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山灣絕食行動第 100 日 被羈留者:會為獲釋棄性命 30 多人燭光聲援

2020/10/7 — 1:15

2020 年 10 月 6 日晚,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羈留者絕食第 100 天,團體發起聲援行動。

2020 年 10 月 6 日晚,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羈留者絕食第 100 天,團體發起聲援行動。

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下稱 CIC)羈留者因不滿不人道對待,發起絕食踏入第一百日,為有紀錄以來最長。行動高峰期達 28 人參與,至今仍有 7 人堅持,最多消瘦 26 公斤,矢志以死換取一紙「行街紙」的自由。今晚八時,CIC 關注組在中心對出發起聲援行動,三十多人參與,包括絕食者家屬、屯門區議員巫堃泰、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及張超雄。他們手持燭光,又唱歌,又大叫口號如「Freedom now!」眾多羈留人士遙遙揮手回應,高呼和應。關注組成員 Anna 指,中秋剛過去,願行動為無法與家人團圓的羈留人士帶來一點希望。

據關注組統計,CIC 中 28 名曾絕食羈留人士中,僅 5 人獲釋,八月中有 15 人堅持絕食,持續至今剩 7 人,當中有 2 人要求服用醫院處方藥物不遂,Anna 指希望入境處「即時地、人道地提供協助」。

2020 年 10 月 6 日晚,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羈留者絕食第 100 天,團體發起聲援行動。

2020 年 10 月 6 日晚,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羈留者絕食第 100 天,團體發起聲援行動。

廣告

《立場》記者今日到 CIC 採訪四名被羈留人士,他們現時均身處四樓醫療層,以四人及三人分隔在兩間房內,靠喝超甜奶茶及水維生,今日再有一人因身體抱恙被送至醫院。受訪絕食者均表示體重下跌約十來至二十公斤,身體各處亦出現不同程度的疼痛,普遍「踎低起身見頭暈」,眼前發黑,更有約兩人因體弱時而意識不清,時而清醒。他們又指,中心晚上燈僅關掉一半,因此無法入睡,形容處方「精神折磨」。他們稱,每天只獲二至三十分鐘到有蓋操場的放風時間,若下雨,則被迫留在同一房中 24 小時。

廣告

被羈留者:為獲保釋可棄性命

八月中,《蘋果》報道,絕食者之一 Vikramjeet Singh 曾被約十名入境處職員拖到暗角毆打。他受訪指,至今傷痕雖褪,但背部仍因被踢打而疼痛。他的膀胱會在小便時劇痛。轉到 CIC 前的四至五年,他在獄中一直獲醫院發放處方藥物,需每日服用,但到了 CIC 則被扣起,只能每周服用一次。由於小便疼痛,他現在每天只敢喝一杯水。

被羈留 15 個月的釋囚 Mohamad Zamir 則消瘦超過二十公斤,把「孖煙囪」提高至腰,褲子鬆垮垮,跌至胯間。他表示希望獲發「行街紙」保釋,因為監獄尚可打長途電話,但到了 CIC ,因身上無錢,負擔不起長途電話卡,他已有一年多無法與父母直接通話。至於釋囚 Shaikh Afzal 滯留 CIC 半年,同樣消瘦二十公斤,行動因腰部疼痛遲緩,指羈留為二次懲罰,「自由與生命之間,你會點選擇呢?我會為了保釋放棄生命,人人都值得一個機會。」

2020 年 10 月 6 日晚,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羈留者絕食第 100 天,團體發起聲援行動。左起為邵家臻、張超雄

2020 年 10 月 6 日晚,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羈留者絕食第 100 天,團體發起聲援行動。左起為邵家臻、張超雄

張超雄:人道危機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以「人道危機」形容事件。他指入境處僅釋放部份絕食者,有職員「話畀四個聽有機會放,剩返七個(絕食)」,令個案堅決以死明志。他非常擔心會「搞出人命」。他又稱,絕食者最多消瘦 26 公斤,「訓唔到硬床骨哽住,主管都話會畀床褥」。張超雄認為,有個案居港多年,「除非一放出嚟,好肯定對社區造成危險」,或者潛逃,否則處方應盡早釋放他們,「點都講唔通,就算驚走咗,都有好多技術,外國都用孟晚舟嗰啲(電子)腳鐐啦」。

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曾三次到訪 CIC,見證絕食者「以死決心爭生存嘅權力」,憂慮激進化,會鬧出人命。對於被羈留者至今堅持百日,他指心情「好痛」,為「公職四年最不忍卒睹場面」。他由絕食首周開始跟進,指初時處方態度「開頭友善、禮貌」,更承諾會改善鼠蚊患等問題,但在八月中,隨入境處發聲明譴責傳媒有關報導後,處方態度突變強硬。他指,絕食事件在 CIC 一再重複發生,反映「入境處冇自我更新能力」,任由問題日積月累,表示會堅持要求處方公開數年前曾允諾公佈的 CIC 職員手冊。

2020 年 10 月 6 日晚,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羈留者絕食第 100 天,團體發起聲援行動。圖為屯門區議員巫堃泰

2020 年 10 月 6 日晚,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羈留者絕食第 100 天,團體發起聲援行動。圖為屯門區議員巫堃泰

昨日(10 月 5 日),屯門區議會舉行會議,民主派提出關注 CIC 絕食事件,屯門民政事務專員馮雅慧指議程不符《區議會條例》為由,拉隊離場。曾多次前來聲援行動的巫堃泰對此表示不滿,每晚巡區,均聽見CIC 傳出呼叫聲,認為 CIC 位於屯門,出於人道立場,有權詢問:「想點呢?係咪呢一塊地就唔係屯門呢?」他又指,若搞出人命,會向入境處問責。

關注組義工:社會氣氛令港人明白羈留很切身

收工後趕來聲援、手持燭光的張小姐,是 CIC 關注組義工,曾三次探訪絕食者,見證對方因非人道待遇有多絕望,即使有多虛弱,但知道外面有人支援,仍「好多謝好appreciate」。她心情複雜,一方面不希望對方狀態更差,一方面又願意支援,「我估社會氣氛,令大家明白無限期羈留好切身,有 12 位義士在大陸。」Anna 亦指,關注組會「尊重每一個羈留者對自己嘅決定」,即使不再絕食,亦會一直支援到底。

位於青山灣的入境事務中心於 2005 年落成,專門羈留懷疑需被遣返,或等候遣返的違反入境條例人士,容量為 400人 ,曾多次爆發絕食事件。今晚甘浩望神父今晚將留守 CIC,進行十二小時的聲援行動。

CIC 關注組成員 Anna

CIC 關注組成員 Anna

關注組義工張小姐

關注組義工張小姐

2020 年 10 月 6 日晚,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羈留者絕食第 100 天,團體發起聲援行動。

2020 年 10 月 6 日晚,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羈留者絕食第 100 天,團體發起聲援行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