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郊野公園的抗爭仍長路漫漫

2020/11/6 — 14:13

大浪西灣 2013

大浪西灣 2013

戰後初時,殖民地的植被頓成廢墟,植樹成為一時之急。當森林郊區回復原貌,樹木長回茂盛,撲滅山火的需要以及山野垃圾的數量卻與日俱增,郊區保育、康樂活動及公民教育的聲音亦隨之出現。

1974 年,時任港督麥理浩回應訴求,設立類似「國家公園」的規劃大綱,同期亦有報章報導在郊野公園為行山客安裝 150 張枱、135 長櫈、110 個燒烤爐及 600 個垃圾桶的消息。郊野公園條例及郊野公園規例分別在 1976 年及 1977 年通過立法,而麥對此顯然感到不足,並指出在四年內將會有約20個郊野公園遍布郊區。

為加快立法進度,約 77 個位於郊野公園範圍內,屬私人擁有的「不包括土地」獲得豁免。這些土地擁有者中多為長者,他們把這些土地發展成村落並繼續耕作,其子嗣則選擇到城市的工廠尋找工作機會,或到海外發展。這些村落大多只能步行前往,或以舢舨進入。其中小數如西貢等則因 1972 年的政策發展成丁屋群,在啟德停用前,它們是外籍退休人士及機師的熱門居住地方。

廣告

1992 年的沙螺洞司法覆核案阻止在這個蝴蝶棲息地興建高爾夫球場,在 2000 年開展的長達六年的抗爭亦成功否決在大浪灣沙灘周邊的「不包括土地」興建 370 間房屋的計劃。然而,2010 年夏天,政府對大浪西灣沙灘後方的土地清理行為視而不見,零星的違例發展達至高峰。社會大眾要求保護郊野公園,並進一步管制發展開發行為,其一方向就是藉把「不包括土地」納入郊野公園範圍,實施嚴格的發展要求限制。作為地主之一,視鄉郊土地為金蛋的鄉議局,想當然作出強烈反對。

2014 年,政府於未有依法諮詢郊野公園委員會的情況下選擇不把海下、白腊、鎖羅盆、土瓜坪、北潭凹及田夫仔等鄉郊的「不包括土地」納入郊野公園範圍。這顯然未能充分保護「不包括土地」,亦未能為管理及執法提供足夠權力。

廣告

今年 10 月 12 日,終審法院判決保衛郊野公園大聯盟勝訴,政府需回到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重新審視決定。問題是,政府會否下定決心奪回「不包括土地」的掌控權?保護郊野公園的抗爭尚未成功,同志們仍須努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