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豬捕殺令】漁護署稱或重啟野豬狩獵隊 前隊長:解散時已料香港必定有多人受傷

漁護署上周五 (12 日) 頒下「野豬捕殺令」,定期捕捉在市區出沒的野豬,並把捕獲的野豬人道毀滅,惹來 6 萬人聯署反對。漁護署助理署長陳堅峰今早(15 日)接受電台訪問時稱,不排除重啟野豬狩獵隊,使用槍械或者麻醉槍捕捉野豬。前大埔野豬狩獵隊隊長楊佳權指,相信重啟狩獵隊會是最後一步,亦非一朝一夕之事,「解散野豬(狩獵)隊嘅時間,我都同佢分享咗,香港必定有好多人受傷。」

香港以前有兩隊獲政府發牌的民間野豬狩獵隊。他們獲賦權荷槍實彈,上山追趕野豬。 2017 年,政府決定取締野豬狩獵隊,並以「捕捉、避孕針/絶育、放回」政策代替。近日政府宣佈人道毀滅市區野豬,更重提狩獵野豬,引起社會討論。

野豬隊殺大豬公 趕小豬上山

前大埔野豬狩獵隊隊長楊佳權接受《立場》訪問,解釋昔日野豬狩獵隊的行動。他說, 2005 年之前,他們會帶狗上山趕豬,射殺具威脅大豬公,令野豬數目減少;而小豬和大肚豬就會趕至山上,野豬怕人和狗,聽見狗吠就會往山跑得遠遠。

至 2007 年政策轉變,野豬隊轉為伏擊方法。楊佳權指,漁護署接獲投訴後要核實 4 個星期,再召野豬隊出動,野豬隊再向警察部申請兩星期行動批文,而行動不得多於 12 小時,在投訴範圍一公里內行動,因此狩獵成功率大減。

2021 年 11 月 15 日,一頭於鴨脷洲出沒的野豬(攝:Kwan)

楊佳權:解散野豬隊必有人受傷

他質疑,當時政府認為野豬絕育率比起狩獵成功率高,只是因為受到政策阻礙,如今野豬已不怕人。他認為,野豬咬警一事,證明牠並非受驚嚇時撞人,而是野豬有攻擊能力,「專登」撞人,「如果隻野豬係受驚嚇,佢係撞一下就走。但呢隻野豬唔係,佢追住個警察嚟撞,撞一下再撞第三下。」他又質疑人豬共存的說法,稱「社區豬」對人類造成很大危害。

他表示,當政府決定「一刀切」不向野豬狩獵隊發牌,就已料到將有危害。「佢哋解散野豬(狩獵)隊嘅時間,我都同佢分享咗,香港必定有好多人受傷,亦都同佢講過,眼見到將來,野豬隊或者唔同嘅方法,都會係重啟某啲行動。」他又指,野豬傷人事件常見,今次是警員受傷才獲大眾關注。

至於截止今晚有逾 6 萬聯署,反對人道毀滅市區野豬,楊佳權就覺得,每件事都有人關心,有正面負面。他認為,重啟野豬狩獵隊是最後一步,首先要立法禁止餵野豬,「食得嘢少,佢自然生存嘅空間就細咗,自然淘汰就多咗,」並要降低野豬繁殖率。

資料圖片:10月20日漁護署為野豬進行絕育,圖片來源:香港野豬關注組

重啟非一朝一夕

他認為,重啟野豬狩獵隊並非一朝一夕,用真槍要經不同手續,亦要在警察部考牌,「考試都唔少時間,香港而家係買唔到槍,咁嘅環境之下,係向唔到歐洲共同體去買槍嘅,佢地唔會再賣槍畀香港人,呢個係隱憂。」若然重啟野豬狩獵隊,他會考慮向政府提供專業意見,但因年紀大,故不會重出江湖。

至於署方最終會否重啟野豬隊,楊佳權就抱有質疑。他覺得重啟如同否定過往做法,「除非有官員肯認錯,困難啲。」

政府數年前暫停野豬狩獵隊行動,對於近期有建議重啟狩獵隊,漁護署助理署長陳堅峰在電台節目表示,不排除會再重啟狩獵行動。他說,漁護署本身的行動由該署獸醫用麻醉槍捕捉野豬,再人道毀滅,「其他處理可能性包括狩獵,譬如用槍械或者麻醉槍。」節目主持人則質疑,使用槍械捕獵就不算人道滅毀,陳堅峰回應說:「睇吓用咩嘅方法,都可以用麻醉槍。」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