遊客到海洋公園,香港人討厭到海洋公園最主要原因,是大陸人不排隊!在東京的迪士尼樂園,大家遊玩一日,最多都是可以玩兩至三項遊戲,排隊的人非常多,但並不介意,因為守秩序。香港是一個排隊民族,我們不怕排隊,但最憎人插隊!可是,海洋公園近 15 年來,打尖問題一直都是大家最討厭。當你尚有一個就上纜車時,突然間旅行團可以像海嘯一樣,說趕時間就數十人打尖。過去在社會服務機構工作期間,與七名邊緣青年到海洋公園活動,遇上這樣的情況,一批大陸人打婆婆尖,這七名金毛青年即時摺起衫袖,展現他們的紋身,加上他們的流利的「門」字部粵語,大陸旅客即時敗走,被打尖的婆婆向金毛青年送上感激的眼神,並且連聲道謝。大陸人不守秩序的問題,在地鐵、巴士、機場也經常可見,香港人上班已經要面對大陸人造成的城市擠擁,假日當然也會放過自己一天,不去海洋公園是常識。

不要勒索香港人

海洋公園過去是香港人的開心樂園,「去玩、去癲、嚟 Ocean Park」,這些歌詞,的確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可是以集體回憶勒索香港市民,管理不善、經營不善的問題完全漠視,正常人也不會投資蝕本生意,何況是無底深潭!在金融廣告中,經常都聽到:「借定唔借,還得到先好借!」孔令成、方蘊萱、鄭詩韻、劉鳴煒、龔楊恩慈一批董事全是財經、金融、銀行業出身,借貸有風險是常識,還得到先好借更是豬肉分割員也明白的道理。現在欠下數以十億的巨債,這批董事責無旁貸。還記得年前杜汶澤在網台節目中,被問及亞視的去留,阿澤都是答:「執 X 咗佢!」

套用《唐伯虎點秋香》周星馳向陳百祥說的兩句對白,正好反映香港人的心態:「咪話做朋友唔幫你,送副對聯俾你,一係死有餘辜、一係死不足惜,你自己揀!」海洋公園有這樣的管理,香港人送副對聯俾你,已經仁至義盡。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