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餓底社會學】誰將大南街推進火炕 — 從新豬肉看食物士紳化

2020/9/27 — 10:02

Photo by Jay Wennington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BxNVcWPRcbU

Photo by Jay Wennington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BxNVcWPRcbU

【文:子愷@Ori Veg原·素】

有生之年看到「Sham Shui Po is The New Brooklyn」,不勝唏噓:打卡為上的 foodie 好比「脂粉客」,遇上為食物、飲食環境塗脂抹粉的「風月場所」— cafe,內裡充斥著華而不實的濃抹「姣婆」食品,脂粉客遇上姣婆,自然不能抗拒。

青樓,自古係文人雅士聚集消遣、交流「文化」之地,偶爾一兩間讓大家各取所需,倒也無傷大雅。偏偏過去一年,這類「風月場所」居然爆發式佔據整條大南街,令大南街頓成新一代「紅燈區」,則不容忽視。

廣告

很多人會反駁,cafe 是連結藝術創作之地,藝術家都要食飯,難得香港這片文化沙漠,有鬧市地舖讓藝術愛好者聚首一堂,應該高興才對。在此先不論藝術創作者的進駐,間接逼走創作原材料供應商(例如布料)的畸怪現象,這些另文再談。

確實,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愛美乃人之本性,我亦樂見這城市能培育出有自家特色的美學,而非弄一條山寨日本「一番街」。問題係,為何「窈窕淑女」一定係價錢堅離地的新豬肉、拉花咖啡,不能是豆腐、鴛鴦?

廣告

「健康飲食」與食物士紳化

近期最 ig-worthy 的食物,要數新豬肉莫屬,可謂潮流健康飲食的代表。新豬肉這種新科技產品,由大財閥出資研發,成本高昂,售價自然居高不下,幾片薄薄的所謂素午餐肉,超市售價居然為 $48,cafe 買回來再加工,連同租金成本及利潤加成,一件茶記十數元的餐蛋治,在大南街那類文青 cafe 賣五六十元、甚至拆開成為過百元的 all-day breakfast,是常見之事。

Green Common 老闆常將植物肉價錢與肉類而非植物相比,不單突顯其定位更親於肉食類別而非素菜(偏偏香港素食 foodie 甚至素煮導師紛紛投懷送抱,唉),亦隱藏了這類非天然全食 (whole food),與一般蔬果或低加工食物如豆製品相比,價錢其實翻了幾倍。(編按:Green Common 為本港初創企業,近日成功融資 7000 萬美元,投資者包括 TPG 旗下基金 The Rise Fund 和太古公司。在超市售賣的 OmniPork 價錢約為每 3 包 100 港元。)

美國城市研究學者 Nathan McClintock 認為,21 世紀興起飲食主導的流行文化, 餐飲業紛紛將自己及其社區包裝成文青 (hipster)、創新、健康、環保等具個性的消費熱點。然而,這類他稱為象徵式可持續資本 (symbolic sustainability capital) 的湧入,往往吸引大財團目光,當進駐舊區的 cafe 增加,代表該區具足夠成熟度進行市區重建,言則 cafe 的進駐,為其他投資者帶來信號作用 (signalling function) ,加快草根生活圈及文化被消失的速度。

美加的影視娛樂(例如 South Park)便常常諷刺以大財團為首的高端超市,以「健康飲食」為名,售賣低收入家庭難以負擔的 farm-to-table、organic 等食材,進駐舊區時連帶將附近環境裝修得十分光鮮,推高整區的物業價值,光鮮到逼走草根階層,這現象稱為食物士紳化 (food gentrification)。

尚幸香港未有這類逼走草根的大型高端超市(雖然超市都越來越高檔,Fusion、Marketplace 等取百佳、惠康而代之,貨品售價更高),但同類問題仍見於用上特別「健康食材」的cafe。他們偏愛大財團研發的新科技食品/外國流行食品,如新豬肉、有機豆奶等,鞏固財團壟斷食品市場地位,加劇食物霸權問題,予人健康只屬有錢人玩意之感,將其低收入的街坊鄰里隔離在外。

西班牙城市研究學者 Isabelle Anguelovski 提出,除了傳統的鄰避土地用途 (locally unwanted land use, LULU) 如高污染/毒性的工廠,設於舊區的綠色設施 (green amenities) 如大南街那類主打健康環保的高價cafe,完全排斥當區居民 (exclusion),令他們不得其利而深受其害(如食物士紳化),因此應被視為新型 LULU。

大南街被供奉成食物「蜃樓」,誰人之責?

縱然士紳化必然為新自由主義下,城市化的結構性問題,但 foodie 及 cafe 漠視當區居民所需,一窩蜂以健康飲食/道德消費為名,扭曲社區生態,亦需負上很大責任。

當「健康飲食」價錢標得離地,能得花魁的「君子」便侷限於中產或以上,深水埗本是草根紮足之地,低收入者只能當望門興嘆,繼續其不健康人生。原區居民近水樓臺,附近明明因這些新開 cafe 而有大量高質健康食品,卻因價錢問題而不得月,此現象又稱為食物蜃樓 (food mirages),看似近於咫尺,對草根而言卻是海市蜃樓,如幻象般虛無。

文青 / 藝術小店既然力銷自身文化涵養,為何不先身體力行,關顧鄰里所需?簡單如,使用底門檻一點的食材以降低售價,令當區居民更能負擔及接觸 (more affordable and accessible) 健康食物;或邀請消費者預先跟店家購買餐飲卷,讓區內有需要人士免費用餐。

另一急需關注、準備被強行施上脂粉的九龍城,9 月 27 日下午 2-4pm 九龍城重建關注組將舉行「保育泰裔文化在龍城」的網上論壇 x 集會,莫要等待這位港產泰潮混血兒,真被推入火炕之時,才來打卡式憑弔。

參考:

Anguelovski, I. (2016). Healthy food stores, greenlining and food gentrification: Contesting new forms of privilege, displacement and locally unwanted land uses in racially mixed neighborhood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Urban and Regional Research39(6), 1209-1230.

(作者簡介:吃素的社會學人,近期成立Ori Veg原·素專頁,還原食物背後的故事及涵意、還原素食的天然本貌。)

原文刊於: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ori.vegetarian/

Instagram https://instagram.com/ori.veg?igshid=161c4ylf7b5q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