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管局工會的可行絕招與道德兩難

2020/1/26 — 12:58

醫管局員工陣線提出,若政府未能在年初四前(編按:工會最新表示,要求政府回應的死線定於 2 月 3 日)全面落實邊境防疫措施 (俗稱封關),將發起工業行動。但事實上,以港府現時無能與冷血的反應,可見其視人命如草芥,大膽說句,即使公立醫院ICU癱瘓,林鄭也不會care。加上工會剛剛成立,號召罷工的規模有限,大罷工預期效果成疑。如此關口大開,預計香港此疫最少會死17,000人,計算詳情請看下文。由此,筆者大膽提出以下「絕招」,務求以最小的動員,達到最強的效果。

「精準罷工及精準OT」方案

「絕招」不會是大罷工,而是精準罷工加精準OT!意思是所有生死籤抽中Dirty Team的員工,全面罷工不罷醫,亦即繼續返工待命,但拒絕任何Dirty Team的工作,只接受clean mode。除了精準罷工,也需要精準OT──例如隔離病人可能因未能獲得所期望的治療而逃走,至少需要確保有更多的保安人員,甚至號召員工OT或變成義工,在病房及醫院大門輪流看守,防止病人逃走。我不知這些人員算不算Dirty Team,也許在操作上還有其他工種不能罷工,交由工會專業人士商量謀定。

廣告

他們非但不是偷懶,甚至可以OT,只是拒絕執行隔離區內的醫療工作,直至政府宣佈封關為止。

此招最厲害的效果是,根據博弈,只要工會「及時」宣佈及實行這「保命救港罷工行動」,就算政府拒絕封關,也可達到類似封關的效果──武漢肺炎病人就算衝關入港,只能隔離而沒人治療,形同等死,誰還會選擇衝入香港求醫?

廣告

且慢!讓病人等死?豈非違反人權?

首先,讓在內地患病的人留在當地就醫,以傳染病而言根本就是最make sense 的。以下將進一步從醫護人員、香港市民與及隔離病人三個角度,探討此方案的合理性。

醫務人員角度

此招比傳聞的工會升級行動(大罷工,但僅限非緊急治療)更有legitimacy。根據《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任何行業的僱主必須確保工作環境安全。例如外傭或家務助理有權拒絕抹窗 ── 如果佢認為該情況對其人身安全有嚴重危害的話。武漢肺炎既無藥可治,傳染途徑亦未有科學結論,醫管局憑甚麼可以說Dirty Team的工作環境安全?何況醫管局主席正是由政府委任,政府絕對有責任封關或實行類似措施,確保公眾及醫管局員工安全。在自身安全受到嚴重威脅的情況下,醫護人員絕對有權拒絕進入危險環境工作。

在未爆發武漢肺炎之前,香港醫護人手已經不足。更何況國內疫情已經失控,一日不封關,一日都會帶來與日俱增的個案,更會引發社區嚴重大爆發 ── 這是本港醫療系統所能承受的嗎?再優秀的醫療團,也會有其極限,一旦崩潰,那不是攬炒,而是焦土,最後所有人都救不了。

香港的醫療團隊,在2003年沙士,曾展現了偉大無私的奉獻精神。我們的醫護人員不是不可以為病人犧牲,而是即使要犧牲,也要犧牲得有意義。封了關,設了限,我相信只要可救病人性命,甚至有醫者會願意押上自己的性命去做Dirty Team;不封關,就是與白白送死無異。

有聽過倫理學思想實驗「電車難題」嗎?假設你駕駛一台有軌電車,剎車器失靈,電車高速前進。預定軌道前方有5名修路工人,若電車撞過去他們必死無疑。這時,你發現有一條分支路軌。你可以主動選擇轉軌,但那條支路有1名修路工人,如此他必定會被撞死。假設你不認識該6名工人。問題:你會不會轉軌?

這無疑是沉重的道德難題,可是,上述思想實驗,最多是殺5救1,Dirty Team的人員就像電車司機,如果不進行精準罷工,繼續按預定軌道執行職務,就等同默認政府的賣港行為,等同為(企圖)救少數被隔離的人而殺死大量港人,比例可能是殺1000救1。

一旦宣佈發起,假如只有一半Dirty Team的人響應,餘下的一半將要承擔一倍工作量,死亡風險也隨之增加(有專家數據顯示若然中招,將有1/6機會死亡),自然有更大壓力加入這「保命救港罷工」行列。

同時,需要向會員甚至大眾眾籌,成立「防清算基金」,就算政府突然無理解僱罷工人士,亦有足夠資金與政府打管司並支援其間的生活費。由於只是精準罷工,被清算的人數少,較易籌得足夠資金給「防清算基金」。

香港市民角度

一旦工會發出「保命救港罷工行動」的呼籲,僅僅宣佈,便足已成為國際新聞。大陸雖封鎖消息,但不少網民也會翻牆,並會在私下瘋傳消息,大陸人自會盤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會相信罷工將會成事。如果成事,不但武漢肺炎病人將被隔離和不被治療,而是一切由大陸來的有類似病癥的人也會和真正的患者一塊兒被隔離,這樣,就算沒有肺炎的內地人也會給嚇怕,不敢隨便來港丶覬覦香港的醫療服務。

是次疫情險峻的情況在於內地人的流動性,現時疫症已由一個城市擴展至幾近全國(截至25/1止,只餘西藏沒有確診個案的報道)。加上這種新型冠狀病毒,適應力強,潛伏期可以全無病徵,而武漢有1/3人為外來人口,在封城之前,大部分趕春運的人都已走了,春運過後,人流大洗牌,疫病蔓延的凶險程度不堪設想。

沙士專家管軼斷言,大陸的武漢肺炎的感染規模至少大沙士十倍。當年沙士殺了三百香港人,如其他因素不變,照乘十倍,便是三千人。但數不是咁計:現時大陸訪港旅客每月有四百萬人次,是沙士當年的5.7倍。專家們最新估計武漢肺炎的死亡率與沙士相若,大約15%。由此推算,如像沙士當年不封關,武漢肺炎會導致香港病死人數至少達300 X 10 X 5.7 = 17,100人。

「保命救港罷工行動」,最受影響是現時確診的幾個人,而採取行動後,最少可救17,000人。縱是兩難,仍得兩害相權取其輕。袁國勇教授話這幾天封關已經是最後機會。關口大開,即等如每日讓數以十萬計的計時炸彈 (生化武器) 在港流動。

隔離區裡病人的角度

殘忍的事實是,即使不罷工,此疫暫時無藥可治,死亡率高,即使不罷工,本身也未必一定可救這些人。

核心的問題是,攬炒的決定權在於港府,只要一宣佈封關,區內的病人便可得到治療

若不封關,隔離區的人只會日益倍增,裡面的病人也將與面臨崩潰的醫護人員一鑊熟

結語

應否進行精準罷工攬炒,達到「民間封關」的效果?

精準罷工,最受影響的是目前確診的數宗個案,但可以救至少17,000人生命。

這是一個艱難的道德兩難問題,但這不僅是哲學問題,而是關乎至少17,000人性命的重大公眾問題。希望讀者大眾廣傳及參與表態:揮淚支持畀「喊」,憤然反對畀「嬲」。

傳聞醫管局工會將會有升級的工業行動,諸如暫停非緊急治療工作。筆者建議,不必咁快跳個身出來,與其做這些,不如專心支援「精準罷工行動」,如擔任保安義工,或加強文宣,以抗衡必然出現的抹黑言論。

袁國勇教授話這幾天封關已經是救港最後機會。

不要指望政府,我們自己要群策群力自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