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酌情難免有所厚薄 標準必須有所堅持

2018/10/18 — 15:26

這個來自法庭的消息,令人想起了三年多前的一件小事。當年有一位已屆 73 歲的男性長者,因為在此之前的連續七年,以偽造的身分證隱瞞真實年齡,獲聘任職保安員。這件事在 2014 年被揭發,2015 年 4 月中,法庭判處那一位老伯入獄 4 個月。判刑消息出來之後,在網上引起了熱烈的討論。不少人批評法官不吃人間煙火、判決「不近人情」。有人甚至認為,政府的律政部門當初根本就不應該把這個個案帶上法庭。

平情而論,以虛假文書以達到個人之目的,本身是嚴重的罪行。在香港這一類商業社會是難以得到姑息的行為。其性質在某種程度上與風水先生以虛假的遺囑意圖騙取財產相類似。但不同的是,風水先生意圖不勞而獲,侵吞不屬於他的財富。而這位老先生是希望透過隱瞞自己的年齡,來獲取一個繼續工作的機會,得來的回報是透過自己勞力換取的,其行為也沒有損害任何具體個人或組織之利益,因此,其行為的意圖明顯是較為值得同情的。

但這始終是一個在法治社會必須處理的誠信問題。政府把這些個案帶上法庭,也是無可厚非。同類的個案,法庭的判決,有時確是令人摸不着頭腦。這涉及按法律定案及酌情判刑時的考慮。不同的人,不同的官,有時也難免會有所厚薄。

廣告

最近這一次涉案的男子,與幾年前那位老伯的情況類似,是以假學歷文件多次獲政府部門聘用,總共獲得了超過 110 萬薪金。

從已經看到的資料來看,這次的情況顯然比上述那位老伯嚴重,因為時間長達接近 10 年,而且涉及向多個不同的部門求職。雖然說當事人的家庭背景良好,工作表現評價也正面,也沒有危害公眾利益。但似乎上次那位老伯在這幾方面也沒有什麼負面評價。那位老伯的太太說,他這樣做只是不想申請綜援,希望自力更生。這一種精神不正是政府多年來在綜援計劃上強調要「自力更生」所鼓吹的價值嗎?加上年紀這麼大,香港的職場對長者也頗為不利,這些因素看來都比這次這位只是 41 歲的當事人具備更有力的求情理由。

廣告

不是要質疑法官的判決,一個強調契約精神的社會,利用虛假文書達到個人目的,無論如何都是十分嚴重的罪行。理論上,判社會服務令也等同判坐監,240 小時的判決,也是這一種刑罰的上限,算是最嚴重了。話雖如此,任何有正常判斷力一的人都會知道,坐四個月監,失去自由、要過四個月受拘禁的生活、生活每一個細節都要依循紀律受監控、甚至要接受一些非人化的待遇,例如不會有人理會你高姓大名,只有個號碼,這些顯然都是比社會服務令嚴重及具有羞辱性及懲罰性的判處。

法律不外乎「人情」,有時法庭定的判決也要考慮人情;政府處事,有時也要考慮人情。但這些「人情標準」必須建基於社會大眾認同了的,或願意遵守支持的價值與準則。例如對罕有病患者提供政策以外的財政及藥物支援,這些就是「人情」,大家都不會反對這種「人情」,甚至會很支持。有些事,政府要酌情處理,雖然可能不一定人人同意,但起碼應該要保證不會引起社會的強烈反感,更應該避免引起公眾對既有制度的不信任。

比這兩個個案更嚴重的,是有足夠的證據令人懷疑,有些人透過提供虛假的學歷資料來競逐公職,最終成為了議員,為什麼政府卻一直不去採取行動?

他們得到的利益,不都是比這兩個個案更鉅大嗎?一年的議員酬金,已經比上述兩個個案分別是 10 年或 7 年得到的總酬勞多了,更何況是做足五年,甚至還可以繼續厚著面皮競逐連任。

令人懷疑,是不是因為屬於「建制派」,因為他們會不論是非曲直無條件支持政府,因為其所屬政黨是政府的盟友,因此提供虛假的學歷資料來騙取利益,賺取巨額的報酬都不再成為問題了?

今天這個政府,可以用一些片言隻語、或幾年前講過「自決」兩個字、甚至只是一些來自喉舌報章漫罵謾罵式的指控,就作出政治判決,來剝奪某些政府不喜歡的參選人的基本政治權利。但另一方面,卻公然縱容另外一些人涉嫌以虛假的學歷文件來騙取公眾的支持,獲取公職,成為議員,賺取薪酬。這類個案的情況,不是比上述那位 73 歲的老伯,及現在這一位做了近十年公務員的個案嚴重得多嗎?

法庭作出判決的標準也許不一定被社會認為是很平衡,有時也難免在酌情定案時有爭議,但法律的準則必須明確而一致。政府在行使其公權力的時候,何嘗又不是應當如此?但現實卻明顯不是如此。

如果政府繼續以這一種雙重標準的做法來處事,只會令社會各界對政府繼續不信任。更嚴重的,是會令市民對整個制度的信心都會動搖,制度的公信力也會受到破壞。

這正是最令人憂心的地方,政府處事上一再失範失德不理標準,整個社會也只會走向「失範」。到時,再講什麼契約精神、法治社會,都只會是徒然。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