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教育的幾度陰影

2020/3/6 — 14:11

中學校舍(資料圖片)

中學校舍(資料圖片)

【文:教關組小記者】

小記者生性疏懶,甚少寫稿,寫了一篇什麼〈Zoom 教學的幾度陰影〉,沒有稿費,還遭教關欄編輯「訓斥」,說損害了教師團結云云。好冤屈!小記者稱得做小記者,當然要做吓功課,了解吓行家看法,然後才下筆成文。有人撰文評小記者不要緊,但不聽聽行家聲音,就浪費了本人一番苦心了(不如有異見的同工你們自己寫篇文表達吓,免得矛頭指向小記者)。但最好笑的是,全文是為了教師權益著想,竟然大家的著眼點放在小記是否不懂用 Zoom,或者是因為吃不到的葡萄太過成熟,甚至質疑本人別有用心,要分同工云云。

嚴正聲明,本人懂用 Zoom(當然未必如一些行家叻),用 Zoom,還甚愛打機,日玩 WhatsApp 八小時。本人雖質疑飛機安全,也不用懷疑我是否不懂駕駛飛機吧。

廣告

幸好,編輯說言論自由要緊,集思廣益重要,著說話不要太「串」就好,還著我搜集多些行家心聲,讓大家看事情全面些,畢竟上篇文章也甚多人覺得「好有共鳴」。小記做了教師多年(雖然只是 PT22,但本人很富裕,心境……),早已看破了世情,小朋友都未必聽你講嘢啦,更何況是老師。不求你認同,但求你了解。和老師談多了,發現 Zoom 唔 Zoom 的確只是冰山一角,將問題聯繫至整個教育大環境才發現有更多「陰影」。一篇文章,引來很多人來捍衞 Zoom,不知這一篇文章,會否也有人會為香港教育生態擊鼓鳴冤,甚至「憤怒」一番呢?

陰影一︰有心 VS 冇心的二元對立。本人從無攻擊倡導電子教學工作者,只著大家要留意推廣過程中,是可以很快將老師分為有心或者冇心。這不是我說的,是同工分享給我聽的,這是他們的感受。也未必沒根據,因為他們常被人叫跳出「comfort zone」,要勇於嘗試,好像他們很冇心,很無能似的。他們不熱衷科技,不是對教學無心,是不覺得這有什麼價值,而且他們有其他志向。不要太輕易將教師分為有心冇心,OK?有高人教路說︰「如果你要推廣一樣東西,你熱愛他就成,不用矮化他人,不用過份敏感,最終你才會成功。否則你不是推廣,而是樹敵。」又幾有道理喎。

廣告

陰影二︰學生沒有老師不行的。「學生假期(錯,是停課)很悶,要俾功課、上堂」。對很多人來說,這說法比粗口更難聽。我們的教育,並沒有培育一群能自己生活的青年!除了上課(被動上課),什麼也不懂。沒有時間表,就不懂學習。這不是唱高調,而是這其實就是我們教育的問題所在。而我們在疫症這天降的危(也是機),也不去反思平時做什麼。現在只是透過實時教學、網上教學一味追追追。追功課,追進度。這方面,學生沒有老師真是不行啊!

陰影三︰平行時空。有老師教小記者可以以虛擬背景(virtual background)遮蓋家中的物件,但你其實知不知道你電腦性能好才做到,舊一點的機,做不到效果的。很多時,你以為人家不懂,其實是人家沒你「好命」。老師要多一點同理心,才能照顧不同階層的學生呀。傳媒讓中產孩子的「成功」教育模式,代言了整個教育生態,但老師要懂反思啊,要懂將問題呈現啊。有老師又說「有需要家庭可以申請關愛基金 $4,610 元,以資助購買平板電腦解決學習需要,另外校方可以因應同學需要而短暫借出平板電腦以解燃眉之急。」基層學生的學校是否如貴校有這麼多部平板電腦呢?關愛基金幾時才獲批呢?防疫期間仔叫學生老師返學用 wifi 上課,讓人群聚集,是不是太天真太傻呢?用 Zoom 無罪,但以為人人用到就有點太過了。沒有時間的話,可速讀這篇。(按︰某教師朋友看完這新聞,說太古城有免費 wifi,我想打他)

陰影四︰教師只是一個符號。教師其實是人,希望得到尊重和認同。環境艱難,為了學生,推一些補救措施,沒問題。但教師也有難處和困難,家裏未必有穩定 wifi,講課期間要照顧子女,最安靜的地方是廁所……這些故事,我們就不愛聽,懶得聽。有教師覺得有些教師炫耀或者給他們無形壓力,就是這個意思呀!

陰影五︰學校沒有政治,只有教育的神話。很多教師寧願出去遊行示威,都不在學校捍衞一下自己的政治權益和保障自己。你不關心你的課堂被錄影,但很多教師關心。某國生的教室已搬到網上,受嚴密政治監管的個案,不是不知道吧。香港好點?好點。但,都是全靠一些「非推廣電子教學」的教育工作者提醒,一些學校才會注意這些問題(如莊耀洸先生的〈網上教學有侵私隱權風險〉)同工互相提醒要留意使用這些軟件要小心,是應有的謹慎態度,某些人的反應竟是「你預咗啦。」吓?我本來唔用呢啲軟件㗎喎,連部電腦都冇 cam?(唔得㗎?)一些人甚至會提醒你做教師時時刻刻說話小心。吓?你知不知現在是什麼政治環境?連匿名投訴信都受理的時候,你叫我們小心啲?同工連講卡繆的《鼠疫》都驚呀。關心學生「學習」之餘,都關心一下負責學生學習的老師啦。

陰影六︰「失了一個陣地,不妨失守埋另一個」的奇怪思維。小記後悔當年WhatsApp 面世時,沒有反思它對生活的影響,也沒寫 WhatsApp 的幾度陰影,是後悔呀。教師因為 WhatsApp 已沒有了私人生活,半夜回應學生 IES,還被學生投訴答得不清楚,答得不夠快。清晰的工作時間應是教師的權利,但教師總愛說好老師唔會計較更多,「呢份工唔同㗎」。不計較更多的老師於是在疫後也會和你 Zoom,其他老師也要從眾跟隨的。反而,一些國際學校的同工的權責意識高得多了。

陰影七︰On task 情意結。學生要專心上課是一件事,但要有數據紀錄是另一回事呀。等於老師開會專心是好事,但校長有你開會的專心指數你會 okay 嗎?我們都有 e-Class,但你上司 check 住你用幾多時間你又有何感受?人不是機器,不要吓吓 on task。一些老師抗拒電子教學是出於這個對「大數據」敏感的理由,而不是懶呀。是看待人的方法有差異,不是不懂用 e-Class 呀。

陰影八︰教育口號成了教育本身。好多同工不是第一天教書,對於那些曾經好像不能不做的教育口號已記憶猶新,STEM、愉快學習、國際視野、正向教育、從閱讀中學習、共同技能,通識教育……究竟,什麼才是我們的真正目標?同工一般不反對電子教學,但用不用每年學幾個平台,密碼有十個,學完又再學新,永遠做潮流的追隨者。教師,不才應該是教育的領導者。教師發展,是否也不應只將「電子教學」視為最重要或必要環節?電子教學幾多成效,是什麼成效,推廣者可否拿多些數據、研究跟大家分享一下呢?

害得一些同工只把眼光放在 Zoom,是小記設題不當,現在深切道歉(但也因此看到一些同工真的對 Zoom 感情深厚,令人好生感動)。今次的題目改為「教育」,希望大家看到更闊的視野。讓我們回到「教育初衷」前,先要明白很多老師心目中的教育比「追課程」闊得到。黎明來到時,希望小記不會因為這篇文再被「訓斥」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