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新面對我們仨

2020/4/30 — 13:49

Photo by Mitchel Lensink on Unsplash

Photo by Mitchel Lensink on Unsplash

【文:Fe】

過往忙碌的工作令阿嬌無暇思考生活上的瑣碎事,此時卻不得不停下來面對。 

年約 39 歲的阿嬌與一子一女居住於厨厠一室的劏房中,阿嬌原本任職售貨員,月入六千,每日工作十小時,高工時低工資的收入本來就僅能糊口,受到疫情影響而失業更是百上加斤。阿嬌表示曾經考慮過申請綜援,惟因不清楚申請方法,又感申請 政府的資助都很麻煩而告吹念頭,只能依靠友人介紹的短期工作維生。 

廣告

繁忙緊張的生活一下子變得沉靜,由在外打拼變成整天留在家中,家人之間的摩擦越發明顯。 「 説起兒子的情況會很難過。 」 阿嬌語帶哭腔道。 

兒子輟學後一直未有就業,長期留在家中打機,阿嬌形容其生活離不開床,衛生情況堪憂;女兒亦曾出言勸諭卻被動手攻擊,面對家中情況,阿嬌嘗試尋求社工協助,惟兒子不願配合,阿嬌束手無策。 

廣告

「 軟的(手段)試過,硬的(手段)也試過,我也不知道能怎麽辦了。 」 阿嬌一直嘗試與兒子溝通卻不果,言談間阿嬌提及自己的家族中有乳腺癌的病史,醫生勸阿嬌不 要想太多,阿嬌也清楚自己的狀況,幸有些好友會互相致電關心,阿嬌也會主動打電 話給朋友聊天;年幼的女兒成爲阿嬌的重要支柱,只是每當提及兒子的狀況,總是有 點難過,也隱隱擔憂兒子的狀況會影響到女兒。 

阿嬌言談中不斷提及子女狀況,面對失業困境、經濟壓力、家庭問題,似乎無力感緊緊籠罩著她,偶爾透露出一絲失落無助。時光無法追回,如今亦只能硬著頭皮 面對。 長年為生計奔波,付出的代價便是少了和子女相處的時光,關係日趨疏遠,甚 至影響了孩子與人溝通的能力和關係,這些狀況都與社會現況層層相扣、相互影響。 因爲疫情,我們都停下來了,那麽我們又能如何一起面對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