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圓規】通州街公園露宿者 家當遭淋濕吹走 社協促康文署派防水袋

熱帶氣旋「圓規」襲港,本港自上周「獅子山」後不足三日再度掛起八號風球。狂風暴雨下,通州街無家者的家當被淋濕或吹走。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衛東促政府落實無家者友善政策,例如為露宿公園的無家者派發防水袋,庇護中心改善衛生,並為無家者提供熱飯等。

通州街公園是區內無家者聚集點,隨着政府近年打擊無家者聚居的通州街天橋底、疫情下封閉附近球場看台等,公園內的無家者數字有上升趨勢,社協估計現時該處有近百名露宿者。

4+

稱庇護中心衛生欠佳 寧願留公園 安叔:用體溫瞓乾撻地

天文台在昨日下午 5 時 20 分掛起八號風球,部分無家者到附近南昌社區中心的臨時庇護中心暫避。但 80 歲的安叔沒有去,他解釋,該庇護中心人流複雜,常有盜竊發生,兼衛生欠佳,長期有異味,「都無乜人想去瞓,連我喺呢度瞓嘅人都唔想去。」

安叔的「床位」在公園四個相連凉亭的走道處,除頭頂的簷蓬,四面皆沒有可依靠的地方。他自昨晚起一直留守原地,八號風球下,連風帶雨,他在附近撿來大塊厚膠膜鋪在地上、遮蔽身體,抱緊一把傘躺着,「濕晒都無辦法,瞓唔到都要瞓,唔係去邊度瞓?」

他說,今早起身已頭痛,感到忽冷忽熱,大風還吹走了他的一些衣物和藥物,最後得以尋回部分。他不敢離開公園,「驚蕩失路」。家當全濕,他說現時身上衣物已「著乾咗」,其他物品只好「由得佢哋自然乾,瞓乾撻地囉,用個人嘅體溫。」

「颱風嚟咗就嚟咗,全世界都要受呢個災難。」安叔只等好天時可晾乾睡袋,和希望政府可考慮發放津貼,並容讓無家者有沖涼洗頭的地方。

床鋪被淋濕 三人共用卡板過夜

與安叔相隔約二十米處,68 歲的周生和朋友鄒生、陳生三人正坐在一塊約四乘六呎的木卡板上聊天。卡板上隨意鋪著幾塊薄布、一小塊墊褥,就是三個男人今夜的「容身」之處。因為八號風球生效期間,三人選擇到庇護中心暫避,但家當無法帶去,到今日「落波」後回來,本來用來睡的床墊已濕透,正豎起晾在一旁,其他物品被吹走不少,餘下的東西也已濕透。三人只剩下一旁卡板,難以同時平躺,三人表示,有心理準備今晚要「傾天光」,「左郁右郁囉,瞓就瞓唔到㗎啦」。

鄒生也表示,臨時庇護中心保安較差,常有人盜竊,睡覺時要把隨身背包塞到衣服裡攬實。周生對打風感無奈,「辛苦緊係辛苦啦,天災嚟嘅。」八號風球已撤下,離開庇護中心回到公園,惟有過了今晚再算,明日再找物資張羅「床鋪」。

吳衛東倡參考台北為無家者登記 提供防水袋

一向關注無家者議題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衛東表示,碰上打風落雨等惡劣天氣,無家者可謂「無處可逃,就算有瓦遮頭,撇埋來都係濕晒。」而且無家者抗拒去庇護中心,因擔心小偷,中心沒有設施供無家者暫放物品;加上衛生欠佳,有無家者反映庇護中心有異味,人流複雜,及只有提供杯麵,沒有熱飯等。

吳衛東續說,上述原因均令無家者抗拒到庇護中心,留守公園結果就是濕透,如果生病就要召白車入院,增加社會成本。他認為,政府的庇護中心應改良其服務,「(應)有儲物櫃,起碼感覺安全啲先。」他亦建議,政府可參考台灣做法,為公園中的無家者作登記,提供防水袋存放私人物品,日間純一擺放,較整齊及美觀,形容是「三贏」局面,「你擺個袋,露宿者物品唔會咁易唔見,防水,社區又可能接納多啲。」

吳衛東指,根據社署的登記數字,本港無家者數目由 2014 年的 780 個,上升至 2021 年 6 月底的 1562 個,增加近一倍。政府有必要盡快落實無家者友善政策,如增加臨時宿位、預留部分社會房屋等。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