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雙城抗疫ㅤ各施各法

2020/3/14 — 12:28

圖片來源:CNA片段截圖

圖片來源:CNA片段截圖

(悶文慎入。下為回港航班上寫下的粗淺印象,趁今日新加坡宣佈新措施,修訂後讓臉書保留。純粹紀錄,無意爭論誰比誰更優。抗疫不是球賽,我希望每一隊都贏。附圖除圖 1 之外,均由新加坡衛生部網站下載。)

今年兩訪獅城,相隔兩月世界已不一樣。年初內地傳聞新沙士再現,家人已準備好一喼口罩,命我帶回香港傍身。六旬漢屬高危一族,Covid-19 病死率高達 4%,而且去得很不爽,絕非川普口中的「只是重感冒」,這趟全程載著兒子張羅的 N95。嚴重缺氧幾個鐘後,迷迷糊糊地通過體溫檢查站,來到樟宜海關櫃枱前,赫然出現一幅完整的人臉。除下口罩和人臉打個招呼,驗過指模,來不及反應,人已入境。

這位疫埠入境職員不是例外。環望四周,除了旅客,無人戴口罩。政府人員以真面目迎客,或者出於禮貌,但其後一週的所見所聞,則完全超出香港人對一個全民抗疫地區的預期和想像。

廣告

為了高島屋頂層的 Kinokuniya 書店,近來喜歡在烏節路區落腳。附近的 Starbucks 是新加坡第一家分店,亦特別喜歡,每日必到。平日這裡已夠熱鬧,週日下午更坐滿溫書和補習的學生,從沒見過口罩。街上遊人談笑甚歡,目測口罩率和香港人無載口罩相若。這區是獅城旺地,據說商場生意最近幾乎回復疫症爆發前的水平。若非無處不在的消毒液,博物館和醫院等場所新增的體溫檢查及登記站,無法聯想當地的「疾病爆發應對系統 Dorscon」自二月初已提升至橙色,僅次於最高的紅色。

新港兩地難兄難弟,抗疫不容有失,但市面氣氛迥異,顯然羅馬之路不止一條,值得花點時間睇真啲。

廣告

香港和新加坡同於 1 月 23 日錄得首宗 Covid-19 確診,抗疫成績亦同樣備受世衞和專家推崇(下圖 1 為證)。特區在累計確診上略勝一籌(3 月 8 號為 115:160),救治上星州領先(病亡 0:3 及出院 58% 對 52%)。兩地疫情均穩受控制,未若歐美韓日多區面臨防疫或醫療系統失守的危機。

圖 1

正當疫情開始全球蔓延,歐美如夢初醒,新加坡人好像已過萬重山,錢照搵,工照開,學照返。旅居當地的家人說,初期搶口罩風潮過後,最近已少人戴口罩。不但顧客不戴,工作人員不戴,廚師、barista 也不戴,連護士也沒全戴。港客滿心疑惑,你哋想自殺?到網頁查看,原來政府明令,“Do not wear mask if you are well”(圖 2),口罩留給病人和醫護。若有喉痛發燒,懷疑中招,先戴上免費領取的一家四個應急口罩,前往附近的「公共衛生防範診所(PHPCs)」或綜合診所看病。

圖 2

圖 2

星州地方比香港還小,二月以來已啟動 800 多家 PHPCs ,由政府補貼醫治呼吸系統小病,老人收費坡幣五元,國民或有居留權者則雙倍;若染上肺炎則轉介到醫院,確診後免費包醫;傷風感冒患者會收到五日缺假紙(leave of absense,是一種比隔離令寬鬆的居家令),痊癒才返工返學。雖然絕無興趣親身驗證,看完這段短片,就替家人放心:求診者先在 PHPCs 門前回答問卷,憑旅遊史及病徵作初步判斷,疑似感染者從獨立通道進入密室,由穿上防護裝備的醫生診治。香港的 PHPCs 則稱為「指定診所」,計劃中有 18 家,兩者的流程和防範規格有分別。

新加坡能貌似從容地應戰,有賴一個經過沙士和 H1N1 考驗、高智理性的抗疫系統。這個自覺生存長受威脅的小國,對阻截病源毫無懸念,迅速斷絕各重疫區來往,設置入境申報和病徵篩查。但小國寡民「手停口停」,不能徹底封關,只能依靠嚴密的隔離及居家法令,保證居民、海外勞工及遊客安全入境,不會傳播病毒。政府甚至認為,即使世衞將疫情提升至大流行級別,只要未在新加坡廣泛傳播,DORSCON 不會升級至紅。在目前的橙級階段,國民仍未需要避開人多的場合,亦未全面實施減少社交人流密度(social distancing,如停課及關閉公共活動場所)措施(圖 3),盡量讓企業和僱主維持運作,國民繼續消費,如常生活。總理李顯龍上週未更專程到 Bird Park 遊玩,提倡以 “staycation”(stay-vacation)支持從沒關閉過的主題公園等本地旅遊場地。北望處境不同的香港,海洋公園自 1 月 29 號起關閉,重開無期,演藝場館亦如是,運動場地及博物館等亦全部封閉至本週才局部重開。相對之下,新加坡的防疫措施深耕細作,無必要不會「去到盡」。兒子日前問我,同樓有人確診,公司如何應對。看新加坡部勞工部的抗疫指示,果真藝高人膽大:「若無持續和近距離的接觸,不需要整棟或整層徹走……」

圖 3

圖 3

膽敢中門大開,新加坡的第二道防線是一個細密的接觸追蹤(contact tracing)系統,有信心找出並圍堵每一個病毒傳播鏈。除了入境申報之外,這次行程我和家人去過醫院、美術館以及高級餐廳,都要通過體溫檢查以及提供聯絡資料。據牛津大學團隊 3 月 6 號發表的總結性評論《各國的緩解措施如何改變 Covid-19 疫情發展》,接觸追蹤系統要覆蓋 70% 以上才能有效,平均每個病例要跟進 35 個接觸線索,是一項龐大而精密的工作 [1]。目前為止,衛生部和警察聯手追蹤了曾與 160 個確診者親密接觸的 3,600 多人,當中 1/6 需要隔離,只有 17 宗確診未能追溯到外國或本地疫區,證明新加坡的追蹤系統應付 Covid-19 綽綽有餘。可惜,其它地區很難效尤。

獅城抗疫戰第三大防線是社群及個人分工負責 [2]。個人衞生固然重要,不傳播假消息,不搶購口罩糧食等等都由政府重點強調。昨日最新發佈中,衛生處批評 “socially irresponsible” 行為,指 160 宗病例有 35 宗病發後沒有立刻遠離他人,亦沒有盡早求醫;22% 甚至繼續工作,或如常作息。以兩個密集爆發案為例,一家科技公司 14 宗當中 3 位身體不適沒請假,感染 4 位同事。另一私人宴會一位來賓不適傳染 18 人,其中 10 人感染後不適但如常作息工作,導致 17 宗宴會外的確診。

優越的醫療系統,加上阻截外來病毒、追蹤傳播鏈、全民分工三道防線,讓新加坡有信心控制疫情,不必實行全面 social distancing,減少經濟損失和對社會的衝擊,因為 social distancing 不但代價巨大,更不可「半桶水」。據上面提及的論文,Covid-19 的傳染力比流感更高(1 人可傳 2.5 人),提高社交距離的措施必須能將其傳播減少 6 成,才能有效地對抗,所付的經濟代價很大。新加坡努力以局部和精準的措施減少人與人的觸,著重保護高齡和身患危疾的群體。我逗留不過數天,當然無法深入民間,只能從官方疫情專頁上,看到政府對各行各業發出種種詳細指引,要求企業和民眾分工合作,負起公民責任,聯手減低疫情對經濟民生的打擊。官員特別解釋,是否停課是一個困難的決定,但考慮到學校的環境比家居更潔淨,以及對家長工作的影響,決定不停課。

疫症來勢兇兇,工照返錢照搵當然要準備付出代價。新加坡上週至今(3 月 9 日)一連 4 天錄得 42 宗確診,總數由 112 急升至 160,抛離香港,新增病例大半來自上面提及的私人宴會集體感染。一度有點擔心,若疫情告急,會否滯留星州,或回港被隔離。但新加坡似乎處之泰然,公佈新增個案時未見呼籲「加強」甚麼。看追蹤紀錄,確診個案大部份來自三數個集體感染場合,其它零星病例亦有跡可尋,亦非指數式增長,未算失控,暫可放心。

新加坡人表面寬鬆的抗疫策略是兵行險著,既不容有失,亦不能嚴重損害經濟,難度和風險都可能更高。我對新加坡認識膚淺,但這一年來逗留過不少日子,做過點功課。香港和新加坡最大的分野,是人民和政府之間的互信,由此衍生出截然不同的抗疫策略以及個人行為。東亞州各國從沙士一路走來,今次有備而戰,南韓不好運,開局失敗,但其後迅速應變,以大規模測試控制疫情,現時峰頂相信已過;日本面臨奧運改期的決擇舉棋不定,但仍未失控;香港政府失信於民,無法仿效新加坡,有幸港人以無比決心自救;眾小龍當中,台灣成績目前最好,世衛少有或未曾高度讚揚,亦被國際傳媒忽略(如以上圖 1,不見台灣)。

後記:

3 月 11 日,世衛宣佈 Covid-19 疫情升級至大流行。同日總理李顯龍分別以英語、華語及馬來語發言(以下引述為作者的英譯),重申隨著全球多區疫情爆發,將會有更多外來病例傳入,不會短期內減緩,可能要一年或更長間才會消失,呼籲國民做好基本防疫,準備長期作戰,特別要求宗教領䄂調節集會形式;若大爆發不能避免,醫院不可能隔離全部病人,佔 8 成的輕症病人將要回家休養,醫護人員全力救治高危病人,將病亡減至最低;並調配全國病床,以應付大量 Covid-19 之餘,仍有足夠醫療能力照顧其它病人……公佈抗疫和經濟對䇿後,李顯龍強調,「疫情在新加坡仍受控制。我們不會將 DORSCON 升至紅級,不會以中國、南韓或意大利的方式鎖城。我們已計劃好,並即將試驗更嚴厲的措施,讓新加坡人有需要時隨時實行。」

演說尾聲,總理不忘再提口罩:「政府的計劃一直公開和透明。所以當我們呼籲有病才載口罩,或不要擔心超市缺貨,人民願意接受我們的保證,並改變態度。我感激多數能冷靜和負責任地面對疫情的新加坡人。多謝你的信任和支持。」隨後,衛生部今日宣佈新一輪防疫措施,包括增加對歐洲多國施禁,任何旅客一旦驗出病徵無論 Covid-19 測試如何均需居家隔離 14 天,禁止郵輪靠岸,250 人以上的文化運動娛樂活動取消或延期等等,並進一步加強 social distansing,但無需全面關閉設施。衛生部發言人:「我們只能進一步收緊關卡,但不能封鎖邊界,我們需要能長期持續的措施,讓人民生活。」

 

伸延閱讀:
1. 宇文軒,〈新加坡戰疫策略的秘密 — 精英技術官僚和科學的勝利〉,《明報》2020 年 3 月 8 日。
2. 黃裕舜,〈論新加坡模式的成功之道〉,《信報》2020 年 2 月 24 日。

註:
1. Roy M Anderson, Hans Heesterbeek, Don Klinkenberg, T Déirdre Hollingsworth. “How will country-based mitigation measures influence the course of the COVID-19 epidemic?”Lancet. March 6, 2020.
2. “Multiple lines of defence to guard against local spread of COVID-19”. Singapore Government Agency Website. 25 Feb 2020.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