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醫生的愛和責任

八號風球當值夜,半夜三更在病房收拾文件時和旁邊的護士和病人助理吹水。說起颱風更,當我說起醫生沒有風糧,他們的下巴都跌到地庫了。

「無㗎。我地得暴風俠,當值醫生就一直留守,直至下一個當值醫生成功返到醫院,又或者八號風球除下。」

其實這是白紙黑字的文件,但事實上也沒那麼悲慘。

為免前一晚的當值醫生太過悽慘,下一更的當值醫生通常攀山涉水都會嘗試上班,而住在醫院附近又或者自行駕車的醫生通常都會自發上班,幫輕一下人手壓力。其他人上班有風糧、補假、補水、補鐘之類,醫生基本上都沒有,只有愛和責任。

記得那天,大家都在等「下午較後」時間。於是,可以提早做的就提早,本來預約入院的都提前進來,可以出院的便急忙通知家人在風雨前夕將病人接回家。我知道有些高級醫生就連風球當日也照常上班,為免病人的處理繼續拖延,堆到之後已經滿座的位置更會麻煩了下一手。

「我等得,病人條 vessel 唔等呀。波,係要通的。」

今天恢復上班,本已人滿為患的門診堆了更多的人,要取藥、要見醫生,部門又安排在本身沒有門診的時間加開位置,就是為了補回之前不能看病的人。要知道我們大部份的病人都年過七十,只懂得拿著覆診紙抽血紙來櫃枱查詢。連打電話也撞聾,遑論甚麼調期、寄信、HA GO。

就似平凡醫生所講,醫管局這隻大怪獸,我們每一天都在咒罵它。仍然留下的,大概就似一個個微小的齒輪、一個個弱雞的工人,將巨石向前推,但求幫得一個得一個。

 

#DrWhoHK
#颱風後的門診是最恐怖
#嗱今次唔係放負又無話人啦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