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除了起樓,海洋公園的空間可以如何改革?

2020/6/2 — 16:40

海洋公園(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海洋公園(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疫情之下,海洋公園傳出陷入財政危機的消息。海洋公園自 1977 年開幕至今,是不少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一旦關閉,難免令人感概,而園內 7,000 多隻動物亦會頓失家園。動物有可能流離失所,這彷佛是一個提醒,「海洋公園」這個曾經蜚聲國際的主題樂園,本來以自然保育、推廣環境教育為理念,但近年營運模式愈趨商業化,巿場策略亦轉向集中吸納更多內地訪客,逐漸遠離初衷。在立法會通過撥款救海洋公園的同時,也反映出公園近年的營運模式並不有效,那倒不如嘗試跳出思考框架:若海洋公園真要停業或轉型,對香港是否一件好事?我們有什麼選項?

世界各地其實有不少動物園和主題樂園,因經營問題而關閉,最終變成廢墟,除了偶爾有人潛入歷險拍照,長年丟空實際上浪費了不少空間資源。加拿大溫哥華的史丹利公園(Stanley Park),自 1888 年開幕,一直有部分範圍闢作動物園,把野生動物展示於遊客眼前。一家大小假日到史丹利公園看北極熊,是溫哥華幾代人的集體回憶。直至九十年代,愈來愈多聲音反對野生動物被圈養,史丹利公園在 1994 年溫哥華一次公投之後,關閉所有動物園設施,動物則送至農莊和愛護動物機構等。沒有動物居住的空間和設施,很快被改裝成三文魚養殖場,一方面善用公園已有的設施,發展可持續生態,另一方面保留了溫哥華人的集體回憶。

新西蘭的海洋動物園「海洋世界 Marineland」,多年來同樣圈養了不少海洋野生動物及海豚,2008 年關閉後,保留了舊有水池的弧度和流線,於2013 年改裝成滑板公園。

廣告

而機動遊戲樂園,外國亦有把它轉型和回歸社區的例子。在紐約,有一百年歷史的 Sherman’s Amusement Park 關閉 40 年後,最近業權人把主題樂園捐贈給一個非牟利社區藝術組織,計劃將這裡改變成表演藝術場地和社區公共空間,他說:「我們希望社區裏的人,可以重新享受這個地方」。

至於香港的海洋公園,如今遇上危機,除了起樓之外,改造空間的方法是否可以有更多可能性?政府指半年後會再提出可行方案,趁還未一錘定音之前,我們想到三個重新營造空間的方案:

廣告

1. 如果海洋公園變身本地生產園地?

自工廠大舉北移後,香港製造業幾乎絕迹。海洋公園有沒有可能成為一個復興香港時裝、家品,甚至是食品的生產園地?

2. 如果香港擁有第一個極限運動場地?

除了滑板公園,我們其實可以提供更多空間,在香港推動極限運動。與其拆卸重建,過山車或許可以活化再用?

3.  如果回歸保育自然環境,變成市區露營熱點?

有沒有曾經幻想過,臨關門前找個地方暱藏,然後在海洋公園度過一夜?如果把海洋公園的定位回歸至「環境教育」的初衷,變成巿區中的野生動物園營地,讓小朋友在樹下與動物一起露營,海洋公園大有可能變成最受歡迎的露營熱點﹗

你又有何想法?不妨告訴我們。

文/GUTS吉人吉事

「GUTS吉人吉事」是一個資源分享的創新平台,透過分享外國及本地案例, 推廣地方營造的概念,從日常生活入手,活用城市中的閒置資源及空間。 

FB 見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