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兩蚊搭車

【文:林妙茵Miu

追開我文章的讀者都知道,我對於 2020 年頭,特首林鄭月娥宣布要將兩蚊搭車擴展至 60-64 歲,有很大意見。當然,搭車優惠人人都想,個個政黨都爭取,但新聞專業,正正需要連「民粹」也擺脫,著眼理性、邏輯去審視政策,找出那些政府沒有說但又重要的事實。此文或許掃興、我的觀點也許不是人人同意,但當全部焦點落在「出年幾時去邊度申請嗰張樂悠卡」之際,就讓此文作為補充,都係得個知字咁解。

1.究竟要用幾多公帑?

擴展優惠好不好,一大重點,是究竟有幾貴,特別在未來幾年政府財政情況持續見紅之際,是否適合時機將一項「經常開支」大增?需知道,「經常開支」,是一加、就很難很難很難回頭的,不能好景時派多些,乾塘時派少些。

然而勞福局局長羅致光,無論在 1 月宣布,會落實 2 蚊搭車擴至 60 歲的記者會上,到昨天(6 月 30 日)公布推出樂悠卡時,都沒有詳細交代政府的估算。

於是我翻查預算案,遺憾的是,這筆歸入總目 186 的數,是與復康巴士一併入帳,沒有拆開。2021/22 年,這筆數是 31.1億,比 2020/21 年的原來預算 18.7 億,大增 66% (如果計及疫情令 2020/21 實際開支減少,此消彼長,增幅更達到逾150% )。大家要留意,降至 60 歲是 2022 年初才成事,換言之,預算案內本財政年度的估算,只反映一季的相關開支。

政府年初公布顧問報告,局長當時說內裡的財務估算未必準確,但既然政府沒有公布官方估算,唯有從報告找數字。讀著讀著,才發覺原來顧問已相當坦白地表達了對放寬門檻的意見。

根據報告,如果將門檻降至 60 歲,「總金額將大大增加」,2022 年將達 51.5 億,如果維持 65 歲,則是 21.36 億。換言之,單是將門檻降低 5 歲,開支便多 30 億。到 2031 年,2 蚊搭車便要花上 86 億(如沒有降低,就是 47 億)到時全個政府的所有經常開支之中,每 100 元,就有 1 元用於這項優惠。

為甚麼這 5 歲特別貴?除了因為 60 歲有很多人未退休要返工會多搭車之外,也因為很多交通工具本身已為 65 歲或以上長者提供優惠,政府「對數」時,需補貼的差價少一些,顧問提到,當政府將優惠降至 60 歲,要假設營辦商不會降低本身的優惠門檻(邊有咁好死?)因此,政府對數及補差額時「必須以成人票價計算」,即要補足全費。

報告明言,海外大多數城市的長者優惠,都定在 65 歲,東京甚至定為 70 歲,香港是世界上預期壽命最長的地方之一,「似乎沒有特別理由降低」,並且指出「財政承擔影響巨大⋯我們注意到計劃的政策目標是鼓勵長者融入社區⋯降低門檻以涵蓋 60 至 64 歲人士,包括許多仍在工作的人,可能會與既定政策目標不大一致。」

顧問的結論是:「我們不宜就政府應否作出這項決定提出直接建議。不過,如果額外的經常財政承擔不成問題,也許可以採納」,並指相關開支增長「百分比在總體上看來很小,但可能會是相當顯著,因為其他福利服務仍有潛在需求,而須爭取有限的財政資源。」

然而,政府可算是「一往無前」,決定降低門檻。

同一個政府,曾經主張把長者綜援歲數提高到 65 歲(是呀,大家記得嗎?當年都引起軒然大波)當時羅致光說「當大家都 120 歲時,60 歲啱啱是中年」;到兩蚊搭車優惠要降到 60 歲時,同一位局長就稱 60-64 歲是「初老」。如果現在講邏輯是奢侈,那至少能講數字吧?不如清清楚楚公開,兩蚊搭車降至 60 歲,未來幾年要多花幾多經常開支。

2.檢討的初心

說回那份顧問報告,是政府 2018 年 8 月委託做的。此一時彼一時,當時是察覺優惠開支愈來愈大,「唔係幾對路」,所以找顧問研究如何打擊濫用、有沒有方法解決「長車短搭」等等。豈料 2019 年反修例風波之後,政府急需推出惠民招數,便在顧問報告都未做好之時,2020 年 1 月,由特首林鄭率先宣布要降至 60 歲,當時已遭人質疑是否「用錢買民望」。

然而,檢討的初心又如何?顧問其實提過不少建議,除了規定要用「個人卡」之外,亦有些海外例子可參考,可減少「過度使用 」,或促使受惠人減少「長車短搭」。(顧問去長途巴士考察,有 13% 用兩蚊搭長途巴士的長者,只是搭短途。巴士公司零誘因阻止,反正差額是政府貼,就算只搭一個站,一樣袋袋平安。推算每年有二千幾萬,花在這些「冤枉偽長途」。)

顧問舉例,規定每月 100 程,或將每月補貼額設上限在 400 元等等,都可減少濫用誤用⋯最後政府落實了「個人卡」,其他建議都放棄了。徹底檢討未竟全功,最終重點推銷的「主菜」,是連顧問也語帶保留的降低受惠門檻,都有少少諷刺。

3.「5 年一檢」的玄機?

羅致光承認,人口老化,加上通漲及公共交通票價會上升,政府持續鎖死優惠是「兩蚊」,補貼必會愈來愈多,帶來挑戰,因此預告長遠有可能不是兩蚊。何時再檢?他說可以 5 年檢一次。

降低門檻是 2022 年實施,這個「彩」必然入本屆政府數。5 年後,萬一條數愈滾愈大,兩蚊優惠要變三蚊五蚊,其時誰負責「做醜人」埋這張單?數數手指,到時都 2027 了,即使本屆連任,到時都再換屆了,到時再算吧。反正,彩已攞。

4.後記

七一一邊看國家慶典一邊寫這些,似乎很九唔搭八,但這是我一直關注的題目,希望提供多些思考角度。這些日子,社會很低氣壓,新聞界、評論人的圈子,很多人心情很差。我也是。老實說,寫字很費心力,尤其周遭氣氛,常常令人陷入自我質疑:呢句得唔得?嗰句有無踩紅海?其實寫嚟做乜?仲有人睇咩?

我想,只要有合適的、感興趣的題目,我還是會寫下去的。就當成是一種回饋社會、不負專業訓練的「社會服務令」吧。有首新歌,歌詞有句「平凡人還能做甚麼?平常還能維持甚麼?」無論時勢如何,以自己喜歡的樣子和節奏過日子,力所能及時履行一下「社會服務令」,我是懷抱這份心意去寫字,在七一的早上寫字。

圖片來源:顧問報告截圖

報告連結:https://www.lwb.gov.hk/.../$2%20Scheme_Final%20Report%20...

預算案的總目186:https://www.budget.gov.hk/2021/chi/pdf/chead186.pdf#page867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