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護人員可不可以罷工?

2020/2/1 — 19:01

國際上醫護人員罷工近二十年來其實並不罕見。一般為薪酬待遇而罷工,倫理分析也大都認為並無不妥。但香港醫護人員想罷工,目的並非為一己之利,而是要求政府封關,減少輸入病例。(封關所指的,並非政府不斷曲解誤說的關門落閘,連港人都拒於門外,而只是減少來自去過疫區省市的不必要來客。這根據和國籍無關,純粹是地域接觸考慮。)

對此罷工行動的批評,主要圍繞兩點,醫護人員有救死扶傷的責任、以及對病患者的可能傷害。

倫理問題不能夠抽空講,而必須貼近實况。

廣告

醫護人員罷工肯定會對一般病人造成不便。但過往各地的經驗都顯示如果安排適當,是只會造成不便,而未必產生重大負面影響。

而如果罷工成功會為社會減少病例或傷亡,罷工更是利多於弊。譬說,如果醫護人員人手或資源不足,罷工才能使資方增加人手,罷工便會為病人帶來更好的醫療服務質素。短痛可以帶來更長久的得益。罷工更可以使醫護人員達到救死扶傷的目的。

廣告

讓我們看看現實問題:

  1. 香港現時口罩、酒精等個人保護用品嚴重不足。市民根本無法抵抗疫病來襲。政府既沒有安排好一般市民所需,更沒有為長者、殘疾者、貧窮、及其他弱勢市民安排。防疫的社區教育也沒有開始。因此,社區傳染風險極高。
  2. 幾十萬港人在新年期間北上,其中部分人難免會接觸過新型冠狀病毒攜帶者,而受傳染。由於病人可以在未呈現症狀時開始散播病毒,亦可在表面上痊癒後繼續散播病毒,我們可以預料疫病會在社區散播。源頭患者愈多,疫情就愈比上次沙士嚴重。
  3. 香港只有六百多張負氣壓床位。能應付的病例有限。熟悉傳染病護理及醫治的人手亦不多。現在大陸自顧不暇,無可能像對武漢那樣派遣支援。其他國家亦可能會力不從心。疫情大規模暴發時,香港何以應付?
  4. 病例太多時,輕微症狀者便只好居家隔離。但政府未有就屆時所需要的跟進工作人員準備人手及設施。外地來客居家隔離更是無從實施。
  5. 一旦出現很多病例,公立醫院便難以照顧長期病患者的覆症需要。後果必然是死亡率上升。
  6. 要遏止疫情,就必須隔離所有接觸者。但政府在查訪、跟蹤接觸者,及為其提供隔離後的需要,無論是人力或配套都難以應付大規模的疫情。
  7. 由於在表面痊癒期內新冠狀病毒患者仍然可以傳染人,康復隔離期也會比較久。應付香港患者的床位都不夠,又何來康復隔離床位給外來者?
  8. 上海、廣州、深圳近日已經出現自湖北之外其他地區輸入、以及純粹在當地得病的病例。因此,只防範湖北來客是完全落後形勢,極不實際。
  9. 如果像西藏一樣,來自中國其他地區的都要隔離十四天,便實際上已經是一種有效的封關措施。但香港政府至今連內地已經使用的方法都未準備此種隔離住宿床位。
  10. 中國不缺乏設備良好的醫院,因此內陸患病者無必要來香港。
  11. 病會人傳人,根據港大最新計算,每名患者引起 2.7 名接觸者患病。換言之,每減少輸入 10 名病例,香港就少了 37 名病人。封關可以減少病例輸入,減少負擔會使香港比較容易控制疫情。
  12. 如果不封關,在大批病例入境下疫情失控,即使全部醫護人員盡忠盡力,甚至全體捐軀,也會無法阻止眾多市民的患病或傷亡。
  13. 如果香港可以控制疫情增加,既不會像現在那樣要分薄國內的口罩供應,更可能會有資源支援內陸的抗疫。現在多個國家減少和中國的航空聯繫。如果香港疫情不惡化,便更能為中國保留對外交通聯繫。
  14. 此次疫情會對中國經濟造成沉重打擊。香港如果能夠降低疫情傷害,對中國的經濟復甦能夠作出更大貢獻。

我不是醫管局員工,純粹從一個外人角度看:如果不先入為主,短視地認定罷工一定不對,此次公共醫院的醫護人員罷工不但未必違背救死扶傷精神,更可能為港人爭取到更多安然渡過疫情的機會。只要安排妥善,從對整體社會利益,甚至對全中國利益考慮都是值得支持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