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豬捕殺令】漁農界兩候選人同表態 楊上進:要「果斷」行動 何俊賢:不應集中討論人道毀滅

早前有野豬咬傷警員後墮下死亡,漁護署隨即重啟市區人道毀滅政策。立法會漁農界參選人楊上進聲稱,業界並不支持濫殺野豬,但當有野豬危及市民生命和財產時,當局應採取「果斷」行動,控制野豬在合理數量。另一參選人、民建聯現屆漁農界立法會議員何俊賢則指,不應集中討論人道毀滅與否,而是如何處理野豬問題。

挑戰民建聯何俊賢的立法會漁農界參選人楊上進,今日以野豬造型會見傳媒。

楊上進今日以野豬造型會見傳媒,指新界農戶同受野豬影響,要求當局正視問題。本身為漁護署諮詢委員會成員的楊上進指,過往曾向現任立法會議員、漁護署等反映問題,但政府行動不夠果斷。他稱業界並不支持濫殺野豬,但當有野豬危及市民生命和財產,當局應採取「合適」、「相應有效」、「果斷」的行動,控制野豬數量,亦認同署方可重設獵獸隊捕豬。

對於有數以萬計市民反對當局「人道毁滅」野豬,楊稱若野豬威脅市民和農戶生命財產,仍需進行「人道毁滅」。他又提到,因有市民非法餵飼野豬,令野豬轉到市區覓食。

被問到為何「人犯錯」卻要「豬堆單」,楊則指,野豬不時潛入農地,令農作物受損,以至看門犬同樣受襲,認為當局應保障市民生計。

農戶:唔傷到個警員都唔會做嘢啦

同場的米埔農戶、有機農友會主席佘常光指,野豬每年入冬前後就去到農田覓食,農戶的番薯、薯仔、淮山、芋頭等農作品有一半都受損。他曾向漁護署反映,但部門以「生物多樣性」為由未有處理。他稱,澳洲也捕殺袋鼠,解決袋鼠過多的問題,批評港府只處理市區野豬問題,「剩係為咗市區,唔理新界農民,唔係為新界嘅人......原來新界嘅農民唔使理嘅,可能新界農民生活水平低呀、智慧低呀......對我哋超唔公平。」

蕉徑農戶朱先生指,過往曾種植成本較高的百合花,但遭野豬破壞,入冬時試過有九成收成被毁,轉種蔬菜亦試過有一半農作品被毁。他不滿政府只「人道毁滅」市區出沒野豬,對野豬影響新界農田卻不聞不問,「你市區啱啱傷到個警員啫,唔傷到個警員都唔會做嘢啦。」

有機農友會主席佘常光稱,澳洲也捕殺袋鼠,解決袋鼠過多的問題,又認為生物多樣性」應以人為首。
蕉徑農戶朱先生不滿政府只對野豬影響新界農田不聞不問,「你市區啱啱傷到個警員啫,唔傷到個警員都唔會做嘢啦。」
楊上進表示,過往曾向現任立法會議員、漁護署等反映問題,但政府行動不夠果斷。

何俊賢:不應集中討論人道毀滅

競逐連任漁農界立法會議席的民建聯何俊賢接受《立場新聞》訪問則表示,不應集中討論人道毀滅與否,而是如何處理野豬問題,「我明白香港有部份嘅朋友,佢對於野豬,佢嘅愛護我明白我理解,但都唔可以忽略其他平衡方面,如何去做,所以應該整體去講。」何解釋,政策亦要考慮受野豬影響的人的損失,包括身體損傷,以及投放大量資源去絕育是否合理。

至於對業界影響,何俊賢認為野豬會破壞農作物,亦有機會傳播非洲豬瘟。他質疑部份市民認為要「捕捉、絕育放回」,但放回郊區,也會影響居住在郊區農田的人,「你如何控制到個數量,你捕捉甚至你話放回都好,你放係邊到,你唔可以話簽個名『唔好殺啦』,咁就解決左個問題。呢個唔完全係合理,唔係一個有足夠分析之後做出嘅決定。」

他稱,早前有一個豬場,有野豬傳播非洲豬瘟,導致損失全個豬場 4,000 多隻豬隻。「唔係殺唔殺一隻野豬,而係撲殺一個豬場嘅豬。」對於重啟野豬狩獵隊,何俊賢就認為,可以先重啟備而不用,「一個國家有武器,唔等於佢擺武器就完全係錯,幾時用先係問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