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保衛戰勳章說故事】海軍竭盡所能 從未缺席

2020/12/22 — 17:00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每一枚勳章的背後,都有一個活生生的血淚故事。

「香港保衛戰勳章說故事」系列今次介紹卓越服務十字勳章(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受勳者 — 四位與二戰香港有關的皇家海軍人員。

卓越服務十字勳章於 1901 年確立,嘉許「在對抗敵人的海上軍事行動中英勇作戰(Gallantry during active operations against the enemy at sea)」,頒發予海軍少校以下的海軍軍官。

該級勳章後來放寬授予資格予商船隊成員,及在船隻上服役的非海軍人員。隨着 1993 年英國改革授勳及嘉獎制度,卓越服務十字勳章取消軍階分野,開放頒發予海軍士官及士兵。

翻查英國國家檔案館紀錄及《倫敦憲報》,香港開埠至 1997 年為止,只有四人獲此殊勳 ,全是二戰相關。

廣告

自歐戰爆發,本來屬於中國艦隊(China Station)的重型艦隻及潛水艇陸續被調離香港,留下舊式驅逐艦、河用砲艦、魚雷艇、若干輔助巡邏艇及水警船。 1941 年 12 月 8 日,英國皇家海軍合併以香港為基地的中國艦隊與以斯里蘭卡亭可馬里(Trincomalee)為基地的東印度艦隊(East Indies Station),編成東方艦隊(Eastern Fleet),改以新加坡為基地,把本港僅餘的三艘驅逐艦其中兩艘調走。

儘管香港的海軍力量薄弱,雖不足以扭轉局勢,但確實竭盡所能,致力阻擊日軍。這四面卓越服務十字勳章,正好反映皇家海軍在戰前布防、海戰、陸戰、逃出香港及重光香港等不同階段,從未缺席。

廣告

色雷斯人號屢歷險境 擱淺後全員上陸奮戰

第一位要介紹的得主是色雷斯人號驅逐艦(HMS Thracian)艦長皮亞斯退役海軍中校(Cmdr. (retired) Arthur Luard Pears)。皮亞斯本於 1935 年退役,奈何敵臨門前被重新徵召。色雷斯人號建於一戰晚期,屬 S 級驅逐艦的 53 號艦,裝備至二戰時略顯落伍,但已經是香港戰力最強且唯一一艘的驅逐艦。

香港保衛戰之初,色雷斯人號在維港西邊的青衣至青洲之間布下水雷,封鎖水域。然後,色雷斯人號時而在金鐘海軍船塢由布雷艦換裝驅逐艦,時而巡邏港島西水域,提防日軍入侵或登陸。12 月 13 日清晨,色雷斯人號前往鯉魚門,接走從九龍撤退的最後一批印兵回到香港仔船塢。

完成換裝後,色雷斯人號於 15 日及 16 日穿越北岸經已淪陷的維港,夜襲九龍灣日軍可能用作登陸的船隻。色雷斯人號在連日日軍砲火及空襲下,幸運地只有三人陣亡。但是,香港仔船塢受嚴重破壞,未能為它提供必要的維修。12 月 17 日,色雷斯人號被英軍拖往淺水灣對出的銀洲擱淺,九十多名海軍全數上岸參與陸戰。12 月 19 日下午,這批海軍大部份在反攻黃泥涌峽的傷亡慘重,隨後在南朗山繼續作戰。

香港淪陷之後,色雷斯人號的殘骸被日軍修復,1942 年 10 月被易名為「第 101 號哨戒艇」,再輾轉被調派到横須賀用作日軍訓練艦。1946 年 7 月 2 日,捱過日佔戰俘營歲月的皮亞斯因「戰時及淪為戰俘時的卓越服務」獲頒勳章。

色雷斯人號驅逐艦。

戰前色雷斯人號全體官兵合照。(相片來源:Escape Hong Kong)

傳奇砲艦 獨臂艦長

第二位要介紹的得主是昆蟲級河用砲艦蟬號(HMS Cicala)艦長博德羅海軍少校(Lt. Cmdr. John Christian Boldero)。由於他早年已獲一枚卓越服務十字勳章,所以 1946 年他所獲的是敘扣。

蟬號於 1915 年建成,配備的兩門六吋砲在陸上支援發揮重要作用。開戰之初,蟬號在青山灣至大欖角海域一段,砲擊日軍阻止前進,並多番避過日軍空襲。但在 12 月 21 日,蟬號在淺水灣砲擊支援時受空襲,終於在東博寮海峽被擊沉。

博德羅生於 1899 年,父親不幸在他出生前就過身,母親隨後改嫁。1916 年,年僅 16 歲的他已是海軍少尉,於不屈號戰列巡洋艦(HMS Inflexible)上服役,經歷過日德蘭海戰。其後,博德羅因為 1919 年岸防快艇(Coastal Motor Boat)魚雷突襲克隆施塔特(Kronshtadt)蘇俄艦隻的戰功,獲頒首枚卓越服務十字勳章。1922 年,博德羅離開皇家海軍,其後輾轉到上海楊樹浦水廠(Shanghai Waterworks)工作。

1939 年,由於強制兵役令,博德羅被徵召到香港作為海軍少校,最初是第二魚雷艇隊(2nd MTB Flotilla)的指揮官。1941 年 4 月一個晚上,他因為水雷艇與色雷斯人號相撞而失去了右手,左手重創。其後,博德羅轉為蟬號艦長,迎來香港保衛戰。戰後,經歷近四年戰俘營歲月的博德羅一度回上海工作,但在國共內戰期間的 1948 年回到英國,至 1984 年離世。

1918 年參與干預蘇俄行動的蟬號,可以清楚看到兩門六吋主砲。

蟬號艦長博德羅海軍少校。(相片來源:Escape Hong Kong)

海軍志願後備隊准尉 夥陳策一同逃出香港

第三位要介紹的得主是香港皇家海軍志願後備隊威廉・萊特准尉(Warrant Officer William Morley-Wright)。1942 年 6 月 12 日,他獲頒卓越服務十字勳章,以嘉許「具技巧及英勇的服務,令逃出香港的行動變得可行 “For skilful and courageous services which enabled a party to make a daring escape from Hongkong”」。

萊特隸屬水雷檢視隊(Mine Watching Division),初時負責赤柱舂坎角的水雷控制站,操控線控水雷。12 月 19 日日軍登陸香港島後,守軍下令破壞水雷控制站,海軍人員參與陸戰。他在前往集合的途中一度被俘,被拘留在淺水灣酒店。但由於他身穿工作服,最後被釋放。他向總部報告酒店情況後,就到香港仔船塢報到。

12 月 25 日,國民政府駐港最高代表陳策將軍,聯同英國及中國官兵 68 人計劃逃出香港,為免落入日軍手中。當日下午 4 時許,陳策等人乘車由中環抵達香港仔船塢,運用僅餘的五艘魚雷艇,往東駛向大鵬半島登陸,再前往惠州。萊特在逃離行動的事跡並未留下很多細節,同行兩位榮獲戰報嘉獎(Mentioned in Despatches)的後備隊隊友,就曾協助駕駛魚雷艇及與陳策一起落水逃生。

有參與逃出香港行動的 7 號魚雷艇。

陳策一行人抵達惠州後的合照,萊特為後排左六。

微型潛艇 剪斷香港海底電話線

第四位要介紹的得主是 XE5 號微型潛艇乘員克拉克後備海軍少尉(Sub-Lt. Bruce Graham Clarke)。克拉克生於 1922 年,家族是軍人世家。1941 年,他志願參軍,隨皇家海軍在北海及地中海等地服役,隨後再志願參與危險的微型潛艇任務。

1945 年 7 月,皇家海軍派出乘員只有四人的微型潛艇,剪斷香港往東京、新加坡及西貢的海底電話線。克拉克所屬的 XE5 號就由 S 級潛艇拉著,前往西博寮海峽剪斷香港與新加坡的電話線。當時水底十分混濁,克拉克冒着氧氣中毒的危險於艇外執行任務。他當時不小心切到手指骨折,但堅持完成任務,戰後 1946 年獲頒勳章。

值得一提,XE3 號微型潛艇曾經到新加坡炸毁日軍重巡洋艦高雄號,四名乘員皆獲殊勳,分別獲頒兩枚維多利亞十字勳章、一枚卓越服務十字勳章及一枚顯著英勇獎章。

右方的四人 XE 級微型潛艇與左方的 S 級潛艇。(相片來源:maritimequest.com)

XE5 號微型潛艇乘員克拉克後備海軍少尉。(相片來源:Freemasonry Today)

 

參考資料:
鄺智文、蔡耀倫:《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香港:天地圖書,2013 年。
Tony Banham (2010) “The Hong Kong Dockyard Defence Corps, 1939-41”, Hong Kong, Royal Asiatic Society Hong Kong Branch, Hong Kong
William Morley-Wright DSC HKRNVR – Escape from Hong Kong. Accessed December 18, 2020.
“Commander Arthur Luard Pears, DSC, RN.” geni_family_tree, March 6, 2019.
Cracknell, Philip. John Christian Boldero, January 1, 1970.
HMS Thracian, destroyer. Accessed December 18, 2020.
“Remembering Bruce Graham Clarke DSC.” Freemasonry Today. Accessed December 18, 2020.
“No.37636”. The London Gazette. 28 June 1946. P.3389.
“No.35596”. The London Gazette. 12 June 1942. P.2646.

Watershed Hong Kong Facebook / Patreon /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