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釋囚指控監獄廚房強逼每天工作 偽造休假記錄 申司法覆核追究

2020/3/20 — 0:01

各紀律部隊的投訴調查機制,一直被外界質疑為「自己人查自己人」。有曾於白沙灣懲教所服刑的陳先生(化名),在囚期間發現「所員休息簿」上懷疑有偽造囚犯的休假記錄,先後要求懲教署調查,惟懲教署裁定其投訴為「沒有充足證據證明或否定相關指稱」。陳不滿結果,繼續要求署方出示「所員休息簿」,但署方聲稱院所並無持有相關資料。陳在星期二(17 日)入稟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推翻懲教署與事實不符的說法。

懲教署拒絕評論個別個案,重申會就每宗投訴進行公平、公正及詳細調查。 署方又指,市民可透過其他執法機構及法庭提出司法覆核處理。 懲教署強調,若有其他執法部門就任何調查事宜需要署方協助,署方會積極配合。

廣告

懲教署稱無持有「所員休息簿」

陳先生在 2017 年於白沙灣懲教所服刑期間,被分派至廚房工作,期間完全無休假,假日工作亦沒有獲發額外薪金,有違《監獄條例》規定。不過,在「所員休息簿」上,他卻「被放假」,他質疑有懲教職員偽造文件。事隔近兩年,懲教署在去年中裁定其投訴「沒有充足證據證明或否定相關指稱」

廣告

陳先生不滿裁決,他以《個人資歷(私隱)條例》要求取回其在廚房工作期間、由懲教職員以原子筆筆錄的「所員休息簿」,但最終只獲發一份用鉛筆紀錄的「廚房所員放假紀錄」表格,懲教署後來更聲稱白沙灣懲教所沒有持有陳先生要求的文件。

懲教職員供詞與懲教署回覆不一 被質疑存包庇

陳先生大惑不解,他表示自己在囚期間曾見過一本藍色封面、A4 的單行紙記事本,封面上有手寫的「所員休息簿」字樣,內裡有職員專用的黑色原子筆筆跡(囚友只可用藍筆),詳細紀錄每日日期,及當日放假囚友的編號。當年他正是發現「所員休息簿」記錄內容與事實不符,才質疑有人偽造囚友放假紀錄。

翻查職員事發後的供詞後,他又發現 25 份供詞內,全部人被問及廚房內是否有「所員休息簿」記載放假紀錄時,大家一致回答「是」,其中更有職員回覆指「是由本人記錄」。對於懲教署否認院所持有相關紀錄,陳先生義正辭嚴地反駁:「無嘅,點解你啲職員話有見過?係咪佢地全部都有幻覺?」

立法會議員邵家臻質疑,由最初偽造文件,到今日毀滅文件,反映有人有心妨礙整個調查,「成份文件唔見左,係成個人部門包庇緊個問題」。

政府文件以鉛筆紀錄 可信性成疑

而懲教署提供的「廚房所員放假紀錄」,是一疊印有囚友名單及日期的表格,休假日子紀錄在內。陳先生估計,這份紀錄是按照「所員休息簿」的一手紀錄而成,找到「所員休息簿」或可追溯到偽造資料的源頭,「當然佢可以竄改記錄,但係佢(懲教署)連交出嚟嘅勇氣都冇」。

陳先生又發現,收到的記錄上大多以鉛筆作標記,質疑一份正式文件卻由鉛筆筆錄,可信性成疑。

堅持申請司法覆核 希望取回公道

由在囚到出獄超過兩年,陳先生四處奔走,手上文件夾、資料越來越厚,但陳先生依舊未曾找到「所員休息簿」。他曾直接向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執法部門求助,但始終未果。執法部門早前更回覆指,由於懲教署不願提供有關資料,他們無法追查下去,「就算佢地(執法部門)申請法庭手令入去懲教署搜查,都相信搜查唔到任何資料」。

申訴過程中,懲教署投訴調查組職員亦曾勸籲陳先生息事寧人、放棄追查,但陳始終堅持要「攞返個公道」。有感投訴調查組無力處理投訴,陳先生決定入稟法院,申請司法覆核,希望法庭可以還他一個公道。不過,他坦言,自己對司法覆核結果並不樂觀,「惟有盡做啦,總要有人去做」。

邵家臻:投訴機制千蒼百孔 投訴石沉大海

立法會議員邵家臻表示,在囚人士或釋囚對懲教署的投訴,往往都會石沉大海,陳先生的個案正是典型例子。邵批評,懲教署提供不少途徑予市民投訴,但處理投訴機制「千蒼百孔」,常以時間解決投訴,最終結果不了了之。

被問立法會、區議員頻繁探訪會否有助紓緩問題,邵家臻認為懲教職員會「執返正黎做」,但另一方面,又會訂定更多沒有明文規定的限制,例如限制每名在囚人士最多可保留 30 張聖誕卡、限制宗教探訪時間等。

懲教署:不評論個別個案

懲教署回覆本網查詢時拒絕評論個別個案,但重申懲教署投訴調查組會就每宗投訴進行公平、公正及詳細調查。

署方指,調查人員會根據專業判斷,搜集各方資料,當中包括證人例如其他在囚人士供詞、工作程序、相關紀錄等等,協助瞭解及調查有關投訴。 投訴人如對調查結果感到不滿,可以向懲教署投訴上訴委員會申請上訴。

同時,若任何在囚人士或刑釋人士,對在囚期間的待遇有任何不滿,亦可透過其他執法機構及法庭提出司法覆核處理。 懲教署強調,若有其他執法部門就任何調查事宜需要署方協助,署方會按相關法例及規定積極配合。

記者翻查懲教署網站,發現懲教署在 2018 年、2019 年(首三季)分別接獲 340 及 370 宗投訴個案,投訴內容包括行為不當、濫用權力等,但網站沒有紀錄投訴成立的個案數字。記者向懲教署查詢時,署方沒有具體交代投訴成立的宗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