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療界罷工,才是愛護香港真正大愛

2020/1/25 — 10:56

醫療界醞釀罷工,訴求是政府封關,阻截武漢病原體 (即中國人)進入香港。藍絲反制,訴諸道德勒索,而且多數奏效。

當你看過急救員,頂著警察濫捕風險仍要在場,而且連打人藍絲都必要救﹐一視同仁,「醫者父母心」諸如此類。藍絲指控醫護界放棄初心,鐵石心腸,不肯救人。醫療界自己的良心是否會過度發作,這是一個問題。

武漢病原體衝到香港,那不是希特拉,醫生還是會救。一片丹心在現實世界的危險處,不下病毒本身。醫療界就像律師、老師、社工、官僚,是個專業。專業的守則 (Code)是加強版的社教化,讓人跟據程序而多於常識,讓制度的話語權比個體高。漢武病毒是中國人自己搞出來,外國專家的保守估計是,真實染病人數是25萬,短期內破百萬不是夢。

廣告

世界各地都阻截中國人入境,乃至有中國旅行史的本國國民,但香港特區也許像721那時的警察,社會賢達高官覺得香港人發起大抗爭,打擊了他們的面子,就開始以怠工來報復,刻意不作用來顯示自己重要,特區現時還不封關,百萬病毒大軍壓境,對比香港醫療界的總力量,神通不敵業力,杯水車薪,救不光的。

病原體進來,還感染其他無辜香港人。是政治讓醫療界要冒生命危險,打一場必然不可能贏的仗。現在人人都說要抗疫,但如果特區政府不斷輸入病毒,用復仇的心、以彼岸之病毒殘害香港人,這是一場必敗仗,這不是靠精神力、大愛、專業可以煉石補天的超限戰。

廣告

醫療界考慮是否罷工,有不究竟的良心問題。其實這只是官僚系統、中共政權灌輸的盲從。我認為醫療界要考慮道德良心問題,但應該要更宏觀地考慮。

醫療界要對病人負責,更要向香港負責。醫療界以罷工要求封關,是保護香港自己人安全,醫者父母心,應該是這樣的真大愛,而不是可憐個別幾百個幾千個的病原體就被中國情緒勒索成功,香港人有將近八百萬人未染病,這才是在政治風眼中的重責大任;

建立防線,保護大多數人,才是真正大愛。為了小小的「不能見死不救」、「不能拒絕救援希特拉」的小愛,令更多香港人被殺,才是真正失卻大愛。天災一定是人禍大,特區政府逃脫全局責任,醫療界自己硬撐,於是無補,還會增加幾個「香港女兒」,長埋黃土,之後沒有人吸取教訓,中國人照食野味滋陰壯陽,中國官員事過境遷之後還來說是自己幫助香港抗疫。

我們是地藏王嗎?我們只是人,是反送中的公道和賠償都拿不到的人。對中國這個地獄,我們動一下同情的心念,都會導致自己死全家,不是誇張。中國強制封城,對有錢人有權人無用,他們有疏通方法走;窮的中國人被迫緊了,不會革命,只會啟動「緊急應變」,就是逃到香港為免被捉拿。河北發燒病人不滿被要求戴口罩,強撕醫生口罩吐口水:我活不了,你們都別想活。是這樣的可怕。你們有信心在政府甚麼都不做的情況下,治到這種人嗎?

我們時常說,警察面對不義的命令,應該抗命,雖然他們不會,但這個正義原則仍然適用。不罷工,其實就是成為平庸之惡,禍害全局。

我知道很多業界中人,為了職業的使命和信條,可以死,不怕死;但不怕死並不是真正負責,怕死和珍惜香港,並不相違,get the job done,制度滿意了,受傷的還是香港人,變成一個無掩雞籠去受傷,去承受無妄之災。不要輕言「頂硬上」就能解決,想想其他香港人。醫療界在這次,是有政治責任的,那政治責任高過那個「不分國籍政見種族性傾向都要救治」的醫療信條。

香港人沒甚麼好指望,醫療界請嚴肅考慮罷工,迫政府封關,這才是真正的做好「公共醫療」。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