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的新日常:防暴警

2019/11/28 — 14:45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文:Saki Chan】

「砰!砰!砰!」

我還不會分是催淚彈丶是橡膠子彈丶還是布袋彈的聲音,只知道如常地所謂香港警察又開槍了。曾經以為軍事武器丶槍械離我的生活很遠,以為只會在戰亂國家,才會看到持槍軍人在人群中站崗,但這些本應電視中才看到的畫面,原來不知不覺已經每天都在我的身邊發生了。

廣告

這天我如常的做完兼職坐地鐵回家,雖然只是晚上七點多,店舖已經關得七七八八。一出閘離開,就看到十多個全副武裝,蒙著臉丶沒有證件的防暴警察,有持槍的,有持盾的,就站在閘外不知道在等待甚麼。

最可怕的不是他們全副武裝,亦不是他們在粗魯地對路人呼呼喝喝這件事,而是那個可以視若無睹,繼續對著電話討論吃那家放題的港女,和可以從容地穿過他們離開的我。當時只是心想:要吃放題何需討論,走出這個地鐵站就有了,催淚彈放題。

廣告

半年前,大概只要看到一個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在戒備,大家可能都會害怕了,生怕有搶劫或是命案發生。奇怪的是,現在有一堆防暴警察,不是在守護著我們,而是槍口指著我們,但我們都不怕了。

最近有點變得放任自己的腰圍,亦不再在乎銀行還有多少存款,想吃甚麼就吃甚麼,想去那裡就去那裡。以前別人如果問我人生最後一頓飯要吃甚麼,我可能答不出來,最近我突然找到了,原來就是和有黃有藍的家人們一起吃一大桶炸雞,和一罐大啤。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每天都當作是生命的最後一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