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集體 IQ 低落症

2020/11/28 — 18:52

最近香港新冠肺炎疫情出現大反彈,一天內錄得 61 宗本地確診個案(22 日),政府不敢掉以輕心,迅速在同日宣佈應對措施,其中之一是為鼓勵市民進行檢測,向本地感染確診的市民提供 5,000 元津貼

一位初創企業家聞訊感到怒不可遏,忍不住在群組中發炮,說這不但浪費納稅人金錢、加劇政府財赤、無助抗疫,更糟糕的是,它可能為染疾提供經濟誘因,「鼓勵」一些生活逼人的市民「鋌而走險」尋求感染,以獲取 5,000 元津貼。他認為這措施簡直愚不可及。

朋友對高官們的批評,令我想起十年前(2009 年 12 月底出版)看過大前研一寫的一本書叫《低 IQ 時代》,所講的「如果只看個人,(…)IQ 的確很高,(…),但是集合許多個人成為一個團體後,IQ 就明顯降低」之現象。

廣告

大家都知道,在香港要考上政務官(AO)一點也不容易,學業成績必須非常優秀;而現任高官之中,特首林鄭月娥向有「好打得」外號、局長羅致光擁有達資優程度的智商(IQ 160)……這都不算新聞了,為什麼把許多個聰明人集合起來後,沒有產生 1+1 大於 2 的效果令施政更有效,反而每每推出令人費解的政策?

我想像高官們集體討論出「確診可獲 5,000 元津貼」措施的背景,那就是沒有人敢逆民意主張推行強制檢測,大家就像迴避黑洞吞噬那樣,小心奕奕地不提出與之接近的做法;加上每個政策局都不想有機會孭鑊,結果在各自盤算、右支右絀下達成這個具「創意」的措施。高官們或出於好意,擔心基層若不幸染疫會手停口停,所以用 5,000 元津貼略表心意;但能確保它不會成為基層「搵命搏」的誘因嗎?另一問題是,正在擴大的「跳舞群組」中,恰恰有不少是富人,如退休醫生之類,他們若一旦確診,便穩袋「津貼」5,000 元。對這種「無差別」的津貼,不知高官們討論時可有考慮過市民觀感如何?這有助抗疫嗎?

廣告

回到《低 IQ 時代》一書。在大前眼中,並不是所有官僚都會出現「集體智慧低落」的,比如新加坡就展現了非凡的集體高智慧,這歸功於其強勢的領導和優秀的教育政策(大前如此形容新加坡:「新加坡這個國家的個人能力確實不怎麼樣,但是國家的集體 IQ 卻是出類拔萃的。新加坡發展的模式是少數菁英在前面拉著國家往前走,國民則踏穩腳步緊跟在後頭。」)。此外,同樣為組織,私人企業尤其初創,就比官僚少出現「集體智慧低落」,因為市場競爭太激烈,組織的每個決定都必須準確、每個錯誤都必須得到及時糾正,無法容認「集體低 IQ」,否則一定會在殘酷的市場競爭中被淘汰掉。

相關舊文:政府送你 Apple Watch

大前以十餘萬字縷述「低 IQ 時代」的前因後果,值得有興趣的朋友細讀。我認為本書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訊息,是他提出個人可以憑自己的力量,擺脫社會的集體智慧衰落。大前說,要令自己成為「勝利組」,必須有三大兵器:英語能力、IT 知識、金融素養。而且你還得拒絕思考懶惰,並時刻保持危機感

大前說,「即使國家衰退了,個人還是有無數的方法可以讓自己不跟着衰退。也就是說,我們不要依賴國家,要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這真符合香港人的精神。

 

本文精簡版率先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