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食飯講政治】農夫唔係 condom(二)

2020/8/19 — 17:16

因政府收地被要求遷出的元朗橫洲村民

因政府收地被要求遷出的元朗橫洲村民

【文:子愷 @ Ori Veg 原.素】

圖一中的黑色顆粒不是芝麻,是從田嘢莧菜套裝得到的,當時我認為這將有助加強我與這片土地的連繫,對其欣然接受。我個人對成為農夫這些虛名從不看重,但很重視自給自足和自由選擇生活方式的原則,然後想到橫洲非原居民村被強行清拆的無稽之事,不得不一笑置之:身為香港非元朗國蟻民,哪來地哪有資格讓這些種子落地生根?

圖一:莧菜種子

圖一:莧菜種子

廣告

戰略問題:農夫被抛棄沒有後果嗎?

廣告

7 月 29 日,橫洲三條非原居民村正式被清拆。從整場歷時逾六年的收地爭議可見,香港官員是懂歷史的,將前文所述 50-60 年代大躍進視農夫為 condom 的招數照辦煮碗:口說支持本地農業,身體卻很誠實地令農夫無地可耕。姑且先放下不說當初政府為何要捨易取難、不收棕地卻堅持滅村取地;對於受影響的村民,政府一再官腔回應已安置村民上樓。你無看錯係上樓,大概官員們覺得大樹菠蘿樹、山羊等可以跟隨農夫一起上樓,在三四百呎公屋內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不是創作出來的笑話,詳情請 Google 橫洲寮屋戶林義庭

政府非但毫不理解農夫耕住合一的重要性,還要不斷污名化村民,將受害者描繪成貪得無厭者,對外強調受影響農戶可「申請農業遷置,讓其於別處覓得的私人農地上建屋及繼續耕作」,將購地重建農園的責任推卸在農夫身上。到底村民可以如何從「別處覓得私人農地」?政府的計劃,農戶可從恩賜的特惠補償金在外購買農地,補償金額最高可達 120 萬;現實是,大部分寮屋戶只獲賠 42 萬,這金額在香港自由資本市場買到什麽?在此不論。

作為城市人,對以上一切大概難有切膚之痛,甚至認為鄉郊居民暗裏霸佔農業用地而根本沒有農業活動,將這些荒廢農地建屋才是善用土地資源。根據本土研究社的考察,荒地論的出現,很大程度因發展商囤積土地,2008 年四大發展商的農地儲備佔本港荒廢農地四分之一,刻意製造本港農業用地沒有農業活動的荒廢景象,政府便可順水推舟,合理化其將「荒地」改劃成房屋發展用地之舉,以便進行利益輸送(詳見圖二)。

圖二,圖片來源:本土研究社 (2013)。不是土地供應 — 香港土地問題的迷思與真象。香港: 基道出版社

圖二,圖片來源:本土研究社 (2013)。不是土地供應 — 香港土地問題的迷思與真象。香港: 基道出版社

當香港的蔬菜自給自足率只有歷史性新低的 1.8%,同為高度城市化的新加坡有 13%,後者政府還計劃於 2030 年前將比率提升至 20%,這差別說明了兩地政府對農夫及農業發展的態度,以及對於糧食穩定此戰略問題的規劃。

疫情下當香港人忙於在超市搶廁紙時,不少發展地區如英國美國,重現自家種植蔬果的熱潮,甚至令種子供不應求。無他,不少城市人因為疫情而意識到,過去數十載的穩定糧食供給並非理所當然,以往受惠於全球化的糧食供應鏈,現卻因全球化而牽一髮動全身,只要有個別地區封城,供應鏈便會斷裂。試想像,按香港的農業現況,如果對外海陸空交通暫停,我們還剩下甚麽?

留種: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本地農夫的另一重大貢獻,便是留種。60-70 年代的農業革命無疑大大提升農產量,但同時令種子的種類變得過度單一。印度生態學家 Debal Deb 二十五年來拯救了當地過千種稻米種子,其研究發現隨着全球暖化氣候變得極端,不同品種的種子有利植物適應不同地區的水土,協助人類應對氣候改變所帶來的糧食危機。

綠田園基金資料顯示,香港依靠成本較低的內地菜以前,亦有本地品種的鶴藪白菜、元朗絲苗米、打鼓嶺雷公鑿(苦瓜)等等。隨著本地農業式微,現時只有極少數務農世家繼續保留著數十年前的蔬菜品種,隨時因農戶棄耕而失傳,留種是與時間競賽的工作。

留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別忘了一直在前線守護著這片土地的,正是被城市被政府拋棄的農夫。

 

參考:
本土研究社 (2013)。不是土地供應-香港土地問題的迷思與真象。香港: 基道出版社。

作者自我簡介:吃素的社會學人,近期成立「Ori Veg 原.素」專頁,還原食物背後的故事及涵意、還原素食的天然本貌

作者 Facebook / Instagr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