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護的六大訴求

2020/2/5 — 13:09

醫管局醫護工會大罷工得 3,212 票,罷工動議通過並開展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罷工。
罷工的決定由 3,212 工會會員的決定,但究竟是否只是醫護自己的事?
醫護是處理疫情的最前線,醫護的決定就是全香港人的事,全香港人都是 stakeholders。

那究竟在港歧視大陸人的 vast majority,作為 stakeholders,扮演著甚麼角色?

今次 HA 工會罷工,雖然有部份人會覺得罷工決定自私,所以反對,但今次無可否認是得到非常非常高的支持的。

廣告

根據《明報》所述:「按香港民意研究所於 1 月 31 日公布的民調,75% 人不滿政府應付俗稱武漢肺炎的表現,八成人支持全面封關,逾六成人稱若政府未能有效處理疫情,將支持前線醫護人員發動罷工。」

雖說罷工的決定由 3,212 工會會員決定,但為何全港都這樣關注?報章廣泛報導,就算不是醫護的人都一面倒支持。
罷工這工潮,已經成了另一社會運動,民眾雖無份投票,卻有份參與助威吶喊。

廣告

值得大家注意的是,一眾支持者,一眾非醫護 stakeholders 之中,有著大量仇視、歧視大陸人的人。他們支持醫護罷工一是因為認同醫護在前線的辛酸,二就是反大陸人、歧視他們。醫護罷工正正站在最前線,代表保障港人安全港人利益,是協助封殺大陸人的「英雄」(留意引號)。

在一眾支持醫護罷工的人當中,有著巨大的反大陸情緒。在 Facebook 中,不乏「支那狗死得未,撐醫護、封關」、「大陸人落嚟發現醫護罷工,一定會喊、嬲、打人、亂噴口水、賴死唔走。」一類的論述。亦有醫護公然以歧視大陸人的情緒來支持罷工。醫護罷工得到差不多全港的支持,罷工得到這種公共合法性、public consent,這種政治能量很大部份來自這種歧視的情緒。成功罷工的後果是甚麼?就是「你們的支持是正確的」,就是讓歧視者覺得自己歧視正確,就是強化這些論述。群眾撐醫護的方式,是透過散播這種仇視大陸人的論述,為醫護爭取更多支持。最後究竟是誰要為這種論述買單?是所有在香港的大陸人!包括不會喊、嬲、打人、亂噴口水、賴死唔走的大陸人,還有為大陸人說公道說話的香港人,就像我一樣(ok,好啦,我準備好了,來攻擊我吧)。當然有很多平常會為大陸人說公道說話的香港人,例如我的深黃左膠男友,今次也選擇不作聲。白色恐怖,又再次慢慢萌生。

究竟是誰陷醫護之不義?是仇視大陸人的人和散播仇視論述的人!
不單止看 Facebook、報章的討論區,請出街聽聽,到街市走一天,在巴士站站一日……這用歧視來支持醫護的論述,處處皆是。

我認為醫護工會是有責任要為這種歧視,站出來為大陸人說句公道說話的。有人誓死覺得這不是醫護的責任,醫護工會有十八萬樣事情在處理,不需處理這種小事,況且那是林鄭的責任,是林鄭要處理。

林鄭是要負一部份責任,只因為她不聽民意,不封關,加劇歧視情緒。
但我想問,究竟是誰利用了這巨大的歧視作為政治能量、政治資源去推動公共輿論,來支持罷工?就是醫護工會!

我很理解為什麼要罷工,我諒解醫護,但不代表我支持醫護用歧視作為他們的 political capital 去建立他們的 public legitimacy。既然他們是有意或無意利用 vast majority 用歧視建立的、massive 的 political capital 去推動他們的運動,那他們為什麼沒有責任?這 vast majority、香港市民、不會喊、嬲、打人、亂噴口水、賴死唔走的大陸人,都是醫護工會的 stakeholders。

舉例,NGO 拎了金主的資源,NGO 就要對 stakeholders 負責。若金主要 NGO 去奸淫擄掠,NGO 要不要真的走去奸淫擄掠,NGO 還應否與這金主做 friend?是否應該向公眾和其他 stakeholders 交代一下?
醫護工會不單止有責任出來平息,而是有最大責任。

這種仇視的情緒成為了醫護罷工的政治燃料,這罷工就 further 加劇了整個仇視的論述。醫護多得這 vast majority 唔少,所以何來沒有企出來講句公道說話的責任?

醫護罷工五大訴求下面要再多加一條,就是:請香港人停止歧視大陸人,不要陷醫護不義。醫護有勇氣不怕得罪 vast majority,去為公義說句公道話,成為真勇武嗎?
希望醫護能從反送中運動學習,不要落入民粹的陷阱。

附上少部份支持醫護的網民的臉書截圖:

其中撐罷工醫護的說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