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注校園欺凌,「私了」之真相

2020/8/18 — 18:13

蔡若蓮

蔡若蓮

【文:Midori @ EPU(教育心理學家聯盟)】

日前蔡若蓮副局長在教育局網誌發表了題為「同行以愛 欺凌不再」的文章。其關注校園學童欺凌的態度值得業界嘉許,然而字裡行間有意無意把欺凌問題牽連到社會運動期間的個別「私了」行為,此新穎的觀點旋即被各大媒體爭相轉載,製造了「私了風氣導致欺凌」的新理論。

然而,香港校園欺凌問題由來已久,把此根本性的校園問題與去年的社會運動並列似有嘩眾取寵、穿鑿附會之嫌。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於 2015 年透過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的調查結果,32% 的香港學生表示在一個月內遭受至少數次欺凌,較經合組織 33 個成員國的平均比率 19% 高出約近一倍。在該項排名調查的 54 個受訪地區中,香港的校園欺凌情況亦最為嚴重。蔡副局長任職教育局決策層多年,難道對這全然不知情?將去年的社會運動定為香港校園存在多年的問題元凶,純粹轉移視線、逃避問題,也難怪她的言論在民間引起不少憤怒的回響。

廣告

按現行機制,學校無須向教育局呈報所有校園欺凌個案,因此行政系統並無相關統計數據。校園欺凌一向是嚴重的「駝鳥」問題,回顧筆者曾處理過的校園欺凌事件,有以下三個建議去正視:

1. 旁觀者的角色

廣告

大部份受欺凌學童的自我形象低落,社交技巧或解難能力欠佳。他們遇上欺凌事件時,大多不懂如何處理。2016 年有本地調查顯示,少於一半的受害者會向朋友、家長或老師求助。跟據筆者的經驗,旁觀者在防止校園欺凌中有相當重要的角色,他們的一句說話已經可制止一場欺凌。若旁觀者有安全考量,擔心出面協助會遭到報復,也可以提供線報,讓老師得以處理。當然,挺身而出、勇敢地為受害者發聲,才是我們份所當為。

2. 老師的處理手法

若老師收到學生報告有欺凌事件,有效的處理方法是分別單獨約見欺凌者和受害者,以傾談的形式去了解和處理。除此之外,改善同學之間的關係也能有效防止校園欺凌問題,多鼓勵學生參加班級經營的活動。避免只著眼於規條,在未了解事件原由便向學生貼上負面標籤,急於懲罰學生,此可能令欺凌問題惡化,錯失了教育學生的機會。也要認真看待所有欺凌事件,若然老師低估事件的嚴重性,誤判為學生嬉戲或私人恩怨,那將會令學生對老師失去信任,影響他們對公平和公義的理解。

3. 師生關係和通報機制

除了具勇氣的旁觀者和有教無類的老師之外,一個可信任和保密的通報機制是不可或缺的。老師可以用自己擅長的方式去接觸學生,如日常多與學生談天説地,組織課外活動,相約學生以小組形式午膳等等。師生之間多溝通和互相了解,更客易建立良好和穩固的師生關係。當老師得到學生的信任,學生有事情自然會想起老師,這也是建立處理校園欺凌最重要的機制。

學校管理層對校園欺凌的認識和處理手法,對改善問題也有舉足輕重的影響。若然校方對校園欺凌問題的認知不足,或處理手法傾向「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以校譽為由來淡化事件中涉及校園欺凌的成份,則只會使問題日益加劇。學校是社會縮影,只要按上述三點去拿出勇氣、願意正視問題、不急於默守規條,自然可把爭端消弭於無形。

「決不被霸凌而靜默。決不允許自己成為受害者。不接受別人定義的人生,只由自己來定義。」— 哈維.凡士通

教育心理學家聯盟製圖

教育心理學家聯盟製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