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餓底社會學】在大南街能食出更好的未來嗎?

2020/10/1 — 12:47

Photo by Michał Parzuchowski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ItaV89TNkks

Photo by Michał Parzuchowski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ItaV89TNkks

【文:子愷@Ori Veg原·素】

前文《誰將大南街推進火炕》引來不少迴響,支持反對各有聲音,故再撰文回應及詳解。早在下筆寫第一篇文章之前,已見連登就此議題、甚至明報一篇就大南街士紳化寫得極佳之文《什麼人訪問什麼人:深水埗,怪你過分美麗 對抗士紳化 藝術要學壞》,被讀者口誅筆伐。偏向虎山行,只因香港人愛吃,但甚少意識到自己選擇吃甚麼的背後,為其他人帶來甚麼影響。

有讀者質疑,我反對的到底係新豬肉、café、還是大南街開café。答案係以上皆非,個人認為植物肉對於推廣素食文化值得肯定,我亦無反對高檔餐飲在高收入地區出現(本身已經充滿「紳士」(gentry)的地方,哪來士紳化),同時喜見各區飲食更多元化。我立場好簡單,就係反對一窩蜂的買賣行爲。

廣告

在此先把植物肉留待往後詳談,重點探討深水埗大規模湧現cafe、售賣昂貴食品的現象,並以深水埗這過去10年有7年,於全港十八區家庭入息中位數敬陪末席的區份作例子,希望更多人能關注於低收入地區一窩蜂開設/光顧價格與當區居民消費水平不符的行爲。進一步討論之前,先釐清食物士紳化的定義。

甚麼是食物士紳化?

廣告

食物士紳化 (food gentrification) 就算在外國學界亦為新概念,不過跟問題自身一樣,都係舊瓶新酒。美國社會學者Joshua Sbicca 整理後認爲,這概念攬括兩種意象,包含gentrified by food (食物引起的士紳化)及 gentrification of food (食物自身的士紳化)。

此詞源於2014年美國文化評論人Mikki Kendall於Twitter控訴,時下foodie以品嘗異國菜為潮流,推高少數族裔原有主糧的價格,導致後者飲食開支大增,甚至未能負擔主糧而改吃垃圾食物,言則初期的食物士紳化為gentrification of food。

這番有關飲食潮流對弱勢社群影響的討論,隨後延申至美國有舊區因售賣有機菜等健康食物商鋪/高檔食肆的大規模進駐,連帶將附近環境裝修得十分光鮮,並吸引一群具消費力的外區人士光顧,推高整區的物業價值及物價水平,當地居民不能承受租金及生活成本的升幅而被逼走的過程,即gentrified by food 。

總而言之,要構成食物士紳化,並非單純有店鋪售賣貴價食物即可;而是有外來人士對某種飲食的需求暴增,導致當地居民沿用的食材價格或租金上漲,而被逼改變飲食習慣或離開原住地。退後一點分析,不難發現兩種食物士紳化的出現,皆與飲食潮流/foodie 文化有關。

跟著潮流打卡,何罪之有?

不少人認為,我真金白銀付鈔追潮流,你情我願,有何不可?而且潮流轉瞬即逝,抵不住租金升幅的「劣幣」,之後就會被淘汰,大南街又會回復平靜,一夜夫妻,何必認真。

老套點說,有錢並非萬能,但不能低估你荷包的威力。藜麥跟café同期於2000年代冒起,成爲歐美健康飲食潮流的新秀 。2013年聯合國FAO將時年定爲國際藜麥年,配合近年的素食及gluten free 熱潮,這種原為南美國家的主糧更是爆紅,全球需求急升,自此藜麥價格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頭兩年批發價錢漲了3倍,當地基層連自己的主糧都吃不起。

後期當地居民為增加收入以應付上漲的生活成本,大量農夫放棄原本多元的農作物,改為藜麥單一作物,最終導致產量過剩,藜麥價格大跌,農民收入大受影響,更莫論單一作物對該地區環境及經濟的長遠影響。近年玻利維亞一帶遇上旱災,藜麥失收而導致價格持續波動。為趕潮流打個卡,成本可能比你想象中高,只不過承受的不是你而已。

有人可能又會話,消費者/小商戶帶旺該區,未必會引來大地產商。現實係,食物士紳化於香港早有先例,只是善忘的香港人,面對最新的潮流,早已將對上一波的風潮忘記得一乾二净。今日的大南街,其實似曾相識......

翻查大坑的資料,發現 2016年有關大坑的報導内容,節錄如下:

大坑是個只有雜貨店和車房的老區。十二年前,第一間咖啡店「Cafe on the corner 」開業至今,老闆記得:「大坑以前很靜,全部係唐樓。」老區當年因租金平,吸引了創業者小試牛刀,後來餐廳愈開愈多成為潮人蒲點,令小商戶成功發圍,但同時也成為地產商獵物,最終還是敵不過財雄勢大的地主。不少租戶都有感,大坑最光輝的高峰期已過,「香港人一窩蜂嚟,又一窩蜂咁走,我諗係一個循環。」 大坑有多個豪宅項目陸續上馬,穿梭唐樓的食街小店,在這個氛圍下沒落。」

大坑似乎劇透了大南街的結局:大地主一聲「唔該」,將被cafe及文化青年們洗淨過後的陳舊老區,乘文化區之名,翻新成豪宅地段,地舖小店與樓上居民一拼被連根拔起,與歐美經驗不謀而合。大家因着潮流帶動,一窩蜂到他區消費,一夜激情過後,可以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但當區居民呢?

自由市場係咁架啦,好出奇啊?

更多人質問,光鮮的深水埗,不是更好嗎?早於2016年剛有文青小店進駐大南街,有記者訪問深水埗明哥,當時他說,「發展未必是壞事,但最好慢慢來,這個區才能好好適應。」結果一語成讖,過去一年cafe高度密集地於深水埗幾條街爆發性岀現。根據明報報導,有大南街店主透露店鋪租金由約3萬躍升至最高5萬多,如此一來,就不得不正視,光鮮背後的成本,是當區居民及原有商鋪所能承擔的嗎?

讀者們另一常見回應為,香港係自由市場,承受不到租金就搬/結束營業,理所當然。問題係,當這次被士紳化的主角,本為低收入人士聚居的深水埗,他們還有路可退嗎?網民這種反應,或許反映一個更根本的問題:我們恆久以來,將社會保障與社會發展切割,甚至將關顧弱勢社群生活,刻畫成違法自由市場法則、資本與共產主義的假二元對立。

資本主義非鐵板一塊,香港推崇的北歐,便是採用福利資本主義,國家發展動力源於社會保險體制,個人在基本生活獲得集體保障之上進行生產;而素來被自由放任資本主義學派視爲模範生的香港,則以自由資本主義為體制,採取低稅率低福利,追求效率及個人利益,忽略社會平等。

中產樂見又一吸睛打卡區出現,窮人請集中到隔離街找明哥,河水不犯井水。那草根面對的基本生活問題,有隨着市貌變得光鮮而被解決嗎?還是像掃進梳化底般,隔離至我們看不到的地方而已?或許比士紳化更根本的問題,來自我們早已被自由放任資本主義所士紳化的思維 (gentrification of mind,詳見Schulman, S. (2013). The gentrification of the mind: Witness to a lost imagination. Univ of California Press.)

要怪就怪政府/市建局,爲何算到我/café頭上?

如果還有人認爲,這世界有sole responsibility,少年你未免太天真了。地產霸權/市建局係香港士紳化的元凶,這點是無容置疑的。放諸世界,全球的士紳化趨勢,更是新自由主義下進行城市化的結構性問題。不少cafe亦因爲負擔不起貴價區分的租金,才要選址深水埗。但這並不代表士紳化過程中,它們完全沒有責任/沒有辦法減低自身對社區所帶來壞影響。

大家無限輪迴講問題係個制度,我早前亦曾就貴記結業撰文,批評政府/ 市建局無視基層的生計及文化,但任你如何口誅筆伐,過去一年政府完美展示視民意於浮雲。羅馬非一日建成,難道制度一日未改,我們就甘於無止境坐以待斃?既然大家都是受害者,就不能以實際行動互相扶持?

常説要empower弱勢社群,我們亦可先empower自己承擔公民/道德消費者之責,為社區作正面改變。大南街現象另一值得討論的原因,在於它並非市建局的産物,沒有政府的強勢「參與」和推土機不能逆轉的改變,全靠民間主導。難得大南街的更新過程擁有此先天優勢,容許民間力量有較大發揮空間,我們(包括店主和消費者)為何不把握此機會,去減緩café所帶來的問題,甚至盡一分綿力,嘗試為當區帶來正面影響?

無論如何,café/高價食材都不是食物士紳化的元凶,但不代表不是共犯/gentrifier。外國的食物正義倡議及社運人士(food justice activists),亦留意到自己的一番好心,可能會變成壞事。因此他們進駐舊區時,至少會聘請當區居民,增加他們的收入以抵消/減輕進駐對他們的影響,並為鄰里提供消費優惠,或邀請消費者為有需要人士購買待用餐卷。

此文僅爲抛磚引玉,希望有相關專業人士,認真探究如何能通過民間市場力量,改善老區環境之餘,兼顧居民原有的生活,真正滿足社區所需。

不論是大南街、大坑、藜麥或是植物肉,我們都需要意識到自己每個消費行為也有其影響力,百花齊放是好事,但若某種消費一窩蜂湧現,也許有一班人會持續地得益,但同時,也會有另一班人,一直成為前者的陪葬品。

參考:
Alkon, A. H., Cadji, Y. J., & Moore, F. (2019). Subverting the new narrative: food, gentrification and resistance in Oakland, California. Agriculture and Human Values, 36(4), 793-804.

Sbicca, J. (2018). Food, gentrification, and the changing city. Faculty Publications-Department of Sociology.

(原文刊於: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ori.vegetarian/

(作者簡介:吃素的社會學人,近期成立Ori Veg原·素專頁,還原食物背後的故事及涵意、還原素食的天然本貌Instagram https://instagram.com/ori.veg?igshid=161c4ylf7b5q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