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是他的根

2020/4/24 — 11:26

圖為大坑東邨向窩仔街看的街景,是伯伯家中往窗外看到的風景。

圖為大坑東邨向窩仔街看的街景,是伯伯家中往窗外看到的風景。

繼早前與救世軍南泰長者中心合辦南山邨導賞團,讓長者以導賞員身份介紹屋邨歷史和特色予公眾認識,街坊帶路幾位團隊成員亦在培訓後有機會探訪居住於附近屋邨的長者。到了銀髮的年紀,身體機能和行動或許不如從前,但當我們踏進他們的家,看見他們精神抖擻的樣子,已教人感恩。除了為他們送上少許日用品、關心他們的生活所需外,探訪時我們竟然還能聆聽一位老友記的生命故事!

我們探訪的其中一位伯伯已年屆 92 歲,他從前在河源紫金定居,好奇下問他怎樣遷到香港,才發現他一波三折的身世。他童年時曾在 3 個家庭成長,爸爸離世後和兄弟姊妹們隨着母親改嫁,然而母親和後父也不幸在日治時期餓死,所以他只好流落街頭。輾轉下經親友介紹認識了人販(人口販賣集團的接頭人),我們聯想到的人販可能不是善男信女,但當時只有十四、五歲的他在香港流離失所、隨時餓死,考慮到人販能給他「有書讀、有飯食」的待遇,他也只好搭上那載着無數孩童、飄往未知方向的船往大陸去。

可是,青少年的他不及其他稚嫩的幼童「搶手」,船隻多次泊岸也沒有被選中,幾經波折才終在紫金獲一戶好人家收留。膝下無兒的養父養母待他非常好,供書教學、衣食住行一無所缺,長大後他亦成家立室,在紫金落地生根,並育有 6 個兒女。一直在紫金過着安穩生洞活不是很好嗎?然而,伯伯一直未有放棄尋回在港的家人,在文革時期便曾因寫信予他們而被內地政府誤以為是特務,被判監入獄。聯絡家人未果,伯伯只好申請雙程證來港尋找家人。他憑著其對亡父亡母墳墓位置的記憶,在何文田的墓上留下一紙條,結果成功聯絡親姊姊。本以為有她作證,能夠向入境處申請領取身份證,可是又再次出岔子 ── 入境處以姊姊年輕時已嫁到安南為由,不接受她作為伯伯於香港出生的證供。雖則如此,伯伯卻不死心。最後他透過表姐找到的一張相片,證明他在港出生,並尋求法援協助,前後共花了數十年時間才真正取得香港身份證,並帶着一家人來港定居。

廣告

「可以活到而家托賴上天庇佑啦!」能親耳聽見伯伯講述他波折起伏的人生 ── 從失去家人、經歷戰爭、捱餓、被販賣到內地至困難重重仍決意於香港紮根,這教生於太平時代的我們感慨萬分。2019 至 2020 年對很多香港人來說也非常不容易,面對社運的發酵和武漢肺炎,雖然無法跟伯伯曾經歷的困苦辛酸相比,但他那種生命的韌力、愛香港和視她為家的心,不就正正提醒着我們該如何面對每個時代的困難嗎?

伯伯,謝謝你!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