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樂壇新生代提醒我哋  幾絕望都好,都唔係死硬嘅

2021/4/19 — 8:38

Serrini, 姜濤, 林二汶, 林家謙

Serrini, 姜濤, 林二汶, 林家謙

姜濤喺台上,先係多謝香港人,再講:「我地一定可以再次成為亞洲第一」

心頭一震。好耐,好耐冇聽過咁有志氣嘅說話。

近廿年無論影壇定樂壇,來來去去都係話北上大潮流,香港冇得救。舊人北上去搵銀,搵到依家都已經冇晒特色冇晒賣點,搵人仔搵到自己回晒塘唯有不斷話香港光輝不再只有死路一條;因為或者咁樣,自己先會好過啲。

廣告

但係絕處,往往亦係逢生之處。

由上次叱吒到今日 Chill Club,樂壇大換血,唔係老前輩放棄香港人,而係香港人放棄老屎忽。當舊人唔再吸引,大家突然發現原來寶藏就在眼前,林家謙、陳蕾、Serrini、林二汶、岑寧兒、Jer、Ian、姜B、許廷鏗、Rubberband、Dear Jane、C AllStar、Per Se、Mirror、Error... 邊個話新人唔可以獨當一面?

廣告

唔單止獨當一面,仲可以改朝換代。

我自己其實只係三個月前叱吒頒獎禮先開始聽返新歌,喺嗰時先第一次聽姜濤同林家謙唱歌。過去廿年頒獎禮,如果冇陳奕迅容祖兒楊千樺,就總係覺得唔夠照,話晒都係「最後一代天王天后」。事實上,我自己過去廿年聽得最多就係陳奕迅嘅歌,我諗好多人同我一樣,佢地好多歌一起前奏幾個音就識得唱落去。不過自從上次叱吒之後,我個歌 list 幾乎轉晒,《一人之境》、《迴光物語》、《Let Us Go Then You And I》、《漫長》、《銀河修理員》、《純真傳說(陳蕾版)》瘋狂佔據我嘅歌 list。到新疆棉事件發生之後,我甚至一次都冇再聽過陳奕迅嘅歌 — 唔係好特登去堅持唔聽,而係發現:咦,其實除咗佢啲歌之外仲有好多好歌聽。

或者係,我更想聽到可以為我帶嚟希望嘅音樂 — 唔係講歌詞,而係首歌同歌手本身。好似 Mirror,拎佢地唱歌跳舞同韓國男團比,梗係仲差一兩皮,但係佢地有 character、有能量、有種令你鍾意佢地嘅真誠。又例如 Error,係岩岩巉巉,但係你睇佢地啲節目同訪問,完全可以感受到佢地嗰種我係 underdog 但我唔要俾你睇死嘅傲氣。

挺直腰骨。唔跪。講真心話。我梗係知喺呢個時代,做呢啲嘢比任何時間更難,唔需要各位老江湖提醒。我想喺音樂入面,聽到未被現實擊潰嘅聲音。

早排蕭生vs游學修事件,蕭生話要恢愎電影盛世嘅機會係零,游學修其中一個回應係:我要用喺上一輩身上學到嘅嘢,喺新時代去做一啲新嘅嘢出嚟,冇人有資格一口咬定我地冇可能成功。樂壇沉寂咗十幾廿年,早幾年你話俾人知 ViuTV 嘅頒獎禮唔單止人人關心,而且得獎嘅一個「大哥大姐」都冇,應該會俾人話你痴線。但係呢一日就係嚟咗,而且好似毫無預警咁突然嚟到 —— 覺得突然,只係因為我地之前睇唔到好多默默耕耘、默默努力嘅人。佢地冇放棄呢片土地,喺最冇希望時仍然投入希望,終於帶嚟新時代,新時代亦帶嚟咗佢地。

多謝香港音樂,多謝呢班歌手,唔單止帶嚟咗好歌,仲提醒我地幾絕望都好,都唔係死硬嘅。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