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政府用荔枝角翠雅山房作隔離營 ...

2020/2/2 — 17:22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香港已容不下理性討論,因為政府就是不想理性討論。

兩天前聽說翠雅山房用作隔離營,都認為選址算適合,正如今日袁國勇所言,起碼在山上,沒有直接毗鄰民居。

先說明一下,本人到過饒館內的翠雅山房留宿,那裏確實環境清悠寧靜。雖然位處青山道的正門距離美孚地鐵站確實大約8-10分鐘路程,但整個饒館作旅館用途的部分是最高的數間屋,從正門上到旅館房間區域都起碼5分鐘。

廣告

有說荔枝角收押所可近距離望到翠雅山房,從方位上判斷,我相信所指的是翠雅山房中區用作展覽、餐廳的部分,如該處不作留宿,全控制於最高的宿位,還可避免對收押所影響。那個高位環顧四周100米範圍內確無民居(粗略以該建築群外牆向外計100米範圍),懲教職員宿舍也剛好100米外。

然而,香港一直沒有甚麼隔離營(隔營與確診者有密切接觸者)的規劃標準;何況這是新型病毒,無人能說得準100米內無民居是否適合。

廣告

這個選址可接受,如果選擇只有粉嶺暉明邨和翠雅山房可選的話。但,我們是否只有這兩個選項?

香港容不下理性討論,因為政府沒有真的攤開所有政策選項出來逐個權衡利弊,亦沒有按緩急分類。正如不少美孚居民也說,政府不先 #封關、不用 #港中醫院及 #軍營 作隔離,一下子就揀這裏,是逼人接受。

這就如土地大辯論時,政府不跟你討論估算前設上的問題,即使被連番踢爆估算缺基礎、亂定前設,更甚是在此框架下限定了選項,市民提的軍營、迪士尼預留地、各類閒置地等,通通不是選項。然後就容讓民間互鬥,你怪我自私,我怪你霸道。

我們就是面對這樣的處境。

說回美孚抗爭,我看到反對的區議員其中一個理據是,假若有被隔離者逃離隔離營,跑到社區,後果不堪設想。聽來有點荒謬,回想2003年政府找地作隔離營也不至於這樣恐慌。不過,當時真的未聽過也這樣的事發生。但現在,有確診/懷疑確診者在醫院發爛、喝罵醫護人員、逃走,的確有發生。無論在政策制訂和選址考慮上有多理性,都敵不過人性荒亂產生的危機。也難怪居民有這憂慮。

而亦有美孚居民提到,翠雅山房作醫護人員宿舍就不介意,但隔離營就不同意。我估計前題就是相信香港醫護人員是理性個體,不會亂走,但被隔離的人士就有機會非理性地逃走。

而最壞最壞的,就是政府「靜靜雞」的作為,私下選定選址,只通知負責人,完全沒想過先跟公眾講。到底整體要多少隔離宿位才夠呢?選址準則是甚麼呢?不說、不討論、不答,請你硬食吧。

想到這裏,覺得也不用太理性幫政府思考方案。不「封關」,講甚麼選址也無意義。

註:「封關」意思,按學者及專業界別聯署信所提,即「政府除特殊原因,在所有出入境管制站停止接受持中國內地旅遊證件者入境。同時,所有曾經前往湖北的香港居民,都應被安排到隔離營觀察十四日」

(圖為翠雅山房中部區域,作展覽、餐廳等的部分,相片後方右邊是美孚新邨、左邊應是懲教職員宿舍;身後再高處有賓館房間的部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