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教師專業的前世今生

2020/4/6 — 12:58

credit: https://bit.ly/3e3Kyyj, Adityamanutd, CC BY SA 3.0

credit: https://bit.ly/3e3Kyyj, Adityamanutd, CC BY SA 3.0

【文:周頴進 @ 香港教育專業自主指數研究計劃】

香港教師專業定位過往發展

近年社會、政治事件發生時,教師的專業性往往成為代罪羔羊。言論不外教師群體缺乏專業操守、傳播不實或偏頗資訊予青年學生、唆使引導學子過激上街抗爭。以上指控忽視現有專業監管機制,亦無視教師群體的專業性。

廣告

香港教師專業地位及監管在80年代初已有討論,有國際顧問團早在1982年已建議成立一個香港教師組織,但當年的教育署並不接納,只製訂了《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並於1990年公佈,而守則籌委會建議執行專業守則的法定教師公會,亦在教統會的建議下,以非法定的操守議會去執行相關的專業守則。現時操守議會由不同教育群體的代表組成,其職能包括就專業行為失當的指控向教育局提出意見、界定專業教師的應有操守等。而教育局亦多會跟從由操守議會的建議作出對專業失當投訴的裁決。

成立公會方可真正維護業界自主

廣告

在以上的制度下,操守議會對專業守則的訂立及執行,只是一個建議的角色,而實權則在教育局手中。而另一個可以影響行業標準的就是教師的培育及註冊亦是掌握在教育局及各大學的教育學院手中。雖然教師群體有不少人數眾多的工會,但工會卻沒有法定的權力可以制定及捍衛專業標準。

自國教事件起,香港社會的泛政治化使得教育專業在以上制度缺憾下更易受到社會人士的攻擊。近年事件引起不少討論如教師的私生活是否要受規管、在校園內是否可以表達教師個人對社會立場,種種事件都顯示出教育專業定位的改變。以上趨勢的改變,至今仍沒有一個合理及有效的處理方法,以致在反送中運動後更出現直接向學校及教育局局施壓,務求要令一眾涉及其中教師停牌的等駭人聽聞的行動出現。

面對以上處境,組成有力的專業公會方是有效出路。教師專業公會的建議早在九十年代時已提出,公會是一個代表該專業利益的組織,由一群從事該行業的人訂立行業的專業標準,並就標準作出執行及監督。公會亦會就專業在社會上發表意見,並捍衛專業的社會地位。教師公會的設立對內可以由教師自行制訂行業的專業標準及規範並作出監察,確保教師群體的專業性;對外可以令外界及社會提高對教師專業的認受性及在社會事件下代表教育界發聲,防止一些對教師專業的無理攻擊。

面對過往十年社會對教育專業定位的突變,接下來兩年將分別是立法會議席及特首選委的選舉,而代表教育界的立法會議員及特首選委皆需改選,在現時政治氣氛下,如何確保業界免受惡意攻擊,是否可以設立公會或相近組織以保障專業自主,將是候選人不得不回應的問題。本計劃期望同工可以考慮候選人相關觀點再作投票,期望教育界可以藉此團結起來,共同尋找出路,強化教育專業的標準,確保專業自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