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隔離營百態】檢疫人士逃走、痛哭、向醫生扔渠蓋 醫護壓力爆煲:未喊過唔正常

2020/6/29 — 16:0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未喊過同未鬧過人嘅,都唔正常。」這是一名參與新型肺炎檢疫工作的醫護的心聲。

多得香港人注重衛生兼幾乎全民戴口罩,相比全球許多地方,新型肺炎疫情不算嚴重,但過去五個月,面對確診個案逾千,需強制檢疫的人數近萬,衛生署要總動員應付;面對的「場面」,包括多次有病人企圖逃走、高空擲物、打電話叫罵。或許,這些都不算什麼 — 曾經有人向醫生扔坑渠蓋。

抗疫「長闊度」都跟沙士相去甚遠

廣告

香港疫情稍為緩和,衛生署開放鯉魚門渡假村檢疫中心供傳媒採訪,曾參與 03 年沙士檢疫工作的衛生署高級醫生何金惠說,與當年相比,武肺檢疫的「長闊度」相差很遠;沙士檢疫的「時間長度」只有數星期,但新型肺炎的檢疫卻長達數個月;至於「闊度」,2003年的檢疫人數只有十幾人,但這次卻有萬多人。

其他檢疫中心的醫護指出,高峰期有兩班包機先後回港,駿洋村同一時間有 600 名檢疫人士住在同一座,該村的檢疫熱線電話似「交響樂團」不停在響,醫護又需於短時間內收集 600 個深喉唾液樣本,及穿保護衣在大熱天來回上山下山,過程非常辛苦及具挑戰性。

廣告

夫妻相擁直言「想自殺」 檢疫人士最需要精神安撫

衛生署醫生梁麗娟表示,強制檢疫人士來自五湖四海,他們對檢疫中心的期望落差會引發情緒反應,有不少人不理解為何不可以家居檢疫,在電話中狂罵,又見過有人故意高空擲物及向醫生扔坑渠蓋,甚至在見完醫生後擅自打包行李,向其他職員謊稱醫生容許他離開。她印象最深,則要數一名剛做過手術,即將要做化療的男病人,卻突然需接受強制檢疫。在檢疫期間他接收的營養不足,身體虛弱的他與太太在醫生面前相擁,哭訴想自殺。梁麗娟說,面對這些個案,多得民安隊耐心跟病人詳談,再安排合適的餐單及各種起居需要,安撫他們的情緒。民安隊高級行動及訓練主任何永禧亦指,強制檢疫人士有不同宗教及齋戒要求,民安隊要盡量快速準確地安排各人的起居飲食。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衛生署護士長彭鳳儀及護士陳玉端亦認為,比起身體照顧,檢疫人士更需要精神安撫。護士長彭鳳儀分享,曾有三名小孩因爸爸確診而需強制檢疫,由媽媽在檢疫中心照顧,但小孩在中心跳床時撞到頭,需要送到醫療站縫針,最後確診肺炎,心力交瘁的媽媽又要再檢疫 14 天,而期間檢疫人員須持續安慰媽媽才令其順利完全檢疫。另外,曾有濫藥人士的媽媽希望陪同入住檢疫中心,醫生要向其媽媽保證會照顧檢疫人士,才令媽媽稍為安心。

曾經壓力爆煲也會感恩見證抗疫史

病人有壓力,醫護也有,當壓力爆煲時,有醫護會獨自走到角落流淚,又或者自己晚上回家放聲大哭。衛生署主任顧問醫生范婉雯表示,曾經有一段長時間沒有放假,直言自己每日「鬧人鬧好多」,同事都紛紛勸她去食早餐,希望令情緒回復平靜。

檢疫中心的醫護說,回望幾個月前的經歷,仍然百感交雜,但看到檢疫人士留下的感謝信,及與同事互相支持鼓勵,並見證這場香港抗疫歷史,還是很感動、溫暖,相信未來仍會回味這段日子。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香港疫情自 2 月爆發,政府徵用多個地方作檢疫中心,各區曾出現示威遊行反對設立檢疫中心及指定診所,現時仍有三個運作中的檢疫中心,分別為八鄉少年警訊中心、駿洋邨及鯉魚門公園度假村,最高峰時期衛生署共有 5 個檢疫中心同時運作,共動員近 100 名醫生、超過 200 名護士及其他醫療職員進行檢疫工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