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教育的未來想像(1)

2020/9/10 — 15:14

Photo by Jessica Lewis on Unsplash

Photo by Jessica Lewis on Unsplash

【文:程衞權】

香港的教育改革門庭若巿

本港教育改革多年以來一直是熱門話題,近十年的改革點子、口號不絕於耳,由協作學習、電子教學到自主學習和STEM教育,以及其進化版STEAM教育,不單只學界,即使民間也不感陌生,巿場上更充斥這些標籤的商品或服務。這些改革更不止於本地層面,近年「向世界出發」也是學界潮流,近至澳門、台灣,遠至芬蘭、美加等地區,均常是改革的參考藍本。從這些「豐富」的畫面看來,萬眾一心,香港的教育改革充滿了各種「機遇」。

廣告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

就在這鬧哄哄的氣氛下,各持分者們忙碌著「培養」人才。本港遇上百年難遇的社會運動與疫情停課,多年來,在電子學習和自主學習上的資源投放簡直海量,各界的交流和培訓風麾多時,或終於可以突顯其成果,所謂「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然而,單看疫情停課的半年,學生的學習未如理想,學界面對的壓力甚重。而且,開學在即,第二波的學習規劃,也為學界帶種種的憂累。

廣告

教育改革風潮下的實況

停課期間未能正常上課,學生只能留在家中,電子學習理應能應對相關的問題,令學生真正做到「停課不停學」。不過觀乎,真正能做到「無縫銜接」的學校不甚多,過去曾在媒體中,得知有學校能完整地將實體課堂搬到網上進行,無論是課堂的多元化(時間表上不用減去任何課堂)到課堂形式變化(在網上仍繼續由學生主導參與),筆者確實非常佩服和欣賞。但這或只是小撮的成功「示範單位」,普遍的學校均遇上不少的障礙。

最基本的是施教人才的培訓,以及學生的硬件問題。筆者留意到,不少貧困家庭在停課期間,面對網課的難度在於欠缺足夠的資源配套,最基本的一部電腦或平板和上網服務均需要外界支援,幸而一些慈善團體也馬上作出一些應急方案支援,減少他們的障礙,但仍未解決這個重要的問題。另一方面,施教人員突然一窩蜂地惡補電子學習平台,有些更此時此刻才開啟帳戶,強推遙距教學,最後出現不少的學習障礙,甚或各種尷尬場面,部分更在網絡被分享,貽笑大方。可見,過往電子學習的推行,出現了不少漏洞,甚或本來就呈現一些不公平的社會現象。

除了硬件和技術問題,學生的學習態度、老師的教學形式和內容亦是需要重點關注的項目。由於一些學校示範優良,最終某一程式突然成為全城焦點,全民皆用,及後發現當中出現一些私隱風險,又引發一些風波。這些潮流充分顯示了預備不足,在未清楚的情況下,出現了不少盲從附和,最終亦不見得教學效能有所改善,即使連素養層次,也未必能處理,更不用講及老師單向授課,只為追趕進度,最後常與學生進行一系列的「追逐」活動。教育的實際內容,不論是學生對學習的興趣、探究的精神、生命的關懷,以致學生全人發展,在這些景象中,較難發現有所涵蓋和發展。

真 ‧ 教育改革需要

筆者在是次停課期間,特意對比一些海外的停課安排,這些安排部分為政府教育部門推動。雖然彼此均需要留守在家,未能實體面授,但仍不減全人發展的考慮,在教學或課業安排中,不乏一些體育、人際關係建立、靜觀的部分,這些不單是成長需要,更貼合疫情停課的實際考慮,支援學生需要,比起單單計算課程進度,層次高下立見。形式也不單單是視像單向面授,課業只為「工作紙式」回饋,在多樣化的創意設計、目標意義深層次上,明顯有需要加強變革(筆者記得兒時已聽教育部門「求學不是求分數」的口號)。

面對全球化挑戰,創意思維、批判思考、應變力、主動探究 / 學習的動機、心理健康等均非常重要,或許過往改革中也有「關注」這些重點,可惜實踐過程的價值觀未能開放,徒有形式,令不少的改革只能成為口號。最終都是回歸考試主導,單一發展,歸根某程度上是價值觀的問題。但願是次停課令一些教育中的問題更明顯的浮現,這不是最終的一個境況,而透過危機,刺激或迫使變革的發生,特別是意念上,尤如電子教學的培訓,由於需要的情況下,大為推動(但當然祈盼不單只形式上的變),令危機化成啟機,促使一些變革的形成和拓展。

作者製圖。Photo by Jessica Lewis on Unsplash

作者製圖。Photo by Jessica Lewis on Unsplash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