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山灣中心逾廿羈留者已絕食一周 抗議無限期羈留

2020/7/5 — 16:21

【1810 更新:入境處回應】

用以羈留待遣返人士的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CIC),早前被揭涉嫌對羈留者作不人道對待。目前逾二十名羈留人士不滿遭入境處無限期拘留,發起絕食抗議,至今日(5日)已達一星期。「CIC 關注組」今日聯同絕食者親友,以及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張超雄等數十人到中心外拉起橫額聲援,要求入境處放人。入境處傍晚回覆《立場新聞》查詢,則指至今共有 28 人絕食,處方正密切留意他們的健康狀況,並作出勸喻,又與他們會面解釋繼續羈留的原因。

青山灣入境處中心羈留者絕食第七日,支持者、親友及立法會議員到中心外抗議聲援

青山灣入境處中心羈留者絕食第七日,支持者、親友及立法會議員到中心外抗議聲援

廣告

入境處從不解釋為何長期羈留

廣告

據「CIC 關注組」稱,22 名絕食人士全為男性,分別來自印度、巴基斯坦、拉丁美洲、斯理蘭卡和非洲等地。他們由本周一(29 日)開始絕食,期間只飲用少量食水,至今已絕食七天,抗議無限期羈留。

當中一名絕食者為近 50 歲的印度人 Harjang Singh 於 1996 年來港,其後因簽證問題逾期居留,被羈留在 CIC 已兩年,今日他的妻子和親友到場抗議。他在港出生的印度朋友力加星表示,已不斷尋求律師和外界幫手但不果,日前探望時發現 Harjang Singh 膝患發炎嚴重,絕食七日後身體情況日差,希望入境處盡快釋放,並回覆為何將他長期羈留:「我識佢好耐、好好人,佢 80 歲阿媽經常打俾我,喊住咁問我,個仔幾時可以放出來,入境處應該至少講點解唔畀佢出來。動物囚兩年都死啦,何況係人?」

今日到場聲援的錫克教男子 Happy(化名),2012 年亦曾被羈留於 CIC,被關 9 個月後仍不知道何時釋放,他遂與四名羈留者,即合共三名印度人及兩名巴基斯坦人絕食要求釋放,並抗議中心內食物醫藥等安排惡劣。他們共進行 74 日絕食,期間被禁止向外間致電,也無人能探望。當時有中心主管說他們身體太弱,等好返才作決定,他指最後他們身體太虛弱而停止絕食,數月後他們便被釋放。Happy 指,對今時今日仍有人要絕食明志感到難過,他指自己當時感到絕望無力,無了期羈留對他精神上的虐待,「我知道他們的痛苦,他們也是人,不應遭如此對待」。

聲援者大力揮手高喊「We'll wait for you here」

「CIC關注組」指,於 2000、2006、2008、2009、2017、2018年,入境處羈留人士都曾發起同類絕食行動,不過當時公眾所知不多,今次是首次有關注團體發起聲援行動。

今日聲援人士去到青山灣中心對面、近咖啡灣海灘的停車場,該處是羈留者能從窗口看到親友揮手的唯一位置。他們一行數十人向中心大力揮手,高喊「We'll wait for you here」、「Come home now」,又唱起《We shall overcome》。

經常探望 CIC 羈留者及家人的「甘仔神父」甘浩望,批評入境處不重視人權、只重視規矩,「唔好睇規矩,睇啲人啦!做呢啲工作要關心人㗎!」甘浩望又提到有些人被囚數年之久,例如早前《立場新聞》曾報道,未成年時犯下謀殺罪的越南船民武文雄,經董建華發落後判監 29 年,本於 2016 年出獄,因在囚期間錯過申請居港機會,入境處擬將他遣返,結果一出獄就被囚於 CIC ,至今年 8 月已經四年

青山灣入境處中心羈留者絕食第七日,支持者、親友及立法會議員到中心外抗議聲援

青山灣入境處中心羈留者絕食第七日,支持者、親友及立法會議員到中心外抗議聲援

絕食一周 入境處卻音訊全無

去年曾於赤柱服刑的立法會議員邵家臻稱,在獄中很多外藉囚友指 CIC 為「地獄」,寧可留在赤柱也不去那裡。他與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及朱凱廸獲悉事件後,已去信入境處處長查詢,及要求緊急巡視 CIC, 他指此事是「人命關天」,但一周以來入境處卻音訊全無,「明明就是絕食,入境處偏要話係『拒絕領取膳食』...我唔明人命當前,點解可以咁冷血、冷漠,係咪以為冷處理就可解決?」

張超雄指,大多數被羈留者是因戰亂、宗教或政治原因來港尋求庇護,誰知在此卻有如被囚終身,而他們是在沒有犯法之下被長期拘留。中心也不如獄中有工作放風等安排,每人四五十人擠在所謂活動房打發時間。他指入境處如此無限期羈留,已違反聯合國指引列明羈留必須設有限期的規定,要求立即釋放並停止無限期羈留,「這情況不應持續到永遠,這是不人道的對待」

印裔社工:香港社會進步竟然無人權

土生土長香港首位印裔社工、將參與民主派九龍西初選的 Jeffrey Andrews 也有到場聲援,他指過去十多年曾協助約 200 宗難民申請個案,有不少人被拘留兩三年,他批評入境處欠缺透明度和問責機制,被羈留人士不知被囚多久,也沒人知道裡面發生什麼事,「香港是應該繼續進步、訂下世界上最好的示範,點解依家連人權都無,我希望入境處能夠畀個交代」。

青山灣中心的前身,是設於域多利監獄的羈留中心,其後 CIC 於 2005年中啟用,首五年由懲教署代為暫管,至 2010 年 4 月入境事務處正式接手管理,主要羈留需要被遣返人士。 羈留者均在等候離港或被批「行街紙」,但等候時間由數天至數年不等。

《立場新聞》曾報道,多位前度羈留女性指中心環境惡劣,受到不人道對待,有人全身赤裸被多名女入境處人員,以膝壓著在地搜身致受傷;又有人稱因診所醫藥不足,導致其被駁回的斷指壞死。為居港同鄉報道「反送中」運動的印尼移工 Yuli Riswati,去年年底遭入境處以工作簽證逾期未續為由,在中心拘留 28 日後被遣返印尼,她曾哭訴羈留期間受到不人道對待,作為穆斯林女性卻被安排由男醫生作裸體檢查等。

印裔社工安德里 Jeffrey Andrews 指,香港社會進步竟然無人權

印裔社工安德里 Jeffrey Andrews 指,香港社會進步竟然無人權

入境處回覆:共有 28 人絕食  正密切留意健康狀況

入境處回覆《立場新聞》查詢,表示 CIC 對被羈留人士的安排,均是根據《入境(被羈留者的待遇)令》(香港法例第115E章)的相關規定而實施,以確保他們獲公正妥善待遇。至周日(5日)CIC 內有 28 名被羈留人士拒絕領取膳食。事件發生後,入境處人員一直密切留意有關人士的健康狀況,當值醫生為他們作檢查,至今沒有被羈留者表示不適,大致情緒穩定。同時,入境處人員已勸喻相關人士,提供輔導服務,並與他們會面,解釋繼續羈留的原因及其個案最新進展。

入境處又指,進行絕食人士當中,大部份涉及嚴重或暴力罪行等不良犯罪記錄而需被遞解離境的人士,認為潛逃或再次干犯的風險較高,而各人的羈留時間長是視乎個案情況及相關變化而定,不能一概而論,處方指 28 名人士當中没有人被羈留超過兩年。任何被羈留人士若對羈留決定不滿,均可向法院提出申訴,部份絕食人士曾向法院提出申訴要求終止羈留,惟申訴均被駁回。入境處稱,會繼續按現行羈留政策,適時覆檢每宗個案。

處方又指, 政府根據法院訂立的相關法律原則,包括普通法的 「Hardial Singh 原則」制訂羈留政策。入境處按有關政策,考慮相關因素及個別個案,以決定是否羈留個別人士。入境處並會按現行機制,就每宗羈留個案作定期及適時覆檢,以決定是否繼續羈留,並會書面通知有關人士覆檢的結果及理據,及與其進行會面解釋相關情況。

入境處會就個別個案的情況作出考慮,包括個案正等候的相關程序,能否在合理時間內完成、有關人士是否曾犯嚴重罪行,會否對社會構成威脅或帶來治安上的風險,以及是否有機會潛逃或再次干犯罪行等。

2014 年,終審法院在一宗司法覆核案中裁定,入境處處長在行使上述權力羈留非法入境者時,必須遵守普通法的「Hardial Singh原則」,即是若入境處不能在合理時間內完成遣返或審核聲請程序,處方不能長期羈留非法入境者。

青山灣入境處中心羈留者絕食第七日,支持者、親友及立法會議員到中心外抗議聲援

青山灣入境處中心羈留者絕食第七日,支持者、親友及立法會議員到中心外抗議聲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