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10/21 - 17:36

香港的縮影,香港人的無奈

資料圖片,來源:Andrew Wulf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Andrew Wulf @ Unsplash

這幾年,香港人其中一種悲哀,是看著自己曾經熟悉的城市,越來越陌生。

曾幾何時,同學當了警察,在電視上看到其身影,舊同學會在小組裡傳閱其照片,說是神采英姿,替他高興。

曾幾何時,看到匯豐銀行,會想起小時候的獅子錢甖及優質服務。

廣告

曾幾何時,說到海洋公園,會勾起一大堆美好的童年回憶,小學時一元進入公園跳彈床,中學時早上打風,包場玩盡水上樂園。

曾幾何時,談到國泰航空,會記起從海外歸來時,踏上飛機,拿一份《蘋果日報》,深夜站在餐艙吃杯麵的親切。

但這幾年之間,香港人談起佳佳,已經不會再出現可愛的熊貓,而是被政權包庇躲藏在安全屋的殺人兇手。遇上警察,想起的是選擇性執法,惡毒地針對香港人民的暴力化身。說到海洋公園,想起現已消失不在的自由行隊伍,以及後來被揭霸佔官地的財團。

談到國泰航空,是反送中之年對員工的政治打壓,香港人即使理解管理層在強力部門的壓力下無所作為,但當公司文化助長篤灰文化,對工作多年的空中服務員的解僱過程裡不留情面,又如何不使香港人氣結難平。

不過這次國泰大規模裁員,一夜頓失工作的人當中,政治立場多元,背景各有不同,我亦有朋友是被裁員工。武漢肺炎肆虐將近一年,股市卻把人禍當作牛市看代,爐火雖猛,卻似虛火。真正的經濟問題將會逐步浮現,航空業界首當其衝。一直吹淡風的經濟學家所言非虛,只是言之過早而已。

香港人的無奈,正是因為海洋公園是香港的縮影,匯豐是香港的縮影,國泰也是香港的縮影。在 2020 年,寄語明天,反而更覺渺茫。


注一:提到「小學時以一元進入海洋公園」,有共同經歷的人,會視之為「出賣年齡系列」,但我總是認為,出賣年齡的不是因為你在七、八、九十年代經歷了某些事情,而是你整個人的心境,你面上的皺紋,簡單來說,就是成個 package 都會「出賣」你幾歲。

注二:我雖然看到國泰航空,仍然會想起那些在內心深處因為你深夜要杯麵而屌咗你無限百千次但面容上仍然永遠保持溫暖微笑的空姐及空少,但說起黑心快餐集團,我是只會記起那個見到就想吐、早就放棄香港年青人的老太婆。

 

作者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