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其實咪又係海洋公園

2020/5/16 — 16:06

海洋公園(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海洋公園(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海洋公園是不少人兒時最寶貴的回憶,尤其像我這種窮小孩。幼年時,媽媽勉強才帶我們去一下荔園啟德,始終是付費娛樂,已有一點豪華的感覺。而只有跟學校旅行才能踏足的海洋公園,簡直是閃亮亮的貴族級。往後有了經濟能力,而海洋公園又未有被大陸遊客吞噬的日子,偶爾造訪仍是教我賞心的消閒節目,因為除了機動遊戲,還有最喜愛的海豚和海洋生物和小動物相伴渡過一天。

後來,海洋公園被評為全球最佳主題樂園之一,令我這種不是每年都有能力去東京廸廸尼的平民,有一種莫名的安慰:不用花上千元機票,我們都可以有世界級遊樂,就學麥兜,佯裝那程戶外電梯是搭飛機吧。可惜,就如香港無數成功世界級品牌,只因懷璧其罪,必然得到中共深紅一吻的悲慘命運。

不少人認為,中共無孔不入地透過滲入各個政經體系的管理層,就是要全面控制香港。其實海洋公園的衰落告訴大家,貪婪才是主菜。如果只是控制一個體系,應該要把它搞得有聲有色,並可持續發展,令其實力無可取代,員工為了穩定收入不敢做次。更可告訴世界,中共確有超越香港的管理實力。可惜,紅色力量的世界級的能耐,除了謊言,就是貪婪。中國式捕魚,最能夠解釋這種貪婪。

廣告

大家可翻查近年本地漁民的控訴,不少大陸漁民因為自家水域過份濫捕,海產已撈過精光,於是非法進入香港水域捕魚。水上人的朋友告知,大陸漁民的捕魚手段是滅絕式的,他們管你休漁不休漁,總之就要把海中游魚掏個乾乾淨淨為止。為了一尾都不放過,不惜挖壞海床,結果整個海域生態受到災難式的破壞,難以復元(情況和大陸大媽滅絶式挖蜆沒兩樣)。到發現再沒有漁獲後,大陸漁民就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而本地漁民,只得面對一個被蹂躪致沒有生機的海域欲哭無淚。

這種世界級的貪婪,就是連骨也要啃掉的模樣,在大陸俯拾皆是;為多賺半毛錢,管你吃元素表,用假疫苗,大家應該不陌生。過去一兩天,已有不少分析指出,海洋公園自從換成紅色管理,入場人數並未出現大幅下跌,收入竟然倒退到虧蝕!那大概是海洋不放過一條蝦毛、海洋公園不放過一分一毛的另類「傳統精神」吧?!若虧損到無法經營,為何仍不執笠?因為還有剩餘價值啊:當然不是作為海洋生態保育的機構,而是大家腦海中屬於香港人的集體回憶。

廣告

原來回憶珍貴,值幾十億。但別以為大家向紅色老闆交了回憶贖金,就可以重獲香港人的海洋公園。那是最後的挖海床,飽食之後,自然就是遠颺。

其實,香港何嘗不是海洋公園?過去廿多年,香港即使被拖著後腿,也為中共製造了不少富豪貪官,他們那有一個半個為香港帶來積極發展?只是用盡手段財技,最終不過為了挖走資本自肥而矣。優良的企業、優良的地皮、甚至是優良的社會設施,都為了紅色歛財而盡走下坡。香港已不風光不再,在中共的指揮棒下,以它們拆十字架式的粗暴拆毁香港的制度和法治。然後放那個面目可憎的婆娘及港共傭官,用他們在港英時代訓練出來的英語和官腔,去哄騙海外諸國對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的集體回憶,目的就是不要讓香港汲收海外資本的剩餘價值。

其實,香港不過是海洋公園的放大版。

在後武漢肺炎時期,相信香港很快會被挖海床。為高官逃命也好,為中共填氹也好,香港的萬億儲備,絶對是主菜,早前的高官調任,也許就是「挖海床」的鋪排。為了這碟主菜,粗暴干預是頭盤,而其他配菜,包括殘酷打壓市民、推動香港文革、全民禁聲、用盡手段破壞立法會選舉 35+ 等,以是表示要牢牢握住管治權云云,實際是要盡快搭通「明日大嶼」之類的提款熱線。而香港被這樣滅絕一挖之後,絶對可以做個中國二線城市,得到西藏及新疆級的待遇。

現在看來,目前的發展可能有點像舊西片《虎膽龍威第一集》的劇情,一切兇殘的手段,就是要讓大家真心相信這是一幫強大而有組織的恐怖份子行動,而乖乖就範,任其魚肉劫奪。但他們的真正身份,只是一幫為錢而來的大賊而矣。

《虎膽龍威》劇名「Die Hard」,香港人身處此局,到底會選擇中式英語譯法「死硬」,還是西式原文譯法「俾啲掙扎」?這是一個開放式題目。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