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郭位與城大傳訊及公關處含混其詞

2020/4/24 — 11:54

城大校長郭位(無綫新聞截圖)

城大校長郭位(無綫新聞截圖)

舊事重提:自爆發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城市大學校長郭位教授、管理層和傳訊及公關處不時宣稱校方能為全校師生提供適切支援,以及收到大量來自師生對校方的正面意見。然而,觀乎郭位對傳媒的說話、傳訊及公關處的新聞稿和緊急事故應變小組通告的內容,校方不時犯上了含混其詞(the fallacy of ambiguity)和抽樣誤差(sampling error)的問題,現解釋如下:

首先,城大校方只是不斷重覆自己設立不同的小組去處理不同的事宜,卻沒有清晰界定何謂「適切支援」和「正面意見」,導致別人難以與校方在同一基礎上對話辯論。

其次,城大教職員和學生成千上萬,校方在實際上到底收到多少個教職員和學生的正面意見呢?另外,校方曾表示自己有舉辦焦點小組討論和問卷調查,但校方並沒詳盡交代組成焦點小組的方式,以及公開問卷的內容以證明相關問卷沒有誤導性的問題。

廣告

尤有甚者,城大校方於去年 11 月 20 日發布的〈緊急事故應變小組通告(五十)〉聲稱:「校長郭位教授連同大學管理層自上周六(11 月 16 日)開始,連續五天每天在校園及宿舍巡視及了解各單位的情況,並與不少同事、同學交談。」然而,當時城大校園處於半封鎖的狀態,教職員和學生進入校園範圍時需登記個人資料才獲放行,校園內的人數較日常大為減少,到底郭位與大學管理層在當時合共與多少教職員和學生交談,從而斷言已與「不少同事、同學交談」呢?

還有,據《星島日報》2020 年 1 月 10 日一篇題為〈郭位:喜與學生溝通 「政」「教」要分離〉的報道,郭位嘗試反駁一些批評他不喜歡與學生對話的指控。可是,郭位所指的「喜歡」,與「愛國愛黨」的「愛」字同樣虛無縹緲,這便再一次犯上歧義謬誤的問題。我們只知道,城大校長郭位沒有在去年 10 月履行與學生公開對話的承諾是鐵一般的事實。對於一心希望與郭位公開對話或辯論的城大學生而言,他們或許真的需要高唱「城大各位找郭位」或「誤會你有心,日夜苦惱自尋,想得近,卻遠得過份」(……《一場誤會》 主唱:衛蘭)來解慰。此外,郭位和城大傳訊及公關處署理處長袁國傑於去年 11 月 21 日下午才現身理大校園試圖探望受困多時的城大學生,亦有賊過才興兵之嫌。

廣告

《星島日報》的報道同時提及到,去年 10 月的論壇取消後,郭位「私下會見不同學生,也有參加迎新營和新生見面,笑言很驚訝於大部分學生其實願意和他交談,甚至有畢業生邀請他一起拍照。」但是,本文一直強調,城大校方所謂的「大量正面意見」、「不少同事、同學」和「大部分學生」均欠缺具體的數據佐證。我們亦不清楚到底有多少畢業生曾邀請郭位拍照(城大的學生成千上萬,若然每年只有不足 100 個學生邀請郭位拍照,那我們是否可以合理質疑只有極少數學生邀請他一起拍照呢?)由於校方不止一次含混其詞,其所舉的例證亦有抽樣誤差的問題,所以我們絕不能對校方的片面之詞照單全收。

正如林鄭的名句所言:「其實我真係唔想講!」然而,既然郭位對「政教分離」如此推崇備至,那筆者亦只好順其美意,把相關的學術問題認真討論到底。

 

全文原載於《信仰百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