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3/29 - 12:12

香港人的陋習

疫情下,家中的爭吵變得一發不可收拾,眼中很多家人的習慣不可能再輕輕帶過。但是回頭一看,原來這些慣常似乎在香港人之間司空見慣:問題不是出自家人,是出自全香港人,大家都這樣做:

疲情已有苗頭時,家人如常甚至更頻密外出堂食用餐,認為新聞疫情小題大做,要每晚到美心將手上的現金券用盡,說自己鼓勵消費,餐廳應該感謝自己。

二月底,疫情已經變得相當嚴重,堅持人棄我取出遊歐洲一個月。旅遊期間只有一部份時間戴口罩,因為覺得戴口罩不舒服。

廣告

三月中,開始怕沒有機票回港,由英國經芬蘭,再到新加坡轉飛馬拉,過一晚再回香港。別人寧願等飛機貴一點直航回來,他們為了要回港,不惜一切冒最大被感染風險回來。回來之前錯以為自己可以逃過限期,暗自慶幸限期前回港不用隔離,好像是病毒能讀報看林鄭記者會,承諾不在限期前感染市民,堅守一國兩制。

回港後不想在外住酒店隔離,我到港鐵站駕車接他們回家,他們回家前在停車場入口強行拉門而走,因為之後十四天不能外出吃飯買生果,所以回家前順道一次過做齊,生果最好自己揀。

在隔離家中一直咳嗽不止,不肯看醫生,認為自己的咳嗽和別人的咳嗽不同;不肯在家中戴口罩,因為自己根本沒有病;不舒服就去配西藥,藥劑師可以合法賣的成藥,連我的枇杷膏也吃了,病情仍舊反覆。這幾天我只能反鎖自己在房間中,吃飯在廚房,被避免直接接觸。

社會的人也好不了到哪裡去:

疫情開始,供應有限就大吵大鬧罵街 ,商人藥房囤積炒賣口罩,然後市場價格決定供應 ,政府不插手,只按一般程序招標。因為怕供應短缺,全城搶購廁紙大米,你爭我奪大打出手。對超市食物咳嗽,對人咳嗽以作為攻擊武器,搶物資搶入坪洲。口罩騙案層出不窮,劣質口罩酒精盡現。    

一方面要求政府救市救企業,但是企業一方面放無薪假又裁員,每個行業都突然覺得政府需要出手打救,政府對自己有責任。市民又覺得對方是服務行業,有老人上巴士不肯戴口罩大吵大鬧,遭人拍片放上網。保險業初期還鼓勵內地人大批湧港買保險就醫。

市民隱暪自己外遊紀錄,虛報假報認為自己無病徵不用大驚小怪,剪手帶逃避隔離,只會千方百計走精面躲開人身自由限制。病了就入住醫院,還有一部人覺得應該在醫療資源充足時先染病,以便之後有抵抗力。又或者得知需要入住醫院,連夜離開。

女警在醫院求診時有咳嗽,但在抽血員勸喻下仍拒戴口罩,致兩名抽血員要接受14日隔離檢疫。市民行山,山上滿佈垃圾。

想回來, 不是家中平常沒有意見分歧,不過疫情前的問題都不比眼前:本來家中回收分類,家人不依從並將鋁罐紙張當作普通垃圾棄掉,算數;飯後茶杯果皮不好好丟掉放在飯桌之上過夜,有時我也會忘記;洗衣服吸塵,大家分擔便是。政見不同,不至於會割掉了一塊大腿肉,楊庭輝說法不無道理。  

就算道理在,但是心理上大家都不願意犧牲自己的自由,又或者都覺得不會輪到自己,欺騙別人欺騙自己不肯就醫,甚至是害怕就醫。和家人爭吵好幾次,由一開始心平氣和到之後情緒激動措詞激烈惹火,家人都只會搬出那一套「和平、理性、非暴力、尊重所有人的自由」來說我太偏激大題小做,但是鏡頭一轉又居然還有臉有種恥笑在Youtube上那些不戴口罩的中國人。我發覺自己好像連外人都不如。

黃藍之間,好像又更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