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左:《逃學威龍》一幕;圖中:《一念無明》一幕;圖右:《古惑仔》一幕。(作者製圖)

香港電影中的基督教形象淺談

Netflix熱播的《魷魚遊戲》一再出現對基督教的負面描述,引起不少人對南韓基督教現況的關注。事實上,香港的影視作品,亦不時出現「牧師」的角色,由《逃學威龍》要學生「罰抄新約加舊約」的校監牧師,以至《古惑仔》叫山雞「放下屠刀, 立地信耶穌」的阿叔牧師,皆深入民心。近年的《一念無明》甚至以一場教會戲作為劇情的轉折,從中可窺見主流社會對於香港基督教的印象,亦大有值得香港教會和基督徒反思的地方。

1992年上演的《逃學威龍2》中,黃霑飾演的黃牧師所代表的,大概是主流社會當時對「牧師」的刻版印象。聖經堂手捧聖經,以誇張的「牧師腔」讀經文,學生睡得鼻鼾聲大作,他便要學生「罰抄聖經舊約加新約一次」。有聽書的周星馳提出質疑,他一時語塞,竟用聖經拍打其頭,最後遭周星馳「一拳KO」。事後周星馳被綁在十字架上示眾,訓導主任吳孟達對他「曉以大義」:「黃牧師係全校最大,仲大過我同校長,你得罪佢,隨時飛你出校。」

全港共有233間中學、283間小學有基督教或天主教背景,佔全港中小學總數接近一半。不少人也許從未走進教會,但大概超過一半香港人,都曾在學校唱過詩歌、讀過聖經。按現行制度,辦學團體佔法團校董會過半席位,故此教會學校中,「全校最大」的校監確實多由牧師、神父、執事等教會人士出任。他們日常如何管理學校?接觸學生時表現怎樣?讓人感覺是走進群羊的牧者,還是高高在上的高層?這些問題,深深影響香港人對基督教的印象,可能遠超他們想像。

若說《逃學威龍2》的黃牧師是「離地高層」,1996年上演的《古惑仔3之隻手遮天》中,林尚義演的林牧師便是「貼地牧者」的代表。他初出場時與山雞一同被困電梯,看到山雞的「開片架生」,苦口婆心勸說他「放下屠刀,立地信耶穌」,用上「跟大佬不如跟耶穌」、「耶穌唔會嫌你個底花」、「猶大係二五仔、彼得三次唔認大佬,都無執行家法」等貼緊聽道者古惑仔身份的語言。電影中牧師的女兒,甚至說出馬太福音二十章葡萄園雇工的故事,帶出希望帶古惑仔信主的信息。

戲中的林牧師並非「得把口」,更是疾惡如仇身體力行。他在靈堂內起飛腳踢倒𡃁坤,直斥「牧師都睇唔過眼,你正人渣!」固然是經典,在女兒淑芬與陳浩南被烏鴉追殺時,牧師更組織逾百街坊聲援,手持大聲公說自己傳道幾十年,「叫佢哋信耶穌,未必肯個個信,叫佢哋開片,你問下佢哋開唔開?」牧師帶隊「開片」當然是誇張手法,但電影所帶出的牧師形象,卻是能夠走進人群與人連結的傳道者,無論是基層街坊抑或古惑仔,都一視同仁與他們同行。

上述兩個經典牧師角色,來自二十多年前的電影。至於近年香港電影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很遺憾地,非《一念無明》莫屬。戲中患躁鬱症的男主角阿東,被女友Jenny邀請參與教會聚會,在一片「哈利路亞」、「阿們」聲中,Jenny分享「見證」,提及與阿東關係中遇到的問題。在「寬恕」、「感恩」等屬靈話語包裝下,Jenny不斷指責阿東的不是,結果阿東奪門而出,牧師像看不到這一切,只吐出一句蒼白無力的「我們繼續祈禱」,阿東的病情在聚會後急轉直下。

充滿表面的正能量,卻缺乏深入的聆聽和理解;堆砌成篇的宗教詞彙,卻沒有真正的生命見證;不斷為這為那禱告,卻不願正視問題行動回應。這是今時今日香港教會的寫照嗎?

電影語言時有誇張,教會也不是鐵板一塊。現實中的牧師,固然有離地高層,也會有貼地牧者;有正能量泛濫卻空洞無物的教會,也會有接納人軟弱與弱勢同行的教會。電影是醜化還是現實,見仁見智,爭論意義不大。重要的是,我們要作怎樣的基督徒,要成為怎樣的教會?

 

(原刊於《時代論壇》2021年10月13日)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