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集體回憶不一定只有電視式的逼遷、清拆、重建

2020/10/9 — 15:48

資料圖片:皇都戲院

資料圖片:皇都戲院

香港小小的一個地方,故事有很多。皇后碼頭、九龍寨城、囍帖街,文物保育成本高,有些被清拆,有些被活化得看不見歷史。看見皇都戲院這個話題,2016 年曾被爭議會否面臨清拆危機。

先說說皇都戲院。皇都戲院是本地最古舊的戰後戲院建築,是集體回憶,也是香港娛樂、影業輝煌的歷史。 回想記憶中,文物保育從來不容易。

到底文物是否一定要由政府推動?到底財團、地產家族們又是否一定買地重建?

廣告

新世界鄭志剛今次出手保育皇都戲院,反映保育不一定要由政府去做。這要從香港地產商的背景、香港的現況及投資的角度說起。人人皆知,香港地產商的家族背景。家族營運有好有壞,壞的在以前的 VC 角度文章說得多,但好處則在於以人為本。相比有獨立營運的大公司,家族可以作出像是非理性、有隱含價值的投資。

而香港的現況,與其清拆集體回憶,香港人對文物的重視性愈來愈高。由其帶動的見報機會及輿論,反而可以帶來商機。當然,保育需要一定的成本,聰明的商家把成本轉

廣告

化為收入,形神俱備的保育帶動香港人的情感;短視的商家只懂一味減低成本,最後創造不出甚麼價值。

集體回憶不一定只是回憶,即使走出情感理性來看,歷史賦予了香港獨一無二的價值,只有好好利用,才能衍生出有生氣的未來。

#皇都戲院
#一級歷史建築
#我們像是活在一個如不努力保存便會失去過去的年代
#沒有過去的人和事
#會像在歷史上沒有存在過一樣被抺去
#撐保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