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讓外地醫生免試執業?什麼可以吸引美國的香港醫生回流?

2021/2/12 — 17:50

資料圖片,來源:Free-Photos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Free-Photos @Pixabay

我寫了兩篇文章〈香港讓外地醫生免試執業?一個美國醫生的評價〉〈香港讓外地醫生免試執業?「睇錢份上」對美國醫生有吸引力嗎?〉,分析為什麼香港對在美國的香港人醫生,無論打工,或者為搵錢,都沒有回流吸的引力。但是,我已經提示出,在經濟和工作環境以外,有一個更凌駕性的原因,令到在美國的香港人醫生,或者會願意回流,這就是感情。到底這些香港醫生,期待的是什麼?有什麼可以吸引到這些醫生回流?

必須要明白,任何專業群體都不會是一個模倒出來(homogeneous)的,醫生當然不例外。當分析美國醫生的期望時,他們大致可以分做三組,每組的要求都不同,所以吸引到他們的因素也不同。

年輕,剛完成訓練的醫生

廣告

第一組是年輕,剛完成訓練的醫生。他們應是三十出頭,或者未有家庭,如果有家庭的,也未有已經讀書的兒女。

這一組醫生,又有兩類不同願意回流的理由。第一類是希望在未有兒女時,可以到外面體驗世界。這和其他畢業生尋求工作假期(working holiday)的心態一樣。他們不會計劃在香港長住,最多是半年到一年。而且,他們的目的是體驗,所以必須有時間到處旅行,每兩星期跑一次中國內地、韓日台、東南亞……要他們一星期工作六天 60 至 80 小時?完全背叛了回流的目的!(美國的 attending 平均每星期工作 40 至 60 小時,現在很多安排是 12 小時工作,每星期做三到四日,安排好的話很容易有經常有三至四日不用上班的時間,可以短線旅遊。)

廣告

第二類卻是希望在香港建立長期事業的年輕醫生。在美國或者香港,他們都是剛開步,所以回流要放棄的並不多。他們可能和香港有非常強的聯繫和人脈,有成為「月球人」的潛力;或者希望將來子女可以在香港讀小學,學一點中文和香港文化;又或者有父母在香港,不想去美國,希望做醫生的兒女回來。這一類,會最願意接受香港的「遊戲規則」。

要考試對這些年輕醫生重要嗎?美國醫生對考試都是身經百戰。醫學院時就每兩星期都有測驗。執照試有四個(USMLE Step 1、Step 2 CK、Step 2 CS、Step 3),分幾年考,做 resident 時年年有 in-service exam,完成訓練後考專業試 board exam。如果考試的內容和安排合理(下面再分析),美國的年輕醫生不會認為是重要障礙。

問題是,香港會歡迎這些年輕醫生嗎?如果希望他們回流,有什麼方法?

我不相信香港會歡迎或者吸引到那些只想體驗一下,不會長期留下的醫生。要吸引這些醫生,就必須改變工作環境,讓這外援有時間去享受這個「工作假期」。這就必須大大減低工時。但是,要減他們的工時,一就是所有人減,如果「大細超」,本地醫生隨時工業行動,這個是政府不可能做到的。另一個方法是減外來醫生的人工。全職醫生每星期做 70 小時,外援做 3 日 12 小時的值班,就付一半人工吧。對美國醫生,這就完全不吸引了。不如做半年全職,再放半年大假更玩得無牽無掛。

對那些希望長期在香港發展的年輕醫生,他們或者會願意接受已有的工作環境。是否吸引他們的,是社會整體因素,包括住屋、子女教育、政治等。除非有特別家庭原因或者人脈,現在香港這些因素,全都是負數!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專科訓練的不同。美國專科訓練是醫學院畢業後 3 至 7 年。兒科、內科、家庭科等都是 3 年,精神科、神經科、婦產科等是四年,外科、骨科、神經外科等是 5 至 7 年。香港的專科,包括兒科、內科、家庭科等,都要實習年(internship)後再加 6 年。美國的資格,最多只等於完成「基本訓練(basic training)」。所以,美國的 attending,回來後很可能要再做受培訓醫生。我認識的醫生朋友大部分都說:要我考試還可以,因為一次過,要我再做幾年 resident 就一定不會接受!要吸引他們回流,必須處理兩地訓練時間不同這問題。而我就從來未見到,這題目有被討論過。

中年醫生

第二組醫生,是四十多到五十多的中年醫生。他們正在事業的高峰,正常是有家庭,兒女在小學高年班或者中學。要他們連根拔起的回流,從新開始?說得難聽一點,很有可能是出了事,被 medical board 「釘牌」,或者其他原因要「著草」吧。香港想要這些醫生嗎?

另外可能被迫回流的原因是父母健康。他們的父母會是七、八十歲的長者,身體情況不好的話,做醫生的子女覺得有特別責任去照顧他們,願意承受這個極高的代價(隨時家變!)。但是,這些中年醫生應已經是公民,就算父母未移民,公民申請父母是無需排期的,大可以將父母接到美國,只會得到更好的醫療照顧。(美國的醫療保險對新移民長者是個挑戰,但是是可以克服的。最大的問題是洗腎,除非長者已有多年移民或者公民身份,否則費用是天文數字,但是如果長者和做醫生的兒女同住,用 peritoneal dialysis (腹膜透析,俗稱洗肚),費用還是在醫生可以負擔的範圍中。其他需要,以醫生的收入和人脈,應可以應付。)

無論如何,對這些中年醫生來說,要吸引他們回流,是非常困難的。免考試,改善工作環境,都不會有大作用。

「上了岸」的醫生

第三組,是一些已經接近退休,或者剛退休的醫生。他們兒女已經長大,無需照顧;住屋已經供完;每月從退休金 / 401K / IRA / 投資回報 / Social Security 中,已經收到足夠舒適生活的收入。但是體力上,他們還可以工作,只要工時上不是太苛求。這一組是感情上,最願意回流香港的醫生。很簡單,家鄉就是家鄉,不需要其他理由去喜歡。

但是,他們是沒有可能接受現在香港的工作環境。體力上固然有限制。更重要的,是這些醫生追求的是享受生活,不是建立事業。首要的是 work-life balance。如果他們可以每星期工作 20 小時左右,願意回流的誘因就很大。

免考試對這組醫生重要嗎?在美國,絕大部分這個年齡的香港醫生,都是港大,或者英國 / 澳洲醫學院的畢業生。他們在 70-80 年代,已經在香港註冊,所以就算現在回流,也不需要再考試。這個年紀,香港長大後來美國讀醫的,是極少數。當年這一代香港人來美國的,主要都會選讀電腦、工程、商科等,而不會投資時間搏入醫學院。愈年輕來美國,讀醫的機會就愈高,但是這些人對香港沒有什麼感情。必須對香港生活有深入記憶,才會有回流的推動力,不是在香港讀中學,就很難有這樣的連繫。

如果真的想請外地的香港醫生回流,美加應不少這樣的醫生。要吸引他們,根本不需要搞什麼免試;替政府工作幾多年可以私人執業這些「大龍鳳」。簡單的為他們提供一個令人愉快的工作環境,隨時就幾百人願意回流。

考試?

免考試,對在美國畢業的香港醫生有幾大影響?

沒有幾多人喜歡考試,但是我已經分析過,美國醫生考試是家常便飯,不會太拒抗。專科學會要求醫生每幾年就重考一次,已經有幾十年歷史。

當然,魔鬼在細節中,問題不是要不要考試,是考試的內容。現在香港外地醫生執業試,內容就是本地醫學院學生畢業要考的。(美國也是一樣,外地畢業生也是和本地學生一樣考 USMLE)。對已畢業一段時間,甚至近退休的一群,這是個挑戰。我個人有信心,如果現在要我再考 USMLE(或者其他國家的執業試),雖然不能不準備就去考,但是要合格是不難的。(所以我相信蔡堅醫生不是在吹牛。)這是因為很多當年覺得很混亂的題目,累積多年經驗後,已經瞭如指掌,現在只需要重溫一些很基本的基礎科學題目。很多題目讀的時候,是不明所以的讀,後來才知道臨床上有什麼用處。現在從臨床的角度來再讀基礎科學,就忽然完全清楚。一個例子是生理學中,腦下垂(pituitary gland)和甲狀腺(thyroid gland)之間的關係,當年為考試記 TSH、T3、T4、Free T3、Free T4、TBG……這些搞得頭昏腦脹,現在照顧 hyper- 或者 hypo- thyroidism 的病人已經是小意思,再考這個內分泌題目,應該完全不是問題。但是我是 primary care,考這類試有優勢,一些非常專科的醫生,就可能需要更多時間來溫習了。

對有心回流的醫生,要考試的最大問題,其實不是內容,是程序。如果想參加考試,現在 HKMLE 每年只舉行兩次,而且 Part III 需要在 Part I 和 II 合格後才可以考。也就是說,一個美國醫生最少要回香港兩次,從申請開始,最快也要一年以上的時間,才得到結果。這是非常「趕客」的程序。要美國畢業生考英語也是荒謬。為了保障病人,考廣東話反而合理。

我是美國醫學院畢業,沒有香港註冊。豁免考試我會是受益人。但是,從整體角度,我支持外地醫生,必須通過考試才能執業。這是為了保護病人的利益,也保護整個專業的誠信。

不過,在考試的內容和程序方面,卻有大量改善的空間。美國有另一個考試,SPEX,是用來評估畢業已經一段時間的醫生。一些州會要求醫生搬到這州申請執照時,或者在休息一段時間復出再申請執照前,先考 SPEX。這考試的內容就更集中於臨床問題,對照顧病人更相關。我沒有考過 SPEX,但是看過它的樣板題目,覺得它是個很合理的考試。而且,SPEX 考生可以自行選擇時間和地點(認可的考試中心,現在 USMLE 也是考生自己選擇時間和考試中心)。在程序上將不便減到最少。香港大可引入相似的做法,讓醫生可以在外地考試,和設計一份更和臨床相關的試卷。

結論

在這個三篇文章中,我比較了在香港和美國做醫生這職業。結論是,香港對在美國的香港人醫生,理性上並不吸引。感情上,可能有一些會喜歡回流,特別是已退休或者近退休的一批。但是,現在的工作環境,是他們不會接受的。要吸引他們回流,必須在制度上做大手術,這是不會發生的。

改變外地醫生需要考試這規例,對吸引在美國的香港醫生回流,效果是極微的。其實,政府拋出這個試探氣球,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樣的分析不能影響政府做什麼,但是希望大家最少能夠掌握一點事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