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教育的未來想像 (2)

2020/11/22 — 9:57

加拿大的康樂設施(作者提供圖片)

加拿大的康樂設施(作者提供圖片)

【文:程衞權】

香港教育的情況

上年底,三年一度的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結果(2018 年)公布,發現香港在科學、數學、閱讀的排名均不復當年,即水平未能保持高於國際水平(對比香港的初次評估結果)。近十多年,香港進行了不少「教育改革」或「教學風潮」,大型如學制改革、小型則如教學新點子引入;由政府牽頭的「電子教學風」、「STEM」等均推出了不少政策,民間就「自主學習」、「正向教育」等發展都花了不少資源。眾人期待改革或許會帶來一些新境象,或至少保持香港在國際間的優勢,然而結果似令人失望,這落差或會引起不少人士的好奇。

廣告

教育的他山之石

香港在過去十年,與其他城巿就教育範疇曾進行不少交流活動,芬蘭、台灣等地也是經常被提及的交流勝地。交流過後,這些地方的一些教育點子、政策或成為本港教育的一些潮流,筆者觀察發現,有時甚或連「交流」這些活動也成為了教育界潮流,最後「示範課」成為了老師的「技藝表演項目」。無疑,一些國家的教育確有值得參考之處,借鏡他山之石,也相信可補自身教育之不足,不過,在參考的同時,或需要作出一些處境上的調整,或者,更需要一份改革的勇氣,從根本的地方一併改革,令這些方法符合文化土壤,與此同時,需要有一定的容納程度接受改革帶來的轉變,才能真正產生作用。

廣告

教育從根本開始

筆者非常相信教育的重要性,教育不單能為國家或城巿培養未來需要的人才(技能、知識方面),更能培養人民的思維和質素。面對全球一體化和科技化的年代,品格、思維、態度等的培育可能比知識、技能更為重要。筆者試以在加拿大的小學教育經驗與香港作一些簡單比對。

每年學期開始,學生總需要添置新書簿,供往後課堂所用。香港慣常的操作方式,多是由學校集體訂購,並於某一班主任節,由班主任統領各位學生分發,最後人人滿載而歸,往後則由學生自行管理。而加拿大的學校則相反,學校的角色並不是代購單位,學校多時只會給予一張一年內需要的用品購買清單(文具、簿、耳筒、鞋等),由學生(或家長)自行搜購,及後全部帶回學校存放,學校會分配各人儲存物品之空間。

以教育工作者的角度分析,兩種不同的處理手法,會帶來兩種不同的學習。前者較重視物流、效率、成本等,以最省時、統一方式處理,學生成為客人,只需要付費,就可以得到服務到戶,而往後的管理,則由學生自行負責,若家庭管教得宜,或可能仍有自理能力的訓練,不然,可能自「回家」以後,就不會再有「後續的教育」了。因此,筆者也發現不時有一些自理能力較差的學生,總是遺失書簿,未能有效執拾個人的物品,他們作出補救的方式,就是重新購買,以金錢解決問題;後者則相對容易培育孩子的自理能力。在學校,每人也有個人的儲存空間,他們需要定期收拾、整理、管理個人物品。而且,在預備過程,也學會選購合適物品,過程中透過生活細節訓練自理能力。在加拿大文化中,他們也從小會學習如何作修理房子、汽車、機器,筆者曾看到鄰家的婆婆正在動手鋸木板,裝修房子。可見,這樣的學習環境便較少出產「港孩」。

此外,在加拿大學習的孩子相對香港的孩子會較喜歡上學,除了因為家課、考核操練較少(甚至沒有),就是學習風氣的培育。在加拿大的學校裏,學生在課堂有很多的閱讀空間,當中更沒有強迫式的操練。香港式的默書和小測等或轉化為分組比賽形式進行,學生在課堂時間多感到遊戲般,因此學生在較歡愉的空間學習。而果效亦不錯,學生知識不見得遜息,反而他們能從書本學到不同的知識,並在分享時間與他人交流;反觀香港,較多在催促下學習,而且越催又多又深的內容,更要面對無間斷式的課業練習和考核,更甚有些吹毛求疵「格式化」學習,筆者早陣子看到報章介紹一位學生被指錯寫「y」字。在這種訓練下,即或能練出「百般武藝」,也難培養對學習的興趣和動機。最終,即使能推動閱讀計劃,培養享受閱讀的風氣仍是困難重重。眼看不少學校最後將閱讀、學習變成苦差、功利手段、重量不重質等,最終只為一堆數字,均有違教育的本意。如是觀,快樂學習、閱讀風氣、高學習動機其實都是教育的結果,將之成為手段或方法,機械式推動,多只會本末倒置。

雖然北美比香港更重視兒童保護,但到過加拿大的朋友或發現,他們的學校或公園的康樂設施反而較少保護設施(見上圖,這只是一個小鎮中一個非常普遍的遊樂設施的一部分)。設施沒有膠墊,不少場地只是鋪沙或木屑(或因為天氣關係),而且設施也會較多元比和較高歷險性,可見整體社會文化對於孩童並不會過份保護(更可惜的是,曾有電視資訊節目指,香港康樂設施的設計問題是由於相關部門的錯誤行政指示所致),從而縮小其成長空間。

未來的人才如何,相信社會每位持分者均有責任,如果社會可以減少功利主義的思考、擺脫唯獨考試的信念、讓孩子可以有較多自主空間,以及嘗試「錯」的機會,相信學習是可以非常愉快、非常吸引的一回事,不少的改革,也不會徒有虛形。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HK Educators’ Club Medium /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