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漁護野豬政策急轉彎 從避孕、研殺重返市區野豬 到市區出沒殺無赦

本周初一名男警遭野豬咬傷,漁護署前日(12 日)宣布,即日起每月捕捉在市區出現的野豬並人道毀滅。政府管理野豬的政策原本越趨寬鬆,由過去安排狩獵隊獵殺在市區的野豬,至17年停止狩獵隊,以避孕、搬遷等形式,減少野豬滋擾,然後到19年採取溫和的多管齊下策略管理野豬。對於政策的收緊,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黃豪賢接受《立場》查詢指,新措施並非無跡可尋,惟這項政策推行「急促」,未有時間予市民適應,不排除日前的野豬傷人案牽涉到前線的執法人員為導火線,令政府數日內便決定推行新措施。

暫未有市區出沒野豬被捕捉

今(14日)早8時許,有人發現數碼港公園有3隻野豬出沒,惟在漁護署人員到場前已全部回到山上。 漁護署發言人今日(14日)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時表示,在保障市民安全大前提下,會把在市區出沒的野豬捕捉及作人道毁滅,並會優先處理有大量野豬出沒,及野豬曾傷人或對公眾構成危險的地點。今日接到警方轉介指有野豬在查詢所指地點出沒,派員到場跟進,惟經搜索現場及附近一帶地方後並無發現。新措施實施至今未有在市區出沒或造成滋擾的野豬被捕捉。

漁農自然護理署2017年推出野豬捕捉及避孕/搬遷先導計劃。政府圖片

漁護署曾稱避孕絕育計劃全球首創

香港野豬問題一直存在,過去的兩支民間野豬狩獵隊分別於1981及1995年成立,容許持許可證者佩備槍械,在收到市民投訴野豬滋擾後,向警方申請狩獵。惟自2017年起,政府暫停安排狩獵隊行動,2019年宣布不會再發出狩獵牌照予狩獵隊,意味狩獵隊的解散。在2017年政府暫停安排狩獵隊行動,推出「捕捉/搬遷先導計劃」,以處理野豬在市區造成的持續滋擾。

捕捉/搬遷先導計劃 已處理800頭野豬

根據今年6月的立法會文件,在計劃推出至今年3月為止,漁護署共捕獲803頭野豬,當中為191頭及158頭野豬注射避孕疫苗及進行絕育手術,613頭野豬被搬遷到遠離民居的郊野。漁護署亦透露,在2019年開展了野豬數目調查的前期研究,利用紅外線相機配合定時數據收集,初步分析顯示,全港郊野地區有1,800至3,300頭野豬。

注射避孕疫苗後 91%的野豬未有再次懷孕的跡象

漁護署當時指,其利用避孕疫苗為野豬避孕的野外研究及為野豬進行絕育手術,是全球首創的試驗計劃。為評估避孕疫苗的成效,漁護署已將接受避孕疫苗的野豬血清樣本進行化驗。化驗結果顯示在接受避孕疫苗注射後,91%的野豬未有再次懷孕的跡象。惟避孕工作對控制野豬滋擾的效用為中長線,尚需繼續收集樣本以監察疫苗成效,但漁護署同時表示,在合適的情況下,會繼續為捕捉的野豬進行絕育手術。

6月曾指研究對常於繁忙市區出沒野豬作人道處理

至2019年,漁護署採取溫和的多管齊下策略管理野豬,包括實施野豬種群管理、減少吸引野豬的食物誘因、教育公眾停止餵飼野生動物和增加市民對野豬的認識等。有鑑於個別野豬或會對公眾安全構成危險,漁護署今年6月亦表明,如發現個別野豬曾襲擊人、在未受挑釁的情況下追趕人、從人手上搶去食物或物件、或經搬遷後仍繼績其危險或攻擊行為,漁護署會捕捉有關野豬,然後作人道處理;對於一些慣常於繁忙市區或公眾地方出沒,特別是已習慣在人群中覓食、被搬遷至偏遠郊野後仍重返市區的野豬,漁護署亦僅稱會研究是否有需要修訂指引以將這類野豬也作人道處理。

上周指近3年有平均每年10宗的傷人個案

當時漁護署亦指出,過去4年全港野豬滋擾黑點以南區、中西區、大埔區及西貢區較多,在各項措施下,已解決或暫時解決60%的野豬黑點滋擾問題,有關野豬傷人的數字亦由2019年的9宗下降至去年的3宗。然而,不足半年後,漁護署便改稱近年野豬傷人案有上升趨勢,近3年有平均每年10宗的傷人個案,於前日宣布將會把在市區出沒的野豬捕捉及人道毀滅,而在新策略下,會每月進行捕捉行動,以麻醉槍捕捉目標野豬人道毀滅,會先優先處理有大量野豬出沒的地方。

野豬關注組:不排除執法人員受襲為導火線

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黃豪賢接受《立場》查詢指,「好多人覺得政策好突然」,但新措施並非無跡可尋,早於數月前的立法會文件已講到署長將會將進入市區、曾攻擊人的野豬「考慮」進行人道毀滅,惟這項政策在短時間內推行,他形容推行時間「急促」,未有時間予市民適應。對於政府短期內修改野豬管理政策,他指不排除日前的野豬傷人案牽涉到前線的執法人員為導火線,令政府數日內便決定推行新措施,但他亦質疑當時相關人員的處理手法是否恰當,署方人員有否受過足夠的訓練。

漁護署初步答應與野豬關注組會面

對於政府近月的強硬傾向,他亦指可能有議員,或不喜歡動物的人認為過去的野豬管理政策成效緩慢,並向政府建議以較強硬的手法管理野豬,但他亦表明「都唔猜度佢哋啦,問返佢哋會準確啲。」黃豪賢續稱,希望漁護署能立刻撤回政策,但亦提醒市民,在要求政府撤回前,亦需市民願意配合,停止餵飼野豬的行為。他指漁護署已初步答應與野豬關注組會面,但實際日期尚未約定,暫時未知漁護署會否有捕捉野豬的具體行動。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