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ina

Rosina

非牟利機構工作十多年,自覺係好人一個,愛生活,愛自由,希望簡簡單單開心過日子。

2020/1/27 - 23:00

香港點解變成乜都要自救?

朋友 K 日前從廣東省工作回港, 1 月 24 日年三十晚發燒,自動自覺報白車入瑪嘉烈醫院觀察,被安排入 E 座老人內科病房,同房四人,原本話快速測試三小時可知結果,但到年初二仍未有,醫生不準出院,只叮囑佢在醫院都帶口罩,但同房另一病人已發徵狀調入隔離區,同房的 K 好無奈,本來無事都極有可能係密室被人傳染。幸好 K 在年初二晚知道結果,可以回家,如果 K 在醫院內被傳染,呢筆數點計好?

快速測試究竟為何遲遲未有結果?是制度下的粗梳,未有增加人手處理還是什麼?衛生署應該要澄清以穩定民心,而有疑似個案應如何隔離更是重要,免得無病變真病,何其無辜?

當內地城市封城,澳門特區嚴控,我地的特衰政府完全慢十拍,就如反修例一役,所有專業人士的意見、勸告、民意也不理,誓要與民為敵,非要在屠刀上沾血不可?

廣告

沙士一役,由於內地暪報疫情至病毒擴散,世界衞生組織對香港發旅遊警告,全民驚恐,醫護人員慷慨就義致人命損失,香港人心痛無以復加記憶猶新。當普通人都有意識帶口罩保護自己的時候,高官卻公開講人多的地方才需要,連梁卓偉醫生都加入豬隊友系列,聲稱帶口罩講唔到野,幸好梁醫生連夜為自已一時不夠慎重而道歉,雖然難睇但總算有承擔錯誤的勇氣。特衰政府似係一個邪惡的大磁石,邊個埋去都會變腦殘,白白斷送護城的機會,若因官員的人為失誤而令醫護人員犧牲,官員該如何擔當? 有前人對抗沙士的經驗今日反而做得更差,就係今日香港的國情,放諸任何問題都一樣,因為政府已無管治的實權,官員更沒有胸襟識見。

香港已確診 8 名患者,我城又回到每日報疫情的日子。內地多城封鎖,香港關口在 1 月 26 日晚才宣布阻止湖北人入境,究竟特衰政府要幾多人死至真正攞專業知識同良心出來?

香港應盡快阻止非香港人入境,從內地返港的香港人也應追跡或隔離,以減低香港爆發疫症的機會。解放軍軍營有醫生有保衛是不二之選,新屋嶺遠離民居更應即時徵用,近民居只會令市民憂慮,實在無謂再添不穩定因素。

題外話,去年逆權運動中市民傷亡慘重,我曾憂心至問道於術數人士,為何香港人一向善心積福,緣何要受此刦,師傅卻說若不是香港人善心種下福田,呢兩年會更慘,今日看來原來運動令內地人不來香港反是救了港人,冥冥中確有安排,所以車公靈籤告誡天眼恢恢疏而不漏,種惡果必有報,若然未報,時辰未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