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華語學生教育政策抱殘守缺 前線教師壓力爆棚又有誰包容

2020/3/17 — 12:58

少數族裔學生(香港電台影片截圖)

少數族裔學生(香港電台影片截圖)

平機會一月中發表《香港主流學校教育少數族裔學生所面對的挑戰之研究》,說法與融樂會一直以來的倡議吻合:教育局現行教授非華語學生的「中文作為第二語言學習架構」不切實際、教師培訓空談理論。雖是舊酒新瓶,仍不啻賞了教育局狠狠一巴掌。

「第二語言學習架構」、「加強教授非華語學生中文的有效性」教師培訓課程,是教育局一直聲言行之有效的兩大非華語學生中文教育政策。教育局在立法會上、與融樂會的通信文件中,不止一次強調相關政策足以「作為課程文件」,亦謂教師對培訓「相當滿意」,無意改善。

不過,數字明擺在眼前:在 2018 學年,仍然有高達 69% 的高中非華語同學被安排報考相等於主流小一、二程度的綜合中等教育證書(GCSE)、及國際普通中學教育文憑(IGCSE)中國語文科考試;同時,在 1,206 位報考中學文憑試中國語文科的非華語同學中,只得 14 位考獲第三級或以上的成績。而當年全港考獲 3 或以上的同學,共佔全體考生約 57%。如果過去幾年的非華語學生教育政策真有作為,數字豈會如此難看?

廣告

要理解何以只得 1% 的非華語同學滿足到文憑試中文科的大學取錄最低要求,須先了解現行非華語的中文教育政策為人詬病之處。

形象化地說,教育局的「教師培訓課程」和「第二語言學習架構」與周星馳電影《國產凌凌柒》的達聞西博士和他的「攞你命三千」無異。平機會報告提及,「(有老師)遇過教育局提供的複修課程的導師,竟從沒有教導過非華語生的經驗,讓參加者大為失望,亦感到浪費時間」,這不就是實戰經驗欠奉,卻愛侃侃而談的聞西嗎?而「第二語言學習架構」,有受訪校長表示「(學習架構)只是將華語生的學習內容拆成小步,這並不合乎普遍非華語生的學習進度,亦不符合第二語言學生的學習特徵和進程」。可見架構不過將現成課程斬件,漠視了現行的中文課程預設了所有學生以中文為母語,非華語學生無所適從之病。箇中精神,又豈非與「攞你命三千」有異曲同工之妙?

廣告

平機會報告之前,融樂會與業界已一直倡議,在沒有合適和充足的「中文作為第二語言」課程、配套及支援下,要求非華語生在一個為母語為中文的學生而設計的主流中文課程下學習,並達至主流中文程度,可謂緣木求魚。但同時,因語言或種族背景不一,就被安排一個較淺易的課程,或降低對其中文能力的要求,亦只會延續少數族裔因語言障礙未能融入香港社會的困境。

因此,教育局停止抱殘守缺,設立完整的「中文作為第二語言課程及政策」,包括設立階段學習目標、師資要求及培訓、提供評估工具和教材,以助非華語學生順利銜接主流中文水平,並支援以中文為教學語言的非語文科目,乃刻不容緩。

新一年文憑試即將來臨,又一代的非華語同學即將拿著「攞你命三千」步上戰場,為學生的備戰的老師們壓力依舊爆棚。融樂會要向教育局喊話:業界、持份者的意見早在眼前,偏聽則不明,問題不會因粉飾太平而消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