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飲鉛水的社會

2015/8/2 — 18:37

最近香港一些屋邨食水含鉛超標,政府官員努力解說,超標少許,沒有大問題,只要一生拉勻計數不超標便很安全。我亦碰到不少市民不以為然地說,鉛水不值得大驚小怪,人體內必然有鉛,空氣中也會吸收。這些說法都對,但同時有科學證明長期飲用鉛水,會有慢性鉛中毒,最終導致死亡,網上不少文章討論,古時偉大的羅馬帝國用鉛喉管,鉛毒是否導致亡國的其中一個原因。所以社會必須有衛生標準,少許或短期超標沒有影響,但一旦發現超標,需停止飲用含鉛水。這是常識。

房委會成立「公屋食水質量控制問題檢討委員會」,主席張達棠知道社會不信任中國建造或中國材料,他說所有材料都可轉用「外國貨」或逐樣檢測,但30萬市民排隊等公屋,就「等到頸都長」,凡事有代價。公眾聽了嘩然,但他沒說錯,要求質素,是要代價的。我想起胡適的《差不多先生傳》,急病時找不到汪大夫便找來醫牛的王大夫,都是差不多,結果一命嗚呼,但後人認為差不多先生做人不計較,封為「圓通大師」,成為榜樣。政改有不少差不多先生,民調近五成人要政改「袋住先」,行一步好過原地踏步,真假都是一票。

港大委任副校長風波越演越烈,微生物學系主任袁國勇教授辭去校委之職。他慨嘆過去3年(剛好是梁振英做校監的時間)「冇能力應付政治事件」。他又呼籲港人「求大同存小異」,「有啲分歧,可以傾掂為止」。

廣告

袁醫生的態度反映一種人,明知鉛水有問題,但無力挽狂瀾,只有專心研究細菌,還呼籲大家「求同存異」,他在呼籲哪批人﹖如何「傾掂為止」﹖

他在呼籲在大學內作出「等埋首席」這荒謬決定的一批人﹖將權用盡而又自命「沒犯罪,沒殺人,沒放火」的人,會否「求同存異」﹖可以「傾掂」嗎﹖

廣告

他在呼籲學生及校友關注組?若無人站出來,大學的院校自主、學術自由被威脅,就像飲鉛水,多幾次可以麻木習慣﹖學生一直努力嘗試各種辦法,但校委會維持原判。校友關注組要求約見「等埋首席」那批校委,對方以保密及集體負責理由不見。

袁醫生在呼籲那些明哲保身的大學教授?也許他們認為事件只不過牽涉一位陳文敏,可存「一異」求「大同」,不要衝擊,不要外人,一切便如常。

我將袁醫生記者招待會的短片上載 Facebook,有網友留言﹕「這社會,令正常的人都發癲了,但大家仍覺得正常」。這句話,扼要地道出了目前情況,以前叫「溫水煮蛙」,現在可叫「飲鉛水的社會」,依然大多數人覺得很正常,只是政客搞事。

面對一個玩權術的特首,一個暴力制度的社會,港視不發牌,黑警不檢控,少女「胸襲」被判監,政改「袋住先」,整個港大要等埋一個未委任的首席;面對不公義,衝是不文明,叫囂是不禮貌,佔領是犯法,公投是過激,連沙士英雄袁醫生也棄船,社會還有甚麼選擇?當講道理的人紛紛求去,剩下只有暴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