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釋出公共用地潛力,社區太陽能發電又發財

2021/2/27 — 21:31

天台太陽能發電板(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天台太陽能發電板(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何偉歡(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項目主任)、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聯席總監)】

剛發表的財政預算案預留了 10 億元推行超過 80 個設置可再生能源設施的項目。想到尚值牛年正月,我們也應節地談談「發財」,同時也想想「立品」。新冠肺炎重挫全球經濟,但股票市場卻十分熱鬧。走在路上,總有人正在用手機看著股票走勢。後疫症時代全球高舉「綠色復甦」的旗幟,太陽能概念股不論在 A 股市場、港股市場還是美股市場都受到追捧。無他,中國去年宣佈要在 2060 年達至碳中和,12 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今年經濟部署的八大任務的其中一項就是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如何做好?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副主任何建坤在接受《人民日報》訪談時指出,要實現碳強度大幅下降的其中一個重點是加快發展新能源、優化能源結構。另一邊廂,美國新任總統拜登上場前已制定 2 兆美元的清潔能源和基礎設施的投資計劃,上任後即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並承諾美國在 2050 年之前溫室氣體排放量達到淨零,進一步發展清潔能源成為眾人憧憬。

選擇太陽能的權利

廣告

能源轉型成為全球不應逆轉的趨勢,當中又以太陽能的技術發展得最為成熟。去年國際可再生能源機構(IRENA)報告指出,全球再生能源成本持續下降,過去十年太陽能發電的組件價格下降了超過 90%、平準化能源成本(LCOE)下降了 82%。然而,我們對太陽能概念股的熱情是否可以同時在現實生活中實踐出來?我們能否把概念轉化為行動,在生活方式中「Strong Hold」太陽能?

事實是,買太陽能股票的人不一定在生活中都支持太陽能發電,問題在於現實上我們有沒有選擇生產太陽能、使用太陽能的權利?

廣告

談到「選擇」、「權利」,香港情況向來一言難盡。目前,香港推動太陽能政策主要有「上網電價」計劃,市民可以自行安裝太陽能發電系統接駁到兩電電網,以每度電港幣 3-5 元向電力公司售賣所生產的太陽能。此計劃有效至 2033 年。另外,兩電亦提供「可再生能源證書」,讓市民和企業以每度電 0.5 元購買可再生能源,從而支援可再生能源的發展。

「上網電價」為市民提供經濟誘因投資太陽能。自 2018 年 10 月 1 日政府推出「上網電價」後,根據中電財務摘要指出,截至去年底中電接獲超過 13,000 份申請,較 2019 年的 6,900 份申請增加近一倍;總發電容量達 175 兆瓦,等同約 42,800 個家庭的一年用電量。有經濟誘因推動民間生產可再生能源,升幅何止 100%。「上網電價」推出前,在 2012-2017 年全港只有九個村屋安裝太陽能發電系統接駁至電網,現時的升幅簡直是帶大家奔向太陽了。

如此看來,「我們」是有選擇權利了?然而許多環保人士批評,現時香港的太陽能政策只是「小圏子」受惠的政策,其實我們當中又有多少人的住宅有私人天台可以安裝太陽能發電系統呢?大多數還是只能望「陽」興嘆吧?

去年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在其網誌寫道「落實上網電價是遲來的春天」、「當下亦是更臻雙贏的好時機」。同年,政府宣佈要在 2050 年達至碳中和。香港現時的碳排放大約 67% 源自發電,能源轉型的壓力迫在眉睫,毫無疑問政府需要加大力度和速度去發展太陽能。去年公佈的《長遠減碳策略公眾參與報告》也提出,要在政府或政府資助的處所加快安裝分散式可再生能源設備、盡量將可再生能源應用於未盡其用的空間、鼓勵在不同水面(如水塘、海面)放置更大量浮動式太陽能板等建議。而其實自 2017-18 財政年度起,財政司已預留 20 億元為政府建築物和社區設施設置可再生能源系統。

試想像香港 18 區都是一個太陽能投資市場,居民可以自行成立大大小小的太陽能社區發電「廠」,在小朋友遊樂的公園、街市大樓的天台、鄰近運動場的看台,甚或一些只有當區居民才知道的合適地方上安裝太陽能發電系統,讓居民成為它們的股東,在生活上「strong hold」太陽能。這做法既可「生電」又可「生財」,而且切切實實地以行動回應全球氣候變遷,一舉多得。

社區能源合作遍地開花

環看天下就知道我們不算是痴人說夢,這種以社區為本、全民參與的太陽能社區經濟模式正在遍地開花。台灣現時最大的全民電廠平台「陽光伏特家」提供了一個太陽能投資平台,市民可以在那裏購買太陽能板,由平台負責申請、營運,所產生的電力以固定價格賣給電力公司,讓市民可以穩定享有 20 年 6-8% 的回報率。全民電廠概念深受台灣市民歡迎,上網搶購全民電廠太陽能板做到「秒殺」程度,真是「一板」難求。台灣《財訊雙週刊》報導台電與民營太陽能電廠的裝置容量,在去年 10 月達到 5.2GW(10 億瓦),在夏季太陽能發電量更已多次寫下單日超越核二或核三廠的紀錄,佔總發電量的 10.6%,比核能的 7.8% 更高。

韓國首爾市政府推出「太陽能發電市民基金」(Solar Power Generation Citizens’  Fund),讓市民投資在政府設施上興建的大型太陽能發電裝置。首期 82.5 億韓圜的基金於五天內售罄,成功認購的 1,044 名市民在未來三年內平均每年保證可以獲得 4.18% 的回報。

蘇格蘭愛丁堡的「愛丁堡社區太陽能合作社」讓五百多個當地及其他地區居民參與社區能源合作社,投資價值由最少 250 英鎊到最多 100,000 英鎊,在當地的公共屋頂(例如學校屋頂、社區活動中心、休閒活動中心)安裝太陽能發電系統。社區電廠的產能將通過「上網電價」出售,合作社成員最高可獲得 5% 的投資回報率。

能源合作社模式、發行太陽能基金、由社區主動發起或者由地區政府主導等等,國際間的社區太陽能經濟模式五花八門。其實歐洲「能源城市協會」(Energy Cities)早於 2012 年已經提出《關於城鎮能源轉型的 30 項建議》(30 Energy Cities’ proposals for the energy transition of cities and towns),為歐盟各國提出能源轉型的實踐策略。當中的五大方向是:一、加強地方的行動力;二、瞭解區域資源及其流動狀況;三、重新反思財政問題;四、發明新地方治理;五、區域治理,減少能源消耗,強調政府及社區之間的合作。在歐洲,由公民成立的再生能源合作社已經有 3,500 間;歐盟委員會估計,到 2030 年這些合作社將擁有歐盟 21% 的太陽能裝機容量。有「太陽能之都」之稱的德國,到 2018 年底已設立 869 間能源合作社,再生能源的所有權有 47% 來自能源合作社。

「上網電價」在香港生效的同年,浸會大學以康樂園和錦繡花園的太陽能社區為案例,探討以社區參與建立可持續能源發展的未來模式,研究指出上網電價政策能激發社區居民對太陽能的關注和興趣。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策動永續發展坊副總監羅惠儀博士曾經這樣分享過:「全民參與不只是提高綠能普及化的做法,亦可視為回應全球氣候變遷的重要在地行動……以社區合作的形式走出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尋找適合香港發展的社區經濟模式,是當下最重要的課題,而開放更多公共空間讓廣大市民參與其中,是課題的核心。2016 年立法會秘書處發表〈首爾及新加坡的太陽能發展〉資訊述要,解釋近年兩地的太陽能光伏系統容量顯著增長的政策背景,共通之處正是釋出公共用地的龐大潛力。港府捫心自問,作為這種潛力的最大「業主」,要創造改變,捨我其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