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攝

「野豬好可愛,點解要殺野豬?」視角之外 以生態角度分析點解漁農署決定唔合理

【文:Anson wildlife】

基本上有睇新聞都會知道漁農署近期決定人道毀滅所有市區捉到嘅野豬。雖然明顯係政治壓力之下先會突然加速去拍板依個不合理決定,但係起碼都製造一個難得唔係淨係關注貓狗權益嘅社會氣氛。所以都想嘗試吓係生態角度嚟分析吓依個決定。

首先,野豬係香港生態不可分割嘅一部分,所以我哋絕對係需要尊重野豬係香港嘅生活權利。但係由於香港已經失去咗華南虎之類嘅嘅頂級攝食者,基本上野豬唯一嘅自然攝食者就係緬甸蟒。而且以香港緬甸蟒嘅數量,可唔可以控制野豬嘅數量實在係存疑。咁嘅情況之下野豬嘅數量有可能係會超出咗本身生態系統嘅負擔能力(carrying capacity)。野豬嘅數量不斷提升其實對生態有負面影響,例如佢哋嗰進食過多嘅植物根部或者幼苗等等。係依個時候,人為控制(即係人道毀滅或者絕育之類嘅方法)可能就係其中一個可以幫助維持生態系統嘅健康。

如果你有心機睇到依度,你應該會覺得我好似都贊成人道毀滅啦,點解仲要反對漁農署嘅決定?我唔反對人為管理野豬嘅數量,但係要做依個決定應該係有科學根據同埋以推廣生物多樣性為中心,而唔係漁農署依家純粹以人為中心嘅理由。

當我哋決定要因為干預大自然嘅話,係需要進行詳細嘅研究,例如進行長期嘅基線調查去監測野豬數量嘅浮動,以及以科學嘅方法去評估絕育等等嘅方法嘅成效,先可以決定係咪需要用到人道威脅依個方法。而且最重要嘅當然係全面禁止餵飼野生動物啦,因為餵飼會令到佢哋嘅數量進一步提高,進一步破壞生態平衡。如果漁農署可以首先杜絕餵食,而且公開透明咁提供到依啲數據,以科學嘅方法去作出判斷,有系統咁進行野豬數量管理,最起碼好多生態人同科學人都應該唔會反對先。

但係依家漁農署嘅解釋純粹係因為野豬闖入城市,為咗減少麻煩(當然好明顯有警務處嘅壓力)而倉卒推動依家嘅 catch and kill 做法,明顯唔係一個科學嘅決定。而且署方完全冇公開喺 17 年之後絕育計劃嘅成果,同埋公開詳細嘅香港野豬數量調查,理所當然冇人會順服。

最理想化嘅保育當然就係人完全唔干預生態。可惜嘅係,香港現時嘅生態同香港開埠之前已經截然不同。經過二戰之後,香港已經冇哂所有原生嘅森林,係經過幾十年後先慢慢出現返啲次生林(secondary forest)。喺好多物種消失咗嘅情況之下,我哋唯有儘量去提高返生物多樣性。我哋要接受香港嘅生態永遠都唔會變返以前咁,但係我哋可以努力咁改善香港嘅生境,而且唔可以排除所有人為干預嘅方法,但係做任何決定一定要公開透明,同埋一定要有科學同數據支持。

 

作者自我簡介:正職一個生態研究員,希望喺唔同嘅生態議題上可以為各位提供到一個生態人嘅視角。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Instagram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