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保衛戰勳章說故事】旁遮普營印兵 負傷渡海重投戰線

2020/12/8 — 23:02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每一枚勳章的背後,都有一個活生生的血淚故事。

「香港保衛戰勳章說故事」系列今次介紹軍功獎章(Military Medal)獲頒者 — 印軍第 14 旁遮普軍團第 2 營(2nd Battalion, 14th Punjab Regiment)機槍手李森(Sepoy Resham Khan)。

軍功獎章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 1916 年確立,嘉許「砲火下的英勇行為及盡忠職守(Acts of gallantry and devotion of duty under fire)」,頒發對象為軍官以下的士官及士兵階級。

隨着英國改革授勳及嘉獎制度取消軍階分野,軍功獎章於 1993 年停止頒發,由本來只頒發予軍官的軍功十字勳章(Military Cross)取代。

翻查英國國家檔案館紀錄及《倫敦憲報》,就 1941 年香港保衛戰及其後淪陷時期,頒發了 34 枚軍功獎章。

當中,加拿大軍獲頒 13 枚、香港義勇防衛軍獲頒 8 枚、香港新加坡皇家砲兵團獲頒 4 枚,其他陸軍部隊分別各獲頒 1 至 2 枚。他們的事蹟主要包括奮勇作戰、掩護同胞,以及淪陷後策劃逃走行動等。

李森是旁遮普營唯一一位獲頒的成員,事蹟亦發生在撤離九龍的時候,比較特別。

廣告

戰前在城門碉堡演習的印軍旁遮普營士兵。(相片來源:Hong Kong War Diary)

廣告

掩護同袍難自救 負傷渡海戰意高

1941 年 11 月 16 日,兩營加拿大援軍抵港,充實了本來只有四營正規陸軍的守軍力量。因此,九龍防禦計劃變得更為進取,儘管目標依然是遲滯敵軍拖延,但醉酒灣防線由本來一個營增為三個營駐守。防線左翼是皇家蘇格蘭營,右翼是拉吉普營,正中央則是今次主角所屬,1940 年來港的旁遮普營。

1941 年 12 月 11 日,防線左翼難以繼續支撐,開始撤回港島,且退且戰。李森所屬的小隊,往碼頭撤退時被日軍包圍。他和隊友嘗試前往渡海小輪時,但日軍經已佔領碼頭附近的建築,以猛烈火力壓制他們。李森雖然背部中槍,但仍然繼續開火射擊,掩護全部隊友登上渡輪。這個時候,他發現自己經已趕不及上船,亦不可能叫渡輪回頭泊岸,因為日軍開始步步進迫。

李森於是決定從碼頭跳入維港,卻被一名日軍撲上來,壓在地上阻止。幾經掙脫,李森終於成功跳海逃脫。儘管他不擅游泳,依然成功游過四分三英里到達港島。

他入院短暫接受治療之後,立即重投戰線,繼續作戰。當時旁遮普營負責港島北岸,由於日軍於港島東北北角登陸,該營傷亡相對較輕。

1936 年後從九龍望向港島的景色。(相片來源:gwulo.com)

李森從香港戰役活下來,亦幸而捱過日佔戰俘營歲月。1946 年 8 月 29 日,李森獲頒軍功獎章。

須知道,為數約 11,000 人的香港戰俘,逾 2,000 人因為營養不良、日軍處決及里斯本丸沉沒事件等死亡。李森不僅渾身是膽,鬥志十足,運氣亦很好,成功捱到 1945 年看到香港重光。李森和其他印度兵一樣,留下的個人資料非常少,但從英國國家檔案館提供的紀錄,可以略略了解到他作戰的經過。

 

參考資料:
鄺智文、蔡耀倫:《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香港:天地圖書,2013 年。
The National Archives. “The Discovery Service.” Recommendation for Award for Resham Khan Rank: Sepoy Service No: 13914 … | The National Archives. The National Archives, August 12, 2009.
“Page 4342: Supplement 37704, 27 August 1946: Lond…”The Gazette. Accessed November 5, 2020.

Watershed Hong Kong Facebook / Patreon /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