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山灣羈留者絕食逾月 對窗揮白毛巾高呼「自由」 神父擬絕食聲援

2020/8/2 — 14:16

被外界稱為「黑獄」的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CIC),6 月 29 日起有廿多名羈留人士抗議無限期羈留,至今有 14 人絕食已逾一個月。一直關注事件的「甘仔」甘浩望神父將由今日 (2日)開始進行 50 小時絕食行動聲援羈留人士,CIC 關注組亦要求入境處停止無限期關柙。

今早 8 時許, CIC 關注組成員及絕食者親友到中心對面的停車場,該處面對著羈留者囚室。一眾聲援人士趁羈留者要離房到活動室前,拉開展示數十餘呎長、黑底白紙寫上「FREEDOM NOW」的橫額,大力揮舞雨傘及衫,高叫「Freedom now! Release them now! We can hear you!」羈留者聽到後,紛紛在窗口大叫「Freedom!」回應,又從鐵窗揮舞 T 裇及白毛巾,叫聲此起彼落逾半小時。

廣告

甘浩望:盼絕食聲援引公眾關注

72 歲的甘仔神父表示,十多位 CIC 絕食者仍堅持未有放棄,所以周五決定進行絕食以示聲援,並引起公眾關注,他認為政府不能 CIC 的情況坐視不理。

廣告

過去數十年,他曾為爭取社會公義絕食逾廿次,包括 1999 年 12 月底在青山灣中心前身、中環域多利監獄羈留中心外絕食 10 日,聲援被拘柙在該監獄,共 50 名爭取居港權人士的子女。當年在外約 200 名家長等人接力絕食抗議,其後被羈留的 50 人均獲釋放。

甘浩望

甘浩望

其中一名 CIC 內的絕食者、近 50 歲的印度人 Harjang Singh 於 1996 年來港,其後因簽證問題逾期居留,在 CIC 被羈留已兩年。他在港出生的印度朋友力加星,在錫克廟認識他已廿年,他指希望入境處盡快釋放 Harjang Singh,指對方已絕食一個月,身體情緒大受影響,「狗被困兩年都會癲,何况係人? 我擔心佢遲早出事。入境處一直唔肯答點解唔畀佢出來,如果有人出事,入境處要負責」。

Harjang Singh 另一位到場聲援的印度人朋友 Happy(化名)指,2012 年亦曾被囚 CIC 9 個月,感到被無止境地羈留,遂與其他人絕食抗議,他們共絕食了 74 日。他透露自己的體重由 70公斤下降至 56 公斤,每暈只飲水和奶茶,指入境處「根本不理我們死活」,當年絕食外間無人知悉,最後因身體太虛弱而停止,其後他們在一兩個月後獲釋。

關注組:絕食者態度堅定

Happy 指今日叫口號時,聽到羈留者的大聲回應感到開心,至少讓他們感到有人支持,「我曾被囚在裡面,明白似無人能幫助到我的感受」。

關注組成員阿魚表示,行動是為了讓絕食者和羈留人士知道,外界有人關注支持,希望分擔他們被無限期羈留的痛苦。她指,入境處把其中 5 人搬到醫院兩間病房以作分隔,病房沒床、只有毛氈枕頭,房燈更是長開,絕食者認為將他們囚在醫院分開,是作為他們進行絕食的懲罰。她指昨日探望其中一位絕食者時,他手蓋在胸上,說「I feel hope」,態度反而比絕食初期更堅定。

即使入境處或不作理會,阿魚稱也會繼續聲援他們,「他們何時能放也不知,至少與他們行一段路,直至他們獲得自由…將心比已,我有朝一日絕食,也希望有人陪伴、聽到我的聲音」。

CIC 於 2005年中啟用,首五年由懲教署代為暫管,直至 2010 年 4 月入境事務處管理才正式接手管理,主要羈留需要被遣返人士。 羈留者均在等候離港或被批「行街紙」,但等候時間由數天至數年不等。

關注組指,CIC 於 2000、2006、2008、2009、2017及2018年,均有羈留人士發起絕食行動,不過當時不為公眾所知,今次始於 6 月 29 日的絕食,是CIC 絕食行動首次有關注團體發起聲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