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食肆禁堂食令今生效 速遞員、上班族、地盤工、情侶烈日下街頭開餐

2020/7/29 — 15:25

食肆全日禁堂食措施今生效,一眾打工仔午餐必須外賣,不可以在辦公室用餐的人,就被迫在街頭進食,包括不少基層工人如速遞員、地盤工、清潔工;港九搭棚同敬工會理事長何炳德今日於電台受訪時形容,工友日曬雨淋,「很渴望中午食飯時可以去茶餐廳、涼一涼冷氣」,質疑政府官員制訂政策忽視市民感受,「我想請有關高官,嘗試曬咗一朝之後,拎住飯盒企係路邊,一邊曬一邊食,等佢感受吓。」

在商廈林立的觀塘區,午飯時分街上隨處可見手提外賣的人。炎熱天氣下,大部分街上的食肆門口均有人輪候外賣,apm 商場內則十分冷清,在廁所做清潔的工友指,過去部分同事會選擇出外食飯,如今唯有外賣或帶飯回休息室食,認為休息室空間足夠。

平時食飯時間很旺場的 APM 商場變得很冷清。

平時食飯時間很旺場的 APM 商場變得很冷清。

廣告

很多人則選擇到駿業街公園一帶「開餐」。

廣告

「緊係唔 OK 啦,熱死辣辣」,在附近工程公司上班的胡先生不滿,「對政府完全失望,最失敗係畀啲人入來又唔檢疫,搞到依家咁。」他認為,禁堂食令比禁足令更麻煩,「搞到啲鋪頭唔開又唔係,開又死晒」,他跟同事食的兩餸飯,就是買自附近街市的熟食中心,胡先生光顧多年,不忍疫情下食肆愈來愈難捱,因此即使禁堂食也繼續光顧,「當係支持,如果唔係真係寧願唔食。」

地盤工 Mush 獨自食飯,他認為公園比起餐廳更安全、衛生。速遞員向太和同事選擇麵包、蛋撻等果腹,「食嘢好閒啫,食咩都無所謂」,但她認為新措施「無乜影響」,「無得嘆冷氣啫,呢度有蔭,吹下自然風,我哋呢啲慣晒」,她指,如果下雨會找停車場進食,「大家合作下,希望疫情快啲完」。

清潔員:搞成今日咁,都係政府做得唔好把關

李小姐是尖沙咀一帶寫字樓的清潔員,全日禁堂食首天,她購買外賣飯盒到九龍公園用膳。李小姐表示,平日會到辦公室附近的茶餐廳食飯,惟禁堂食後只好買外賣到附近公園進食。近日天氣反覆,她表示「如果落雨就麻煩,唯有搵啲有得遮蔽嘅地方食,無得坐咪企喺到食」,又表示現在有地方坐已經算好。李小姐坦言禁堂帶來不便,「但都無辦法,嗰個除哂口罩食嘢都好危險,好多食肆都中招」,她又指「搞成今日咁,都係政府做得唔好把關 ,大家都知、嗰個香港人都知」。

李小姐

李小姐

同樣購買外賣飯盒到九龍公園用膳的楊先生表示,今日要到尖沙咀廣東道一帶外勤,所以在午飯時間買外賣到公園食。他表示,全日禁堂食的措施「有少少失策」,「咁樣禁堂食,令好多做 sales 或者外勤嘅人無地方食飯,無考慮到佢哋」。他認為全日禁堂食或多或少會有效,但認為政府無必要做到這一步,「覺得大家都帶口罩就已經可以」。

楊先生

楊先生

60多歲保安:疫情還疫情,我哋唔理政治

60多歲的吳先生是一名保安,在全日禁堂食的日子裡面,他本來可以在保安室裡面進食午餐,但他表示自沙士起已經開始帶飯到星光大道露天地方進食午餐,一帶便是13年,指「呢啲嘢(疫情)永遠都係兜兜轉轉。」吳先生讚揚政府禁止堂食的措施做得正確,對他而言沒有任何影響,因為他從不到餐廳吃飯。另外,他又批評集體示威行動令到疫情再次爆發,吳先生認為政府初期防疫措施做得好,「政府後尾放鬆,聽啲人話無自由,唔俾示威遊行嗰啲.......唔洗聽人哋㗎,疫情還疫情,我哋唔理政治」。

吳先生一度強調擔心人口密集會成為病毒傳播的溫床,卻認為市民乘搭地鐵上班比起搭巴士、的士更安全,「最安全係搭西鐵,啲火車一到站就消毒,的士巴士空氣唔流通就最危險。」

劉先生:政策只是政府用來交功課

午飯時間的土瓜灣烈日當空,有不少市民選擇買外賣到公園吃飯,劉先生和林先生亦是其中之一。從事 freelance 工作的他們,平時只會在戶外工作,午飯時間便會到附近的餐廳進食。今天是食肆全禁的第一天,劉先生直言十分麻煩,炎熱下進食亦食慾大減,「係到食感覺反而重污糟,焗我地在公園食,到底係咪真係好呢?」,林先生亦有同感,「特別係我地呢啲流動性工種,又無車,司機就話有車可以喺車到食,咁我地係邊到食?」。

對於新政策,劉先生直斥作用不大,更以「仆街」形容禁堂食措施。他指,要令疫情好轉,全面封關才是首要,「境外輸入唔限制,根本做咩都無意思,feel 到係奉承某啲 party,你做禁食呢啲細眉細眼嘅野,相對地咪無效。你睇下澳門,有事咩?」,林先生則認為,政策只是「政府用來交功課,話比你知佢有做野。」

情侶烈日下共聚午餐苦笑稱「難忘」 楊先生:辛苦了女朋友 

全日禁堂食首日,尖沙咀星光大道,一對情侶在烈日下,蹲在地上共渡午餐,楊先生今天放半晝,公司離家十分遙遠,在一日前與女朋友商量到哪裡午餐,他說「辛苦女朋友,佢嚟接我放工,冇辦法之下揀呢度食飯。」

眼見二人邊吃飯,汗水一邊滴下來,楊先生無奈地苦笑一下「第一次同女朋友有咁嘅經歷」,他認為全日禁堂食令到情侶少了拍拖的地方,「以往行街攰咗都會搵個地方坐下食嘢」,他批評政府措施「不對症下藥」,「明明之前食肆量體溫、隔開坐(防疫措施)已經做得好好,食肆群組好似雅蘭中心嗰堆係佢哋唔守規矩做成,應該封嘅又唔封,好似邊境檢疫嗰啲。」楊先生說全日禁食辛苦了香港人,但他相信港人能「捱得過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